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Book還背書幹麼?在香港念法律的重點是「會做筆記」

Open Book還背書幹麼?在香港念法律的重點是「會做筆記」
Photo Credit: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學生考試時節來臨。不少人覺得,法律系學生要背熟大量法律。其實,大家想多了。

文:Mathew Liu(LLB,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ead Editor, Inter-disciplinary Legal Studies, 香港環球法律文摘HKGLR)

大學生考試時節來臨。不少人覺得,法律系學生要背熟大量法律。其實,大家想多了。

Open Book還背書幹麼?

香港法律學系考試一般是"open book exam",學生可攜帶書本、法例、案例、筆記甚至字典進試場,隨你參考抄考,那背來幹麼?偶爾有一兩科要求"closed book exam",這才真的要背書,但不是常態。

不過,open book也不代表容易考到好成績。考試題目一是複雜,想抄也不知從何抄;二是量多,隨時抄到手軟,翻書也浪費不少時間;三是要求實際應用,答案要切合題目描述獨特的案情,抄也抄不了。(真人真事一則:曾經有人將事先準備好的答案直接剪貼在答題簿上,以為一矢中的。結果當然不合格,此後考試還多了一條規則:All answers must be handwritten)

Notes才是王道

Open book的精粹,不是攜帶大量書籍或教授的講課大綱,而是整理屬於自己的筆記。筆記必須精準到位,方便在試場盡快翻閱,內容不能過多,足以應付試題即可,若太冗長,則和教科書無異。此外,各人準備筆記的方式大不相同,但一般都是配合科目獨特性:

Commercial Law

例如考Commercial Law(商業法),主要圍繞《貨品售賣條例》,考核時要考慮主要條文的所有關鍵字句,咬文嚼字,所以筆記便要將這些關鍵字句列點說明,簡單指出法庭會如何理解該字句。

20150428_153447-1024x576

有時要按部就班應用多項法律原則,才能達到結論;或者教授要求答題內容有特定次序。這時候便要靠numbering(編號1、2、3)和flowchart(流程圖)了。

20150428_153303-1024x576

Land Law(土地法)

另一類是以案例組織的法律,例如tort,考核過程要將案例應用在複雜的案情中。筆者便常用表格列出案例、法律原則和案情摘要,方便與題目比較。

20150428_1539311-576x1024

有時筆記資料太多,為以最快速度找到所需資料,可以製作目錄,或者貼上各色便條貼紙標示。

20150428_154114-1024x576

還有幾點法律系學生整理筆記的習慣:

  1. 法律學系分Lecture(大班授課)和Tutorial(導修課)。大班授課通常輔以powerpoint簡報,學生可下載電子版,以powerpoint作藍本製作筆記。
  2. Tutorial的討論題目通常與考試題目形式相近,所以Tutorial的內容必須細心雕琢,連題目帶進試場。
  3. 科目太多,時間太少,不少人與同學分工合作,每人負責製作一部分筆記。
  4. 每次考試都要列印大量筆記和資料進試場,50頁少不免,100頁以上也常見,極不環保。

以上絕非什麼法律考試秘笈,筆者也在數年讀書生涯中,不斷摸索適合自己的筆記風格。最重要是,整理筆記的過程中,要消化課堂材料,釐清法律概念,梳理艱深內容,再用自己文字表達,加強記憶。每份筆記有血有汗,畢業時儲起大疊屬於自己的筆記,便是學習成果的明證。日後把筆記帶進律師樓,執業生涯依然受用。

20150428_154429-1024x576

本文獲香港環球法律文摘(HKGLR)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