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漂亮賺錢」需仰賴外貌、情緒與智識等多重隱形勞動,絕非基因好就足矣

「靠漂亮賺錢」需仰賴外貌、情緒與智識等多重隱形勞動,絕非基因好就足矣
Photo Credit: Netflix、百聿數碼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體資本比如化妝、髮型、服裝、笑的模樣和肌肉曲線,需要持之以恆的打造,這些努力背後是美感的判斷,美感則來自文化資本長期累積養成,且需要跟隨潮流持續更新。除了身體打造,互動過程的措辭、語氣、體態以及即時危機處理的情緒勞動同時存在。

文:戴綺儀

前陣子空降Netflix排行榜第一的台灣影集《華燈初上》,細緻呈現80年代林森北路日式酒店的職場,小姐、媽媽桑、客人、情人與警察公權力之間幽微的情境,而小姐跟媽媽桑斡旋其中的各種姿態,動員了智識與情感展演。

飯店、精品業、空服員與禮賓人員的款待勞動;派對女孩、飯局女孩的社交對價;模特、荷官的性別化身體展演......這些「關於漂亮」的職業都涉及多重勞動。本文想討論的是,那些被嘲諷為「花瓶」的工作往往被低估了,擔當「招牌/門面」所需的應對進退能力與風格展演,仰賴身心並進的美學勞動,絕非基因好就足矣。

「靠漂亮賺錢」才不是與生俱來

當代的互動式服務業,涉及大量美學勞動(aesthetic labor):雇主透過招募、選材、訓練、監控、規訓和獎賞,重新打造工作者的肉身氣質,讓身體的能力與特質成為一種「技巧」,藉此生產各商家所主打的服務風格。學者陳美華分析,展演時尚的美學勞動者是進行一種多重投入的實作:同時動員身體、心智、情緒並同時與多人互動。

身體資本(bodily capital)比如化妝、髮型、服裝、笑的模樣和肌肉曲線,需要持之以恆的打造,這些努力背後是美感的判斷,美感則來自文化資本長期累積養成,且需要跟隨潮流持續更新。除了身體打造,互動過程的措辭、語氣、體態以及即時危機處理的情緒勞動同時存在。

上述「漂亮」背後無數的後台勞動,足以拆解身/心的二元對立,我們看見身心必須同時運轉才能順利再現主流文化的「理想身體」。

這些成本,常常在討論「漂亮的獲利」時被隱形了,嘲諷漂亮女生餓不死的言論,忽略了這些背後的多重隱形勞動。

網美經濟:數位社群的美學勞動

數位社群時代的多重美學勞動,可以從直播主、網美等新興職業看見轉變軌跡。

「社群網美」的生產模式有一明顯轉變,那就是網美本人即是自雇者,也可能成為接案工作者(接業配)。有別於實體公司的勞雇資本關係,少掉一層剝削,相對來說,網美與助理必須自行擔當文案、攝影、接洽、交通等全部工作,可見網美並非易事。

再以直播主為例,直播平台搭配不同主題需搭配不同服裝,直播主必須迅速掌握展演該造型的身體技術。網美與直播主的身體化美學,可以說是在大眾流行、自己及目標客群的美學凝視下逐步修正來的,在互動中建立自己的品牌風格。國內也不乏因風格鮮明而創立自家服飾品牌、成為KOL(意見領袖)的網美,漂亮成為一種奪權——無論是話語權或者經濟資本——的基礎。

網美的個人品牌帶來「漂亮新女力」的典範崛起,鼓勵女性「為自己而打扮」的同時,回球了男性凝視(male gaze)長期對女性外貌的強勢標準,從河道一片「她我可以」到開始出現「不管你可不可以,你,她都不可以」,男性(以中產男性為主)開始意識到自己也需相應的身體資本才能在此市場存活,「小鮮肉」開始跟「正妹」論述抗衡,當然也帶來部分「女性主義害我非自願單身」等出於相對剝奪感的錯誤歸因。

擁抱漂亮之下,陰性反抗?強化性污名和種族歧視?

「靠漂亮賺錢」並不是與生俱來,漂亮的存續來自經常性護膚、除毛、化妝、節食、重訓等無酬維持工作的女性日常。後女性主義藉由肯定消費、外貌展演來培力(empower)女性,常見於各式商品主打「女力」與「愛自己」的行銷方式,然而這種建立在生活風格上的「女力」,有一定侷限。

首先它內建了經濟/文化的階級,畢竟文化資本累積不易,同時需要配合經濟資本的消費。第二,身體資本和性別、階級、種族高度關聯,可能交織成種族化/階級化的性別歧視。最後,美學勞動的價值時常建立在「跟性工作者劃清界線」之上。

讓我們先把身體資本推到極致:模特。

《當女孩成為貨幣:一位社會學家的全球超富階級社交圈臥底報告》解析了座落在世界0.001%的VIP派對,那個「美模與美酒」(models and bottles)所構築的世界。美模與美酒,沒錯,人跟商品並列,可替換與累加,即使妳必須是一名職業模特(或至少是像模特的優秀平民)才得以通行這個全球富豪遊牧形成的封閉式社交網絡。

派對守門人管控場內有色人種總數,是明目張膽的種族歧視,真正常見的是,以「白人的美」作為標準,於是理所當然篩選掉多元族群,隱晦的「絲絨繩種族主義」(velvet rope racism)。在所謂的「頂級派對」上,這些潛規則鞏固著白人的崇高性(respectability),呈現性別、族群、階級的共謀。

性別因素除了性別化的身體、性別分工,還有性污名運作其中。

美學勞動工作經常與性工作劃分來證成「正當性」。

台灣50年代末開始強調商展小姐「身家清白」與年輕、未婚、初中以上學歷等條件;《華燈初上》裡暗指同事可能從事過性工作是「沒有看起來那麼單純」的小姐;公司規定直播主的乳溝不能超過幾公分;VIP派對上的世界富豪表示,現場地位最高的女孩(職業模特)並不可能成為交往對象,若她們從中獲得禮物等於從事「軟姓妓女」(soft hooking)工作,「我可能會跟她們上床,但我不會跟她們約會。」

結語:靠著「漂亮」運作的產業

上述種種的劃界,令人悲傷地看見「性污名」仍舊活躍運轉著,它差別性地烙印在女性身上,它也間接說明身體勞動持續被低估、貶抑的事實,正因如此才需踩在性、種族、階級的污名作用之上維持勞動尊嚴。


猜你喜歡


如何喚起全民「數位韌性」意識?《全球串連早安新聞》專訪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從國家、企業、民眾三大構面提供建議方案

如何喚起全民「數位韌性」意識?《全球串連早安新聞》專訪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從國家、企業、民眾三大構面提供建議方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局勢迅速改變,數位韌性越顯重要,從個人、企業乃至於國家,如何保持數位主動性防禦,即時修復受損,甚至從被攻擊中成長?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執行長黃勝雄,與我們分享他的觀點。

收聽完整訪談

美中科技戰吹響關稅壁壘號角,接著新冠變種病毒造成塞港、斷鏈,再到俄烏戰爭加劇能源、通膨問題,以及近期部分地區緊張的政治關係。各種大環境衍生的灰犀牛(gray rhino)風險,凸顯國家政策乃至於企業對策在數位科技扮演要角,如果能加強「數位韌性」(Digital Resilience)累積籌碼,將更有餘裕面對未來各種政經事件的衝擊。

不過究竟數位韌性的概念是什麼?甫成立的數位發展部部長唐鳳指出,「韌性指的是在任何時候遭受到不利的影響,透過完善機制的即時應變並快速恢復;甚至從被攻擊的經驗中學習、強化自身體質」。另外,我們採訪到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執行長黃勝雄,他用更好懂的概念譬喻,電腦備份以前靠人力執行,可能有資料遺失或備份不完全風險;但現在透過自動備援或容錯機制,等於強化電腦的韌性之後,一旦當機就會自動把資料存放到別的系統,讓業務保持可持續性及順暢性。

台灣數位基礎建設程度名列前茅,但是連帶的資安攻擊也不少

了解數位韌性的內涵之後,我們接著要問,在強化韌性的反應能力之前,台灣的數位化基礎建設究竟是否到位?

根據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公布的2022年台灣網路報告,顯示台灣網路使用率與相關應用服務逐年成長;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布的2021年世界數位競爭力評比,台灣名列第八名,領先東亞其他鄰國如中國、日本、南韓。至於企業方面,星展集團公布的企業數位化準備程度調查,台灣有高達95%的中大企業已制訂數位轉型策略,位居領先群。

shutterstock_680075014
Photo Credit: Shutter Stock

也因為隨基礎建設聯網程度越高、數位化越普及,電腦系統遭受駭客攻擊或網路病毒感染的機率也越高。黃勝雄以台灣為例,台灣資訊系統平均一年收到的攻擊通報,累計高達150萬筆,舉凡像是前陣子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超商門市電視螢幕出現不雅字眼,以及外交部、國防部網站遭入侵,就是資訊系統被攻擊的明顯作為。

台灣在數位韌性做了哪些努力?主動式防禦讓敵方承受昂貴代價

既然台灣經常遭受外來駭客攻擊,多年來對資訊安全議題越來越重視,不過在提倡數位韌性的時候,比起資安防禦又延伸出哪些新的思考面向?黃勝雄指出,「如果考慮到國家的數位韌性,最重要關注兩種狀態,一個是極端的被攻擊情境、第二是面對戰爭的緊急狀况。」

JOHN7930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台灣網路資訊中心黃勝雄執行長

第一項極端被攻擊狀態,黃勝雄把網路流量耐受力,比喻為河道疏浚工程。假設一個工程能承受50年河川淹水情況,假設某一年突然河水大暴漲,能否有別條河道能疏浚;同理,資訊系統在平常也要針對極端的被攻擊狀况,列出多個腳本進行演練,在日後遇到突發攻擊,才能有配套措施加以應對。

第二種則是當發生戰爭時,台灣能否持續保持數位基礎建設的韌性。例如當我國網路基站遭受攻擊時,是否能夠即時運用海底纜線或低軌衛星,來保持對外通訊的暢通。因此在尚未開戰之前,台灣更該盤點戰爭情况超前部署,黃勝雄提出一個概念「主動式防禦」,也就是當敵方在尚未攻擊前,我們可以預先做足完整的準備方案;當敵人開始攻擊時,我們的數位建設就能發揮韌性實力,迫使對方在啟動攻擊之後,也要付出相對昂貴的代價,使潛在的攻擊者降低攻擊的意願。

從國家、企業、到個人層次,分別如何強勁「數韌力」?

如果平時就要培養數位韌性思維,甚至展開具體防禦行動,從國家政策、企業策略、乃至於個人行為,可以怎麼培養數位韌性力?黃勝雄針對這三大構面,分別論述當前台灣在數位韌性主題有哪些實際作為。

國家政策方面,近期數位發展部的成立,就是把資安核心業務加以整合起來,進行跨部會橫向溝通,有助垂直施展資安政策,協助各部會在依循資通安全管理法的架構之下,更能全面落實資通安全政策。另一方面,針對國際資訊戰接二連三的攻擊,我國政府除了對國內民衆宣導,黃勝雄也建議可以向外多對國際社群進行宣導,展示台灣資安政策的積極作為,號召更多民主陣營的夥伴,一起對抗無所不在的資訊烏賊戰。

至於從企業的角度來看,台灣超過九成以上是中小企業,除了運用有限資源打造基礎防線來抵擋網路攻擊,黃勝雄特別提到,台灣網路資訊中心負責維運的「台灣電腦網路危機處理暨協調中心」可以給民間企業提供免費、最新的網路樣態這類資訊,或是協助引薦公私部門的資源給一般企業,協助企業主更快瞭解當前的攻擊手法,進而在事前、事中、事後做好資安防護。

shutterstock_1823071271
Photo Credit: Shutter Stock

最後構面是民眾的個人層次,如何在日常生活培養數位素養,提升資訊解讀的能力?黃勝雄點出一個有趣現象,他說,「我們對資訊的過濾機制,不是來自資訊本身,而是來自傳送資訊的人,也就是你對他/她的信賴程度。」換言之,要對親友在群組傳送的訊息應保有更高警覺性,培養媒體識讀能力,或是從生活小細節,確保3C科技產品帳密不會輕易被盜用,自然讓想要癱瘓系統的攻擊者,同樣要付出較高的代價而不能得逞。

數位韌性的建構,與數位轉型一樣,它是階段性持續優化的過程而非結果,因此不會有停止的一天。黃勝雄最後強調,目前台灣在資訊技術及法律規範會持續擬定更完善的整合方案,並鼓勵中小企業、一般大眾對資安議題,在有限的範圍內,經常瞭解外面的世界發生哪些事情,不僅能免於成為資訊戰的受害者,同時持續充沛自我數位素養,每個人都可以為數位韌性工程做出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