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舞團創辦人陳柏均、街舞選手孫振:霹靂舞即將躍上2024巴黎奧運殿堂,希望台北成為美好的舞蹈城市

【專訪】舞團創辦人陳柏均、街舞選手孫振:霹靂舞即將躍上2024巴黎奧運殿堂,希望台北成為美好的舞蹈城市
Photo Credit: 台北畫刊提供,陳冠凱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霹靂舞近年漸受國際重視,熱愛霹靂舞的陳柏均與孫振對此表示樂觀其成。他們認為,台北市自2005年開始舉辦「捷運盃街舞大賽」後,許多原本對於次文化帶有負面刻板印象的家長開始改觀。

文:林佳蕙|攝影:陳冠凱、黃星耀|圖:陳柏均

台灣致力推廣霹靂舞(Breaking),並培育不少優秀選手登上國際舞台,如今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正式宣布將霹靂舞納入2024年巴黎奧運比賽項目,讓台灣霹靂舞選手也有機會在國際體育最高殿堂嶄露頭角。藉由舞蹈工作室創辦人陳柏均和新一代街舞好手孫振的對談,帶讀者認識台北霹靂舞的發展現狀與展望,並分享台北有哪些接觸管道。

陳柏均,HRC_舞蹈工作室與舞團創辦人,曾拿下2016_年「B_I_S_世界街舞
Photo Credit: 台北畫刊提供,陳冠凱攝影
陳柏均,HRC舞蹈工作室與舞團創辦人,曾拿下2016年「B.I.S世界街舞大賽」冠軍,現為世界舞蹈總會顧問之一。
孫振,於國內霹靂舞國手選拔積分賽數度稱王,有望成為國手、接受培訓並參與2024_
Photo Credit: 台北畫刊提供,陳冠凱攝影
孫振,於國內霹靂舞國手選拔積分賽數度稱王,有望成為國手、接受培訓並參與2024年巴黎奧運。

透過舞蹈找到人生方向

台北知名舞蹈工作室「HRC」創辦人陳柏均和霹靂舞世界級賽事Red Bull BC One Cypher Taiwan台灣冠軍孫振,最初只是因為捨不得放棄年少時期的興趣而持續練舞,從未想過原屬街頭次文化的霹靂舞也會受到國際頂級賽會⸺奧運的重視,讓頂尖舞者有機會在更大的世界舞台展現自我。

電視上播放的流行歌曲與舞蹈表演,是兩人對霹靂舞萌生興趣的開端。陳柏均仍記得1993、94年間在電視上看到偶像團體「L.A. Boyz 」的霹靂舞表演,「那個年代,一般大眾還無法接受在地上翻滾的舞蹈動作和鬆垮的穿著,但舞者身上所散發叛逆又自由奔放的氣息,深深吸引了我。」

年少的陳柏均曾是令師長頭痛的學生,打架、鬧事一樣不少,但對霹靂舞充滿熱忱的他,後來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舞蹈上,藉由街頭比舞宣洩年輕氣盛時的情緒與壓力,他認爲舞蹈讓自己和許多迷途的少年走回了正軌。

目前就讀台北市立大學運動藝術學系的孫振,則是受到歌手黃立行的影響而進入霹靂舞的世界。「小時候在他的MV裡看到有人做『鞍馬』的動作,這樣結合運動元素的舞蹈動作,我覺得很酷,且一看就知道很不容易,而我就是想學一般人不會的東西。」

大學以前的孫振都在家中自學,從小父母就鼓勵他盡情探索自己的興趣,當他決定投身舞蹈的那一刻起,即獲得家人的全力支持。自12、13歲開始,他每天練舞長達八小時,但他不以為苦,且上台表演和比賽的經驗,也使他克服自己內向、害羞的個性,他說:「學會一招後,就只想趕緊再學下一招,不知不覺中便學會了很多,我是以這樣的熱忱和動力一直練到現在。」

霹靂舞者每一個完美的動作皆經長年累月的苦練。(攝影/陳冠凱)
Photo Credit: 台北畫刊提供,陳冠凱攝影

講求技巧與即興創意

陳柏均指出,相較於其他街舞,霹靂舞除了有明顯的地板動作,在不斷創新的過程中,也結合了體操、現代舞、功夫、騷莎舞、拉丁舞、哈薩克舞等多種元素,內涵非常豐富。

陳柏均提到,台灣自1980年代初期就引入霹靂舞,「演員甄子丹在《情逢敵手》這部電影裡也跳了霹靂舞,這當中除了霹靂舞,還包括機械舞(Popping)和鎖舞(Locking)的元素。」

他進一步解釋,早期大家未將霹靂舞與其他類型的街舞進行明確的分野與定義,兩者近乎同義詞,「直至今日Breaking被納入奧運項目,需要制定正式的中文名稱,我們認為霹靂舞正是最適合的譯名。」

而在過去網路尚不發達的年代,大家若有機會取得新的影像片段或發現新招式,就算不知道確切的技巧,也會堅持把動作練起來,「以前不像現在有專業老師指導舞蹈方法及訓練模式,我們不太知道該怎麼轉動身體,也不知道該買哪種材質的頭轉帽(街舞專用配備),即便扭到脖子還是堅持要練,我甚至曾在練後空翻的過程中受傷,一整年都不能跳舞,但跳舞不該是件這麼危險的事,尤其現在有許多專業的師資提供正確的指導,能以較安全的方式學習。」

除了著重技巧,霹靂舞者還得具備創意發想以及隨音樂即興舞動的能力。霹靂舞的比賽現場大多是由DJ隨選播放歌曲,讓舞者憑藉著平時鍛鍊的基礎,結合歌曲的曲風與類型進行即興演出。因此,霹靂舞者平日除了得勤練動作外,也得培養自身對於音樂與節奏的敏銳度,提升臨場反應的能力。

霹靂舞於2018年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首度被列為競賽項目,並被納入2024年奧運正式比賽項目,陳柏均與孫振和眾多舞者一樣,希望在這樣的國際賽事中,能保留這項舞蹈原有著重創意與臨場反應的自由精神。

目前規畫的霹靂舞項目,不似一般體操比賽可預先編排,評量重點除了技巧,更著重參賽者的臨場反應。孫振說:「我們B-Boy一直在追求原創,奧委會希望維持霹靂舞在街頭誕生的藝術性,因而未來評量方式也會跟其他項目很不一樣,不採分數制,而是以評審的票數論輸贏。」

成為催化霹靂舞的國際大城

霹靂舞近年漸受國際重視,熱愛霹靂舞的陳柏均與孫振對此表示樂觀其成。他們認為,台北市自2005年開始舉辦「捷運盃街舞大賽」後,許多原本對於次文化帶有負面刻板印象的家長開始改觀。

此外,台北捷運公司還曾於2018年加碼舉辦國際街舞表演「超硬電司趴」,邀請許多國際專業舞者來台與會,也提供彼此切磋與觀摩的機會,使台北市成為培養國際好手的理想城市。

孫振說:「小時候跟我一起練舞的朋友,漸漸一個接一個不再跳舞了,因為爸媽覺得他們不是在做什麼好事情,但跳舞其實帶給我們很多正向的影響,只要一起跳舞,彼此都是平等的,透過跳舞我克服了自己內向的個性,也找到了自信。」

在台北創辦「Taipei Bboy City」國際街舞賽的陳柏均,看著這項賽事逐漸成為每年吸引四、五百名外國參賽者來此比賽的國際舞台,並成為世界唯三獲青年奧運會認定、獲取2018年青年奧運選手資格積分的國際街舞賽事,他認為台北市有非常適合街舞發展的環境,像是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花博公園或西門町電影主題公園等空曠場地,方便舞者聚集練習,不像在其他國家,他們總是得開車到很遠的地方才能找到適合的練習場地。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