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疫苗也要「淨零碳排」:AZ、嬌生、輝瑞等各大藥廠如何迎戰氣候危機?

製造疫苗也要「淨零碳排」:AZ、嬌生、輝瑞等各大藥廠如何迎戰氣候危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是每個企業都願意許下大膽的承諾,因為他們評估氣候行動是否「足夠」的參考依據,是客戶是否滿意,以及監管機構是否無話可說。因此像是社會大眾、醫療院所與監管機構等權益關係人,都應該要對產業界抱有更高的期許,促使企業為氣候行動付出更多。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編譯;許祖菱 審校

今年6月七大工業國(G7)領袖峰會承諾,將促使化學與石化等工業部門達到去碳化目標。以往的化學產業出於獲利考量,距離永續轉型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近期在投資人和市場環境的影響之下,也逐漸出現曙光。

像是因為COVID-19疫情備受關注的製藥業,就開始陸續朝向永續方向轉型,英國藥廠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簡稱AZ)宣布要在2025年之前達到自身營運淨零碳排、2030年之前整體價值鏈負碳排;美國藥廠嬌生(Johnson & Johnson)也宣布要在2045年,整體價值鏈達到淨零碳排;美國藥廠輝瑞(Pfizer)則以2030年達碳中和為目標。

巴斯夫、拜耳集團帶頭,化工業積極朝減碳目標邁進

國際能源總署(IEA)估計,化學產業在2018年的二氧化碳直接排放量達8.8億噸,而且還在持續上升中。2017年,歐盟(包含英國)工業部門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達1.41億噸。企業已經認知到,單是提升效率還不夠,而更需朝向再生能源轉型。

例如,化工業龍頭巴斯夫集團(BASF)在今年3月設定了新的目標——在2030年以前,將集團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25%,也就是從2190萬噸減少到1640萬噸。而巴斯夫也將透過投資風力發電,積極向再生能源轉型。

51343494850_11bc1bdafc_b
Photo Credit: Marcin Jozwiak@Pexels
不只傳統工業,化工與製藥業也須加緊腳步,設定去碳化目標,以阻止升溫達最危險等級

化學大廠拜耳集團(Bayer)則承諾,要在2029年將該企業能直接控制的範疇一與範疇二排放量[1](scope1 & scope2 emissions),從2019年的376萬噸減少至218萬噸。

拜耳集團的範疇一排放量包括廠房與汽車使用的燃料,而範疇二排放量則來自該企業所購電力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拜耳集團預期,其中有2/3的減排量都將來自於能源轉型,未來該集團所購電力將全部來自再生能源。至於剩下的減排量,則會透過增加能源效率與改用替代燃料達成。

然而,企業要如何知道他們設定的減排目標,是否有助於達成《巴黎協定》——將升溫控制在2°C,或更理想的1.5°C以下的目標呢?

SBTi符合氣候科學的減排目標,全球上百間企業響應

包含拜耳在內的上百家企業,都參與了「科學基礎減量目標倡議(Science Based Targets initiative,簡稱SBTi)」。SBTi是由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世界自然基金會(WWF)、聯合國全球盟約(UN Global Compact)與非營利組織CDP(碳揭露計畫)所共同提出,目的是協助企業以符合氣候科學的方法,訂定可以確實達成升溫控制的減排目標。此外,SBTi也會邀請專家審查企業所提出的目標。

早期化工業相信自己的產品能為氣候變遷帶來正面效益。在世界資源研究所負責SBTi技術發展工作的亞丁(Nate Aden)說,「SBTi推出的頭幾年,化工業堅持不訂定科學基礎減量目標,除非他們可以因為減排獲利。」

最後是日本的住友商事(Sumitomo)和積水化學工業(Sekisui)株式會社率先加入,其他化工公司才紛紛參與SBTi。目前總共42家化工企業參與,其中15家訂定的科學基礎減量目標已通過審核;製藥與生技業則有39家企業加入SBTi,有28家企業的科學基礎減量目標通過審核。

企業在參與SBTi時,可以將目標設定在「控制升溫不超過2°C」、「控制升溫低於2°C(Well-below 2°C)」、「控制升溫不超過1.5°C」等類別。

此外,企業也可以選擇是否簽署更具野心的「1.5°C企業目標」(Business Ambition for 1.5°C),也就是除了控制升溫不超過1.5°C之外,還需承諾在2050年之前達到淨零碳排目標。截至7月23日為止,全球共有665家企業加入「1.5°C企業目標」,總市值達13兆美元。

AZ零碳倡議表現突出,帶動製藥產業轉型永續

雖然製藥業的碳排量較少被討論,但2019年的期刊研究發現,製藥業的碳排濃度比汽車產業高出55%。科學家解釋,生化實驗室的能源消耗量幾乎是一般辦公大樓的10倍之多。再加上製藥過程每次僅小批次生產,又需更嚴格控制溫濕度、對於衛生標準的要求也更高,因此製藥廠消耗的資源與製造的污染,都比一般化學工廠來得多。

過去製藥業對環境的影響較不受重視,然而隨著社會關注度提升,生態友善轉型已然成為企業的「聲譽問題」,越來越多製藥公司轉型成更永續的企業,其中表現特別突出者如AZ。

除了提出經審核過關的科學基礎減量目標,AZ也簽署了「1.5°C企業目標」。此外,AZ在2020年1月的世界經濟論壇上更宣布,將投入10億美元執行一項企圖心十足的減排計畫「零碳倡議」(Ambition Zero Carbon),目標是在2025年之前,自身營運達淨零碳排,並在2030年之前確保整體價值鏈都達到負碳排。

51343475090_72a080100e_b
Photo Credit: Pixabay
製藥廠消耗的資源與製造的污染,比一般化學工廠來得多

AZ執行長蘇博科(Pascal Soriot)說,「氣候變遷對人類健康、自然環境與全球經濟永續形成迫切威脅。AZ今天做出的承諾,將會加快我們減少對氣候造成影響的腳步,並激發全球共同合作、影響政策改變。」

AZ積極的氣候行動,也為自己贏來聲譽。AZ連續4年受CDP氣候變遷評比為「A級」(A List);此外,AZ也從7000家企業脫穎而出,由加拿大市調公司「企業騎士」(Corporate Knights)選為全球百大永續企業,在生物製藥業排名第二。

嬌生也宣布淨零碳排,莫德納、BNT未加入「1.5°C企業目標」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