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要求北約停止擴張以緩解烏克蘭局勢,歐美齊聲反對:「普亭別想指手畫腳」

俄國要求北約停止擴張以緩解烏克蘭局勢,歐美齊聲反對:「普亭別想指手畫腳」
北約秘書長史托騰伯格|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俄方要求,北約盟國難表贊同。北約秘書長史托騰伯格強調,與莫斯科的任何談判都必須審慎評斷、顧慮成員國對俄羅斯的擔憂,並以保障歐洲安全的核心原則為準。此外,烏克蘭等合作夥伴也應一併加入進行討論。

文:王國仲

面對劍拔弩張的俄羅斯與烏克蘭邊境問題,俄國外交部副部長雷雅布可夫(Sergei Ryabkov)於12月17日提交「俄羅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雙方安全保障條約草案」,要求北約做出具法律效力保證,放棄任何在東歐與烏克蘭的軍事行動,做為降低雙邊緊張氛圍的協商條件之一。

雷雅布可夫表示,俄羅斯與西方的關係必須「從零開始」重建:「美國、北約近年來過度積極追求國家安全的做法已經越線。這十分危險,也無法為俄羅斯所接受。」

在西方國家指控俄國增加邊境駐軍、企圖侵略烏克蘭,但俄國全盤否認有此意圖之後,這是莫斯科首次為緩解關係開出明確條件。除要求北約放棄駐軍外,條件還包括對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否決權、暗示美國將核武撤出歐洲、北約勢力退出波羅的海三國等。

北約各國同聲反對,指俄國意圖「分化北約」

面對俄方要求,北約盟國難表贊同。前挪威首相、北約秘書長史托騰伯格(Jens Stoltenberg)在草案提出當日便強調,與莫斯科的任何談判都必須審慎評斷、顧慮成員國對俄羅斯的擔憂,並以保障歐洲安全的核心原則為準。此外,烏克蘭等合作夥伴也應一併加入進行討論。

一位美國資深政府官員也指出,他們已準備就相關提案與俄羅斯進行磋商,但同時補充道:「俄國人也很清楚,有些條件是不可能被接受的。」該官員進一步表示,華府會在聖誕假期來臨前提出更具體的會談建議。

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則表示,華盛頓將與其盟友持續對話:「對於形塑歐洲安全的關鍵原則,我們不會妥協。其中之一,就是任何國家都有權在不受外界干擾的情況下,決定自身的外交政策與未來。」

其他歐洲國家亦同持反對立場。德國新科國防部長蘭布雷希特(Christine Lambrecht)在訪問立陶宛時說明,儘管北約各國願意討論俄羅斯提出的各項要求,他們絕不允許俄國向北約或其合作夥伴「指手畫腳」。立陶宛外長阿努紹斯卡斯(Arvydas Anušauskas)則斷然反對俄國要求,指它們意圖「分化北約盟國」。

波蘭外交部發言人賈席納(Lukasz Jasina)表示:「俄羅斯並非北約成員,因此也無權決定北約相關事務。」烏克蘭外交部也發布聲明,稱基輔當局擁有決定其外交政策,當然也包括加入北約與否的獨立主權。

AP_2005943229827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分析師:俄方作法是轉移注意力的煙霧彈

部分分析師認為,俄羅斯其實心知肚明,也早就預期北約各國的反彈。尤其本次草案是由外交部副部長雷雅布可夫,而非部長拉夫洛夫(Sergey Lavrov)或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本人提出,很可能是刻意提出不切實際的要求,意圖在外交上分散各國注意力,並藉此對烏克蘭施加壓力。

美國維吉尼亞州研究中心CNA的俄羅斯專家考夫曼(Michael Kofman)在推特上寫道:「這看起來不太尋常,這樣的政治操作感覺像是個煙霧彈。」

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俄國政治學教授格林(Sam Greene)也認為,俄國以前蘇聯加盟國為界畫出紅線,並插上「禁止進入」標誌:「這不是協商,而是一項宣言。當然,這不一定是戰爭的前奏曲,但確實賦予俄國要求美方與北約維持均勢的正當理由。」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俄國安全分析師查拉普(Samuel Charap)分析,俄國試圖透過政治與外交辭令,將俄烏邊界緊張問題推向更複雜的新高點:「基本上,外交協商應該充滿妥協與彈性,而非攻訐與通牒。俄羅斯的所作所為,和外交恰好徹底相反。」

俄烏衝突至今難解,人民成最大輸家

俄羅斯於2014年「併吞(以俄方角度觀之則為收復)」原屬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後,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與頓巴斯等地的親俄分離主義者,也希望跟隨克里米亞腳步,再次回到俄羅斯懷抱之中。反之,基輔當局則當然不可能放任領土與主權完整性遭到破壞,雙方因此衝突、齟齬不斷,並未真正取得共識或任何協議。

2021年11月,衛星空拍顯示俄軍開始在烏克蘭邊境約50公里處集結,除武裝部隊外,包括自走砲、主力坦克部隊與運兵車,規模超過一萬人,引發外界揣測與擔憂。俄國國防部則稱此為冬季常規軍演,否認計畫進攻烏克蘭,並堅稱無意對任何人造成威脅。

儘管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12月上旬才在一場視訊會議中敦促普亭緩和緊張態勢,俄國部隊卻有日益增加的趨勢,美方情治單位更觀察到有超過50個「戰術營(Battalion Tactical Groups,多樣化特殊作戰部隊,曾在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中扮演至關重要角色)」部署在俄烏邊境。

縱使克里米亞危機發生後,俄、烏雙方仍未直接爆發大規模戰爭,前線確實有零星的小規模衝突產生,也連帶影響當地經濟發展,甚至是人民身家、財產安全。根據聯合國資料,2014年至今,烏克蘭東部已有超過3000名平民因戰火不幸喪生。

在烏東地區的國境上,哈爾琴科(Danya Kharchenko)和媽媽和妹妹一起住在半廢棄的前線城市斯維特洛達爾斯克(Svitlodarsk)。他在接受英國《天空電視台》(Sky News)採訪時表示:「一開始很嚇人,但我們已經習慣了機槍和大砲,所以沒這麼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