習近平打貪反腐看似頗有成效,為何中國在「全球清廉指數」反而倒退?

習近平打貪反腐看似頗有成效,為何中國在「全球清廉指數」反而倒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採取強硬的反腐敗運動,徹底改變幹部與公眾對反腐敗運動認知,反腐敗逐漸從流於間歇式、運動式反腐,走向制度性及常態性反腐。

中共召開二十大「換屆年」前夕,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必須進行「淨化政治生態」,為其繼續掌政掃除一切政治障礙,習自主政以來改變既往「隔代接班」、「指定接班」權力繼承模式,當前並無出現足以挑戰其領導地位的黨內領導精英。

從2021年下半年至2022年上半年,中國政局將是進入「反腐高峰期」,藉由反腐敗運動整肅坍塌式、制度性腐敗,以此掃除潛在敵對派系或元老政治世代對其權力施展之掣肘。

2021年以來,已爆發一批高官密集被捕被查,22名副部級以上「中管幹部」落馬受審,並波及紀委、政法系統及地方官員。無疑地,這是對近期中國社會瀰漫「反腐敗轉向論」、「反腐敗停歇論」之駁斥。

事實上,早在2021年8月26日中共中央宣傳部舉行《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使命與行動價值》文獻發布會,指出要堅決反腐敗,防止在黨內形成特權階層。而在中共黨慶100週年活動前夕,2021年6月28日中紀委公布,從2012年12月到2021年5月份,392名省部級以上領導幹部、廳局級2.2萬人、縣處級17萬餘人、鄉科級61.6萬人被立案調查;查處「四風」問題62.65萬起。

自十八大以來,立案審查案件380.5萬件,查處貪腐408.9萬人、黨紀政務處分374.2萬人,主動投案4.2萬人、國際追逃9165人,其中黨員和國家工作人員2408人,追回的贓款217.39億元,「百名紅通人員」已有60名歸案。

黨國威權體制通過反腐敗運動,發揮「一石二鳥」的政治效果,既強化其國家治理體系及治理能力之現代化;也鞏固「習核心」的權威地位,因對政敵進行有效的打擊,掃除習近平續任國家主席第三任的阻力。基本上中共十八大與十九大反腐敗運動具有以下區別:

從「治標為主」到「標本兼治」,強化黨的全面領導

檢視中共十八大到十九大反腐敗邏輯發展,十八大之後五年側重「以治標為主」,強調「三個更加注重」:更加注重治本、更加注重預防和更加注重制度建設。

至十九大則明顯轉向「標本兼治」,事實上並非十八大期間只有治標,而是同步推進治標和治本,但在不同階段,各有側重。此時期黨國認知到「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的長期性、複雜性和艱巨性,堅持標本兼治。」

十八大以來的反腐敗邏輯是從「治標為主」到「標本兼治」的演進路徑,圍繞著「不敢腐、不能腐和不想腐」此三個維度進行推進。其中「不敢腐」的成效最明顯,也就是高壓態勢下的「打虎拍蠅」。「不能腐」要通過體制機制改革,真正减少腐敗風險,預防腐敗相對來說困難更大。而「不想腐」要求黨國成員徹底將清廉作風內化,具有更大挑戰。

基本上,中共黨國對反腐敗成效歷經越來越取得壓倒性勝利之評估。2014年8月習近平提及對反腐敗形勢的判斷為「腐敗和反腐敗兩軍對壘,呈膠著狀態。」2016年十八屆紀委六次全會上,習指出「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正在形成。」2016年底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論及壓倒性態勢就「已經形成」,2018年底則是「取得壓倒性勝利」。

十九大報告中,展現中共總體的反腐敗邏輯,即:強化「不敢腐」的震懾,扎牢「不能腐」的籠子,增強「不想腐」的自覺。2017年10月中共召開十九大,習近平在報告中指出,「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要「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並將其作為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的第一條。新時代黨的建設總要求,首要是「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

與十八大之後的五年相比,十九大後的反腐敗工作有個明顯的特徵,即強化黨的全面領導。黨國為完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國家完全統一及振興中華之「中國夢」,提出「四個全面」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和全面從嚴治黨」的戰略布局中,「全面從嚴治黨」是實現另外「三個全面」的關鍵和前提。

「全面從嚴治黨」是「四個全面」戰略成與敗的關鍵。習近平藉此奠立二十大後,繼續掌權的合法性基礎。

從黨內監督到國家監察體制改革

十八大反腐敗著重於中共黨內法規完善方面,從2013年5月《中國共產黨黨內法規制定條例》和《中國共產黨黨內法規和規範性文件備案規定》發布開始,中共對其政權成立以來的黨內法規和規範性文件進行系統清理。

2014年1月至3月相繼印發《關於嚴禁超職數配備幹部的通知》、《配偶已移居國(境)外的國家工作人員任職崗位管理辦法》和《關於進一步加強領導幹部出國(境)管理監督工作的通知》。2015年10月發布修訂《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和《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

修訂後的《處分條例》不僅新增違紀行為「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破壞党的集中統一」,也納入紀委通告中出現的一些新表述如「訂立攻守同盟」、「團團夥夥」、「大肆進行利益交換」等。2016年6月中共政治局審議通過《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提出「終身問責」。2017年6月發布《關於加強黨內法規制度建設的意見》;7月對《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進行調整。

2019年2月至3月,發布《中國共產黨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和修訂後的《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據統計五年多來,共制定、修訂140多部法規,約占220多部現行有效中央黨內法規的60%。在反腐敗體制機制改革方面,十九大之前最核心的是黨的紀律檢查體制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