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不只是一隻狗:牠的工作是安撫人的心靈

牠不只是一隻狗:牠的工作是安撫人的心靈
Photo Credit: Zipster969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心理安撫犬(PSD, psychiatric service dog)是屬於特殊工作犬的一種,只有有精神功障礙或失常的人,例如:精神創傷症候群或患有精神分裂症,才能申請此類特殊工作犬。

傑給的指示很明確:房子是在後面那棟,門鈴上的名字也給了,要上到四樓去(註一)。

德國的公寓電鈴,對於不了解房屋結構的人來說,是很複雜的。這裡的公寓往往不是單獨成棟,而是分前棟後棟的圍成了一個小小的方塊,中間往往有個小花園或空地,供居民停放腳踏車或放置垃圾及資源回收。門鈴也是按前棟後棟的排序著,亂中有序。

按門鈴後,很快有了回應。很好,六點整。我準時,傑也準時。

打開了門,走過後了前棟的穿堂,經過小小的中庭花園,看到後棟的樓梯,慢慢拾階而上;樓梯在我體重的壓迫下,發出吱吱嘎嘎的聲響。整個公寓包含樓梯,呈現出老舊而破爛的典型柏林老公寓景象。很多人喜愛柏林,就因為它是如的頹殘舊;窮途潦倒的藝術家紛紛來到柏林,仰賴此地的便宜房租和低價的物價過活,柏林也因此逐漸成為一個前衛藝術之都。

殘破,是柏林秘而不傳的吸引力。

傑有一隻狗,且在分租廣告上這麼寫著:「不管你是有色人種,或是白人,這裡皆歡迎」,並附上一張照片。照片中,一隻毛色類似台灣土狗的中型犬,被一個亞洲男生抱著睡覺。

「嗯,還真是各色人種都歡迎呢!」看到了照片,我在心中想著。

在樓梯上走著,也一樓一樓的算著,中間聽到了樓上開門的聲音。太好了,應該是傑開門著等我,這樣我就不用猜是哪一戶了。突然間,有一隻狗出現在樓梯上,友善的搖著尾巴和我打招呼;牠走了下來,我拍拍牠。牠雖然看得出來很開心,但並不像一般的狗,出現激烈的討好反應,諸如舔人、露肚、用屁股撞人之類的,只是耐心的待我打完招呼後,慢慢的走上樓,並每走幾階便停下來回頭看我,看我有沒有跟上。

走進門已敞開的屋內,我輕輕的在門口打聲招呼,示意我的來到。喚了幾聲,都沒聽到回應,於是決定走進客廳內,尋找傑的蹤影。我慢慢的踱到廚房口,突然間,傑走了出來,並一臉驚訝的表情。我心中暗自納悶,你連門都開了,怎麼會被我的到訪嚇到呢?但在後續的談話中,傑的表現一派自然輕鬆,看得出來,他是個誠懇的人,於是我便沒有在多想。

屋內傢俱簡單,甚至是破爛,但要出租的房間卻是小而雅致的閣樓。閣樓中該有的基本傢俱都有,搭著斜面的天花板及窗戶,採光佳,安靜而清幽。在我仔細端詳小閣樓時,傑的狗--露西,也開心而安靜的跟著我上上下下的。與其說牠想湊熱鬧,不如說牠很貼心的陪在我身旁,不吵不鬧。

傑稍為解釋了一下他的背景,也坦白說他才搬回柏林,缺錢所以才會找室友;且其實他之前就是住這間公寓,現在又搬回來。中間的細節他沒有多解釋,但看得出來,他也是個有故事的人。在我們閒聊之中,我忍不住對傑稱讚了露西一下。傑聽了之後,驕傲又開心的說著:「露西真的很貼心,總是陪在我身旁,陪伴著我,給與心理上的支持。牠也總是在上下樓梯時等慢慢的等著我,像我的保姆一樣。」。

他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說:

「牠在坐飛機時,可是跟我一樣坐在客艙,而非貨艙哦!」

我聽了之後,愣了一下,心中有些疑惑,但我只是接口說,露西的命很好!因為一般來說,寵物狗都是要坐貨艙的。之後這個話題就停在這,我們便接著談著房屋的其它細節。整體而言,我喜歡傑,他似乎是個友善的人,而且我很喜歡露西。雖然傑的房子有些破舊,但閣樓卻是十分的雅樸。對於接下來的兩三週,傑的房子看起來是個短居的好地方,特別是有貼心的露西。我忍不住開始想著晨光之中,露西挺著毛毛溼溼的鼻子叫我起床的畫面。

DSC01677

但是接下來的兩週,我會有朋友到柏林拜訪我,和我一起合租一個房間。雖然我的朋友喜歡狗,但他並不習慣有狗在臥室之中。而且我其實還有另一間房子要看,於是我決定還是先按下想要脫口說出承租的衝動,承諾傑在看完另一間房子,並和朋友商量露西的狀況後,會在這兩天內答覆他。

在互相告別後,我回到家,收到另一位屋主寄給我的房屋照片。另一棟房子是在柏林的郊區,所以是透天的屋子而非公寓。照片中的房屋及房間乾淨而整齊,看起來是比傑破爛的小公寓好很多,且房租相差無幾;雖然我還是很喜歡傑的小閣樓。在和朋友商量後,我們決定承租另一位屋主的房子。於是我寫了封信告知傑;在信中我不好意思說他的公寓和另一樓房子比,太破爛,於是我決定以露西當藉口,說我朋友還是不習慣有狗進到房間內。

十分鐘後,傑回了我:

「對某些人來說,牠們不只是一隻狗。你覺得呢?」

我看了信,覺得難過和內疚。我應該實話實說的,而不是拿傑心愛的露西當理由。於是我又回信給傑,問他是否能告訴我,為什麼露西可以在搭機時受到特別的禮遇。

十分鐘後,傑又回了我:

「因為露西是隻能提供心靈安撫的特殊工作犬。」並隨信附上維基百科的聯結。

根據維基百科,心理安撫犬(PSD, psychiatric service dog)是屬於特殊工作犬的一種,只有有精神功障礙或失常的人,例如:精神創傷症候群或患有精神分裂症,才能申請此類特殊工作犬。

在美國,雖然此類工作犬不像導盲犬或導聽犬一樣,有立法保障其工作的方式和需求;但心理安撫犬在搭機時,可以和主人一同在客艙搭機,不必待在貨艙。

不像大家熟知的導盲犬,心理安撫犬可以是各種品類或體型的狗,端看患者的需求而定;即便是小型犬類也是可以擔任心理安撫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