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溢嘉:毛小孩還是毛爹娘?人與人、人與動物之間微妙的情感糾葛

王溢嘉:毛小孩還是毛爹娘?人與人、人與動物之間微妙的情感糾葛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跟貓狗寵物間的情感是自然而單純的,但人與人之間(特別是親子與婆媳)關係雖然密切,卻有太多文明的重擔與衝突,讓人無法釋懷,結果反而不如人與狗關係的輕鬆、自在。

文:王溢嘉

晨間散步,遠遠看見前方牽著一條小狗的中年男子忽然停下來,原來是小狗站到路邊屈蹲著後腿在大便。男子耐心等候,然後從小包裡拿出準備好的衛生紙與清潔用具,將狗大便包好放進塑膠袋裡。我們經過時,那名男子還不住愛憐地撫摸小狗,似乎在誇獎牠很乖。

我忽然想起一個多月前,在某家餐廳無意中聽到一對老婦人的對話。婦人甲說;「現在啊,很多女人不結婚,結了婚也不生小孩,把自己養的貓狗稱為毛小孩,還真疼著哪!」婦人乙說:「什麼毛小孩?簡直就是毛爹娘!我家媳婦養了一條小狗,對狗照顧得無微不至,她對我都沒有像她對那條狗一半好,想來就叫人嘔氣!」

養貓狗等寵物的人越來越多,自稱或別人稱那是他們的「毛小孩」,不僅不會在意,還覺得形容得真好,因為他們對寵物的疼惜和照顧的確不遜於自己的小孩。但如果像婦人乙將那些貓狗稱為他們的「毛爹娘」,那很可能就會被認為是對他們莫大的侮辱,被群起而攻。我想,這裡面其實隱藏了人與人及人與動物間微妙的情感糾葛。

在現代社會裡,雖然人際接觸非常頻繁,但其實大部分都是浮面、客套而冷淡,很少有真誠、溫馨、親密的長久關係,特別是身邊經常無人陪伴的獨身者或老人,養貓狗等寵物不只是想「有個伴」而已,他們更可以從與貓狗的互動中讓空虛的心靈得到慰藉與滋潤。養寵物不僅能溫暖人心,還可以增加當事者的責任感、樂觀指數、社會關懷、豐富他們的日常生活與生命意義,這方面的研究報告很多,不必贅述;也難怪養貓養狗的人會越來越多。

有些專家甚至認為,貓狗等寵物,特別是狗,不只是人類的「良伴」、「好朋友」,更是極佳的「心理治療師」。因為牠們像所有的心理治療師一樣,會耐心而專注地聽你訴苦、吐露怨言、私密或夢想,絕不會打斷你、插話、回嘴,更不會向人洩漏你的祕密,而且還不收診療費。

研究顯示,如果有人能耐心傾聽你無所顧忌地吐露讓你痛苦的心事,即使不提供任何建議或治療,你的痛苦通常也可以減輕一半或更多。抱著小狗或對著大狗吐露心事,正具有這種效果。

但人與人之間,特別是親子或婆媳,卻很難有人與狗的這種特殊關係。狗雖然不會說話,無法對你甜言蜜語,但卻也不會用惡言傷你;當你從外面回來,總是會熱情地迎接你;有事沒事就依偎在你身旁,搖著尾巴取悅你;只要你做個手勢或出聲喝叱,牠就會乖乖聽話,而不會對你擺臭臉或頂撞你。

當然,有人會說這是因為狗兒的生活必須仰賴你,所以不得不順從、依戀、諂媚你;甚至說「奴顏婢膝」是犬科動物低階者的天性,養隻天天陪伴者你,高興搖著尾巴的狗,的確可以滿足很多人的心理需求。貓科動物就很少如此,你養的貓對你再好,也不可能天天陪著你去散步。

雖然有些父母在向人介紹自己的兒子時,會說「這是犬子」;但可能有更多父母曾怒聲對兒女說:「我養你還不如養隻狗!」為什麼會發此怨言?因為覺得原本乖順的兒女開始變了,不只不再「承歡膝下」,不再聽你的話,還會出言頂撞你、摔東西,跟自己養的小狗如何對待自己做個比較,難免會讓人興起「養兒不如養狗」之嘆。

但兒女會反抗你,甚至出言不遜,主要是因為他們有了自我意識,有自己的品味和看法,無法像寵物一般事事都順著你的意;更重要的是你不會對寵物有太多期望,要求或逼迫牠們應該如何或做這做那,但即使你沒有望子成龍,對兒女應該也會有不少調教吧?這正是造成親子緊張與衝突的一大根源。所以,兒女無法對你百依百順,你應該感到高興,因為他們畢竟不是貓狗。

婦人乙把媳婦養的小狗稱為是媳婦的「毛爹娘」,因為她覺得媳婦對她沒有對小狗一半的好。把自己所受的待遇拿來跟狗做比較,實在是讓人「情何以堪」!但我想她們婆媳關係可能不太好,婦人乙也許該自問,她是否對媳婦準備的三餐與服侍不滿意,而經常擺著一張臭臉?需知媳婦也有她自己的情緒,她若因此覺得自己養的小狗更可親、更貼心,而對狗更好,又怪得了誰?

精神分析大師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也養了一隻名叫喬菲的狗,他曾有而發地說:

一個人為什麼會以無比熱情去愛像喬菲這種動物?因為那是一種沒有矛盾衝突的感情,牠過著單純的生活,免於令人難受的文明衝突,在牠身上表露出一種完美的存在。雖然身體外觀的發展彼此不同,但仍可感覺到出於同源的親密感。當我愛撫喬菲時,我經常哼著唐喬凡尼的抒情歌曲:友誼將我們連繫……。

但佛洛伊德和其他人即使再親密,會(能)這樣一邊愛撫著他一邊哼著歌嗎(妻子和還很小的兒女可能是例外)?「人與狗/人與人」關係之不同就在於「自然/文明」間的差異,我們跟貓狗寵物間的情感是自然而單純的,但人與人之間(特別是親子與婆媳)關係雖然密切,卻有太多文明的重擔與衝突,讓人無法釋懷,結果反而不如人與狗關係的輕鬆、自在。

當然,人與人相處要完全沒有文明的負擔也許不太可能,但卻可以嘗試自然一點,譬如多發揮一點自然的愛,就像心理學家所說:「愛的第一個表現是傾聽」,當對方在對你說話時,不要打斷對方的話、不要插嘴、頂撞,不要擺著一張臭臉,而是要以關愛、專注的眼神看著對方……,忘了自己是小孩還是爹娘。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