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機就是安全沒保障的「肉包鐵」?重機上國道法案早已通過,為何遲遲不落實?

重機就是安全沒保障的「肉包鐵」?重機上國道法案早已通過,為何遲遲不落實?
圖為員警於北宜公路稽查重機與改裝車 |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重機也是一項交通工具,應有的路權是其應有的權利,而且重機體積、排氣量皆較汽車小,不僅能將道路使用最大化,還可以減少碳排放量,「重機上國道」遲遲不落實,對於繳納與小客車相同稅額,卻遲遲無法享受相同權利的他們來說,實是既無奈又無力。

文:賴宏恩(政治大學傳播系學生)

在今年10月19日,立法院通過由立法委員葉毓蘭等委員所提出的臨時提案,要求交通部在三個月內公告開放大重機車通行路段。提案內容提到,早在2007年三讀通過的《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92條》,明訂550CC以上大型重機車得行駛國道高速公路。至今卻僅開放國道3甲路段,其餘皆未開放。

事實上,重機在台灣飽受汙名化之苦,常見的刻板印象有飆車、鑽車縫、引擎聲造成噪音汙染等。但當我們放下成見思考,其實在普通小客車中,我們也能見到類似的情況,汽車飆車、插隊、引擎聲汙染的新聞同樣層出不窮。但由於重機的數量在台灣遠遠少於汽車,所以對於汽車違規已習以為常的我們,沒辦法以同樣角度看待重機違規這件事。

當出現「害群之馬」時,重機的違規問題就很容易被放大檢視,負面印象也因此如漣漪般擴大。

一拖再拖,政府對於開放重機高速公路路權有什麼考量?

有鑑於對於重機的刻板印象,即使立法院在2011年三讀通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部分條文修正,允許有條件開放550cc以上大型重型機車行駛高速公路,並在附帶決議中建議交通部,開放國道6號、國道8號及國道3號新化以南路段作為優先開放試辦路段,但最後對於開放重機路權卻沒有任何進展。

政府的考量,一是決策要符合民意,二是要保障人民權利。在高公局2020年的民意調查中,有六成民眾反對大型重機上國道,贊成全面開放比例更不到一成。這使得政府退卻,以民意基礎及連任目的為優先考量的各執政黨,固然得小心翼翼的面對這個議題。再者,許多專家認為,台灣的道路設備及行車觀念(包含汽、機車)都不夠成熟,混駛的情況可能造成頻繁的混亂與事故,無法保障用路人安全。

新手入門大型重機 車友建議先跑西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話雖如此,許多重機騎士認為,重機也是一項交通工具,不應受到歧視,且重機騎士應有的路權是其應有的權利,不應受到民意的限制。重機體積、排氣量皆較汽車小,不僅能將道路使用最大化,舒緩一人汽車所造成的塞車問題,還可以減少碳排放量,維持環保。對於繳納與小客車相同稅額,卻遲遲無法享受相同權利的他們來說,實是既無奈又無力。

要達到完全開放的程度,法規、保險、道路規劃都有值得努力的地方

首先是法條的制定。重機不普及的台灣,大型重機的相關法條仍未完善,這部分可參考已經成熟的美國、德國、日本等國家來研擬、制定。

以日本為例,法規規定高速公路的內線車道為超車道,外側車道則為行車道,此可有效解決塞車問題,避免龜速車阻礙通行,也可提升超車時的安全性;還有一項規定是,在高速公路雙載的大型重機騎士,必須持有駕照三年以上,且部分繁忙路段不開放雙載。

德國在考駕照方面非常嚴謹,考照人須自費參加駕訓班、急救課程,駕訓班的練習除了技巧練習,還包括城市道路駕駛練習、高速公路駕駛練習,讓駕駛人能有實際的道路駕駛經驗。另外,德國從從駕訓班到駕照考試的費用約為1500歐元(約47000台幣),並非人人皆可負擔的。

再來是保險理賠的問題,也是開放前該重視的議題。

RTX9N6U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以美國為例,除了基本的身體傷害保險、財產損害保險、醫療費用補償等,高階一點的保險還包括天災險、竊盜險,還有當肇事方重機駕駛未投保或是無能力負擔賠償,受害重機駕駛也能獲得保險公司賠償的保險。

還有是觀念缺乏,大眾對於重機的不熟悉會提升事故的發生率,此則有待政府及相關民間團體的宣導,增加用路人對重機的有關認知。像是日本的重機車隊常會自發進行道路安全宣導,除了可以加強用路人的正確駕駛觀念,也可以改善社會對於重機的不良印象。

最後是道路設備問題,鑑於台灣部分路段的馬路不甚平整,易致使摔車等事故,甚至還有道路邊界鋼板不夠牢固等問題,同樣是急需解決的障礙,有待政府在各方面持續努力,讓重機上國道的政策願景可以盡快完全實現。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