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漂亮賺錢」需仰賴外貌、情緒與智識等多重隱形勞動,絕非基因好就足矣

「靠漂亮賺錢」需仰賴外貌、情緒與智識等多重隱形勞動,絕非基因好就足矣
Photo Credit: Netflix、百聿數碼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體資本比如化妝、髮型、服裝、笑的模樣和肌肉曲線,需要持之以恆的打造,這些努力背後是美感的判斷,美感則來自文化資本長期累積養成,且需要跟隨潮流持續更新。除了身體打造,互動過程的措辭、語氣、體態以及即時危機處理的情緒勞動同時存在。

正如多數八大產業——絕大多數工作者為生理女,而公關和店家經營者多為生理男的產業——女性支撐產業運轉,帶來巨大的報酬,然而利潤幾乎歸屬於男性。「女孩可能擁有豐富的身體資本,但她們消費這種資本的能力,卻大大受到性別化的性行為規範所箝制。」臥底其中的前模特、社會學者Ashley Mears表示。

「漂亮」是一個複雜的社會集體意識產物,帶著社會各種價值觀的紋理,我們可以從中思考,上述眾多靠著「漂亮」運作的產業,生產了哪些利潤?生產者有誰?獲利者有誰?

透過「漂亮」的身心勞動不可分,我們可以進一步拆解身/心二元對立的階序。選擇阻力較小的路,也是一種能動性的展現,更何況,當一個「漂亮女生」未必是阻力較小的路,也必須付出相應代價,正如作家吳曉樂所說:「自助餐有得吃,當然吃好吃滿,但莫忘自助餐店是誰當家。」[1]

關於漂亮的Z與B,留言分享你的看法吧!

註釋與參考資料

[1] 吳曉樂,〈辣妹、香檳、游泳池,全世界最奢華的派對是這樣運作的——讀《當女孩成為貨幣》〉,載於博客來OKAPI,2021/11/23。

  • Ashley Mears著、柯昀青譯(2021),《當女孩成為貨幣:一位社會學家的全球超富階級社交圈臥底報告》,台北:臉譜出版
  • 張晉芬、陳美華編(2019),《工作的身體性:服務與文化產業的性別與勞動展演》,〈性別、勞動身體與國家:台灣商展小姐,1950s-1960s〉、〈名模養成:模特兒工作中的身體、情緒和自我〉、〈美髮作為身體工作:從苦勞到美感協商的身體化勞動〉,高雄:巨流圖書
  • 《華燈初上》(Light the Night),2021,林心如、戴天易總製作,連奕琦導演,台灣,共三季。
  • Podcast「你Ker這樣說」EP.28 來談談後女性主義、辣媽文化和網美經濟/康庭瑜,2021/3/1。

本文經辣台妹聊性別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