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員高工時=過勞血汗=需要僱傭制保障?第一線工作者不這麼想

外送員高工時=過勞血汗=需要僱傭制保障?第一線工作者不這麼想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僱傭關係下,如果外送員想跑超過8小時,平台便必須付加班費,還有國定假日上班另計加班費等,平台勢必得順勢提高和餐廳抽成或消費者的費用,不但動搖大家參與意願,也間接影響外送員的生計和平台存活。「我希望政府制定相關政策時,能意識到有外送員存在。」

過去由外送員等工作者帶起的零工經濟,挾著爆發力蓬勃成長,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MIC)調查,2020上半年間,53.3%的消費者曾使用美食外送服務,首度使用者更占10.9%。同期,台灣餐飲外送平台單季消費金額首度突破30億新台幣、單季訂單數超過1500萬筆;經濟部統計處調查,有提供外送、宅配服務的餐館業及飲料店業者,占比也從2018年40.1%提升到2020年53.8%。

消費者、零工經濟者、平台、合作企業店家,四方一齊打造了至今方興未艾的零工經濟樣貌。但同時,零工經濟者勞雇關係、工時與過勞、交通事故與保險機制等難題,也同樣成為政府制定政策卡關的問題、媒體熱愛報導的新聞焦點。

在政府與新聞的論述中,我們可能比較少聽到的是零工經濟工作者,如外送員本人的故事。即便作為支撐零工經濟產業的砥柱中流,他們的聲音卻在多數政策研擬、新聞文章、台灣零工經濟商業趨勢的討論中消失。

近期出現不少調查報告,研究零工經濟者有哪些工作偏好,同時,為了一探從業人員的真實想法,協會也陸續和內部幾位不同產業的外送員進行訪談,包含UberEats、Lalamove等,希望能讓前線合作夥伴的聲音被更多人聽見。

到底外送員選擇作為零工經濟者工作的關鍵因素是什麼?他們想要、需要什麼?他們偏好什麼樣的勞雇關係?他們怎麼看待這份工作?對制度與職涯前景上,又有什麼期待?政府該如何解套懸而未決的勞動關係?

外送員和你想的不一樣?九成為了自由才加入

受訪的林先生和王先生分別在UberEats和Lalamove做了兩、三年的時間。林先生過去十幾年都在餐飲業服務,也擔任過管理職,因為工作受傷,便離職加入正職外送員的行列;王先生本業是大理石裝修的設計師,十幾年來都習慣接案類型的工作,因為景氣下滑收入不穩,投入Lalamove的機車外送員,每週有一天做工程本業,其他時間單日跑10-14小時左右的外送,旺季每週可進1萬5千到2萬。

根據UberEats於2020年10月底至11月初,針對內部外送員蒐集14,348份有效問卷,整理而成的2020年外送合作夥伴工作偏好調查報告,提出幾個第一線的狀況,其中讓人不得忽視的,有高達93.5%受訪者成為從業人員的原因,是工作自由彈性,其次是為了兼差補充收入(66.5%)與兼顧家務求學等其他需求(36.0%),創市際台灣勞工陣線協會等其他問卷調查結果與前述大同小異。

pb0uu1hp1rcqyanf3h29oifr8hpfmq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吸引(成為外送員)的點當然就是彈性,其實收入也不差。」喜歡自由的林先生說得自然,早期剛跑外送時他工作比較久,現在稍減工作量,單日跑10-12小時,週休二日,週薪大概也有1萬到1萬3千元左右。林先生說平台很尊重外送員的自由,想多賺一些他就趁尖峰時間跑外送,如果臨時想找朋友看電影或臨時不想跑,也都有很大的空間。

王先生也比較喜歡現在的工作模式,和一般美食外送由平台派單不同,Lalamove的外送員可以選擇是否接單,有些外送員跑單集中在市區,單次里程數不高但拼趟數以提高收入,王先生則多跑遠距送貨,曾經桃園台北每天來回,也從台北送到南部過,單日行駛里程數高達200-250公里。

在UberEats一萬名外送員工作偏好調查中,高達96.2%受訪者最希望彈性自主,可以自由決定是否接單及地點時間,僅不到4%的比例想固定工時排班、擬定工時上限。其他外送員的期待,可以用「彈性自由」四個字概括,包括希望可以拒絕接單(90.1%)、彈性選擇工作範圍區域或路線(83.6%)、按件計酬而非固定工時固定報酬(81.2%)、符合法令的情況下彈性調整穿著(77.8%)。

訪談當天王先生和我們分享,他出門前先用平台的預約接單機制,安排好兩筆訂單,一路從台中騎來台北。現在他也會趁電動機車充電時趁機吃飯、休息,「我可以按照自己的生涯規劃,安排好時間。」他覺得跑外送後,接觸的人事物變多、視野變更廣,現在外送時間自主性高能和工程本業搭配,也不用擔心萬一哪天有比較大的經濟需求,會無法滿足於打卡上下班的固定工時制。

王先生也補充,「學歷不高、出身不好過去可能只能打零工,但現在只要把服務做好就可以有更好的生活。」他就遇過70歲的長輩也在做外送,不在一般公司招募員工的年齡範圍內,但跑單的過程可以交朋友,保持心情愉快,笑說這可能也是另類的長照。「我曾經接單幫忙打蟑螂、倒垃圾,凌晨送宵夜,也有聽過其他人幫忙送分手信,或幫忙求婚。外送員有缺錢也有不缺錢,每個人需求都不同,這裡的確給了一個可以讓自己更好、更開心的管道。」

外送新經濟夯 民眾訂餐享便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外送員高工時=過勞血汗=需要僱傭制保障?第一線工作者不這麼想

王先生坦承投入外送後至今,曾在晚上不小心因為打滑、視線不佳,有過兩次造成擦傷的自摔。但他很瞭解平台的制度和提供的保障,雖然保險公司核可還是要看實際狀況,不過只要保留好醫療收據,且在當天有接單的範圍內,多數都會受理,他除了平台提供的團體傷害險,也有加保營業用機車保險(第三人責任險),避免擦撞、車禍強制險不夠賠,還得自掏腰包賠償財物損失。

「意外可能和長時間工作、騎車有關,白天還好,晚上視線不佳、體能消耗都比較容易出意外。」王先生接著說,他知道市府單位好像有想要管理,但他和平台算是承攬關係,Lalamove司機也可以選擇要不要接單,有些風險和安全控管是平台和外送員要一起注意的,否則因噎廢食,整個產業規模就會做小。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