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遠海運躍居世界第3再擴大募資,白宮憂北京掌握大量貨櫃、路線數據,謀取國家利益

中遠海運躍居世界第3再擴大募資,白宮憂北京掌握大量貨櫃、路線數據,謀取國家利益
高雄港的貨櫃船|Photo Credit: 蔚藍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海運巨擘——中國遠洋海運集團(COSCO,簡稱中遠海運),掌握了大量貨櫃、遠航路線等數據,美國憂心該些資料替中國提供了國家安全和經濟戰略的情報。

中國遠洋海運集團(COSCO,簡稱中遠海運)於12月20日,定增發行價格為2.76元/股,募資總額為人民幣14.64億元,布局全球競爭力。中遠海運近年受惠疫情後的海運成長,獲利驚人,躍然成為世界總裝運能力第3位,亞洲則名列第1;不過,中國蓬勃的海運發展,卻引發美國政府擔憂,北京當局恐藉以掌握大量貨櫃、路線數據,謀取國家利益。

中遠海運成長快,躍居全球第3

日前台灣貨櫃商萬海(Wan Hai)於12月2日召開法說會強調,美西塞港情況已經下滑37%,但要完全解決壅塞情況,仍要一段時日。萬海預期貨櫃運輸將維持供不應求,強調進入明(2022)年後整體海運市況仍強勁。

這兩年海運市場一改過往低迷氛圍。目前全球海運市場由20家貨櫃航運公司所主導,根據20呎標準貨櫃(TEU)裝運能力及貨櫃船數量,再加上部分小船、傭船,佔世界總裝運能力的87.1%。

其中,名列第1是丹麥的快桅(Maersk);第2是瑞士的地中海航運公司(MSC);第3則是中遠海運,而台灣長榮海運(LSE)名列第7位,陽明、萬海緊追在後。

隨著疫情後,全球海運市場受到調整。《關鍵評論網》訪談長榮海運業內人士指出,近年來中遠海運的影響力,已經開始增加,並獲得一定程度的市占率,尤其在去(2020)年疫情爆發後,貨櫃市場處於高速成長階段,成功掌握機會。

業內人士強調,雖然台灣沒有任何一家航商可以比擬中遠海運,但是由長榮、陽明、萬海3大台灣籍航商,仍可以與之抗衡,尤其再數年後新船入海後,將貨櫃量將超過中遠海運,但是中遠航憑藉內需市場仍有相當優勢。

中遠海於12月20日公告,定增發行價格為2.76元/股,募資總額為14.64億元。中遠海發表示,通過本次交易,該公司集裝箱製造資源及布局將得到有效補充,提升整體業務競爭力。

《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由於航運不斷攀高的需求,帶來豐厚的利潤,已經引起美國聯邦海事委員會(FMC)等監管單位的注意,加強對市場及大型航運聯盟的監控。

中國加大對全球航運數據的掌控,引發美國政府擔憂

中國不斷加強對全球貨運數據的掌握,美國政府和行業管理人士的注意放到了這上頭,他們擔憂中國恐利用物流資訊獲取商業或戰略優勢。許多船隻、貨物儘管未靠近中國海岸,也能被中國的數據系統捕捉,而這些系統也會跟蹤一些離中國很遠的過路船隻。

貨運業管理人士告訴《華爾街日報》,對貨物、相關資訊的了解,幫助中國更了解全球商業的趨勢,進而成為控制商業的手段。

這個貨物數據系統,最重要的功能是國家交通運輸物流公共資訊平台(Logink,簡稱:國家物流平台),主導該系統的人稱,此系統為「一站式物流資訊服務平台」。

該平台稱,收到來自中國及全球數十個國家的巨型港口資訊,還有高達45萬筆的客戶訊息。《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國家物流平台凸顯西方國家,在海運中的數位化落差。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和安全審議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委員Michael Wessel表示,國家物流平台打開全球貿易的方便大門,但是眾多數據可為一個國家提供安全和經濟的情報。

歐洲最大港口鹿特丹港的數字數據網絡Portbase的商業顧問Mees van der Wiel稱:「國家物流平台帶來的最明顯風險是,由於其對數據的了解,它可以幫助中國公司更快成長。」

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全球物流業仍還是以「實體文件」為主,託運方會利用空訊將海運貨物的文件,送到目的地,包含貨運經營商、海關代理和港口運營商,每個單位都使用不同的系統。

除了中國外,整合數據、精簡流程,是全球各航運商正進行籌劃的重要任務:除了收集每日移動的船舶和數百萬個集裝箱的位置、路線等資訊外,且減少污染。而這些計畫多由港口、私營公司展開,但是在許多方面都遇到困難。

業內人士強調,由於物流業競爭激烈,過去通關文件都是各公司的機密,採取小心提防的態度。如今各大海商均邁向數位化,也必須拼命守護著手中的數據,唯恐競爭對手憑藉數據獲得優勢。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