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走私精子出獄讓妻子做試管嬰兒,巴勒斯坦婦女用子宮向以色列發起「聖戰」

囚犯走私精子出獄讓妻子做試管嬰兒,巴勒斯坦婦女用子宮向以色列發起「聖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某種角度看來,這些巴勒斯坦女性的子宮就彷彿「弱者的武器」(weapons of the weak)一般,在民族面對存亡生死關頭之際,婚姻中的性愛歡愉是其次、甚至是一種奢侈,對她們來說,成功的試管嬰兒療程,是神所命定的、為延續國族的一場聖戰開端。

由埃及導演執導的電影《阿米拉》(Amira)遭到包括巴勒斯坦與約旦的抵制,這部電影的主要情節環繞在被囚禁於以色列監獄的巴勒斯坦(註1)囚犯,試圖通過將精子走私到監獄外,好讓妻子懷孕;有些人認為,電影情節詆毀了巴勒斯坦囚犯及其家屬;也有人批評,該電影在細節上與現實生活中的類似案例相去甚遠,懷疑幕後製作團隊的動機。

啟發這部電影題材的故事,在過去將近10年間,確實傳出不少實際案例。

已知最早透過巴勒斯坦囚犯將精子走私出監獄外,讓妻子透過試管嬰兒療程受孕而生下的孩子,出生於2012年8月;過去10年來,據信已有超過100多位這樣的孩子。在英文媒體報導中,他們往往被暱稱為「反抗寶寶」(resistant babies),因為他們象徵巴勒斯坦人對以色列的反抗;也有人暱稱他們為「餅乾寶寶」(biscuit babies),因為有些囚犯是將精子放在塑膠袋內,藏在送給前來探監家屬的餅乾之中。

儘管走私細節都還不得而知,在西岸人工生殖醫療中心工作、受理過相當多類似案例的醫生曾透露,走私的方式五花八門,他們看過裝在眼藥水盒子、糖果包裝紙、洋芋片袋子等各種容器帶來的精子。

簡單來說,由於這些囚犯未能享有與伴侶進行親密接見(conjugal visits)的權利,這導致他們在長期的牢獄生活中,無法傳宗接代,這在相當看重子嗣的文化下,對個人及家族都是相當大的衝擊;有些囚犯在被宣判較長的徒刑之後,會告訴妻子願意同意離婚,讓妻子另覓歸宿,不過不少妻子不願意因此離開伴侶;但在無法行房的狀況下,這些囚犯與其配偶就可能錯過黃金生育期。

幸好,一些人開始想到運用現代生殖技術,來改變這樣的狀況。這種做法的起源,與以色列監獄的親密接見政策、生殖技術進步、及文化與宗教的調適,都脫不了關係。

以色列監獄的親密接見

各國對於親密接見的規定不同,有些國家完全禁止獄中囚犯申請親密接見,背後出發點通常是,服刑中的囚犯是正在接受「懲罰」,而無法與配偶或伴侶進行親密接觸自然包含在懲罰中;在容許親密接見的國家中(註2),幾乎都有一些相關規定,符合規定的囚犯才可以申請,在經過審核後獲得批准。

以色列的親密接見常被稱為「特別探視」(special visits),獲得核可的囚犯,可以與前來探視的配偶在特別的房間內行使親密接見,全國多所監獄中有特設的親密接見房,通常內有一張雙人床、電視、浴室(淋浴間)及廁所。親密接見通常是讓正在服較長刑期的囚犯進行申請,每次接見大約歷時12小時,且過程不會遭到監視或被打斷,不過獄方可能每半小時會敲門,讓囚犯與獄方透過簡短對話,確認內部情況沒問題;想要在獄中結婚的囚犯,也可以申請在這樣的房間度過結婚當晚。

在服刑期間未獲准離開監獄者只要被認為表現良好,通常可以申請進行親密接見;要申請親密接見,還必須符合下列條件:配偶為一男一女,兩人已結婚、或是已經公開在一起至少兩年的伴侶(註3);申請獲准的囚犯,平均每月可以有1次的親密接見;但如果申請時的某些條件改變,如囚犯與配偶離婚,那麼親密接見就會終止。當然,如果條件又再次改變,比如同一位囚犯再婚,那麼該名囚犯便可以再次提出申請。

然而在實際操作上,一些曾與獄中配偶進行親密接見者(多為女性),曾抱怨房間狀況有些噁心,打掃不確實等問題;也曾經傳出某些監獄的親密接見房供不應求的狀況,由於申請人數過多或突然暴增,導致申請被核可的囚犯與另一半進行親密接見的頻率減少,比如從每月1次減為兩個月1次。

在法律上,親密接見並不被視為像是基本的衣食、醫療、接見律師等的囚犯基本人權,而是一項福利,因此獄方並沒有義務要滿足所有囚犯在親密接見一事上的請求,獄方有權利審視申請者的狀況,以決定是否給予這樣的福利。當然,雖然獄方握有最後決定權,但仍不能專斷獨行,而是必須依循一定的標準,如上述列舉的條件,來決定是否給予申請者親密接見。

從親密接見衍伸出來的,是囚犯繁衍後代與進行生殖治療的權利;不過這些也被視為特殊的福利、而非基本權利,因此同樣也需要經過獄方的審查與評估,才能決定是否給予這樣的福利。

因暗殺前以色列總理拉賓(Yitzhak Rabin)而遭判終身監禁的伊戈爾・阿米爾(Yigal Amir),可以說是以色列爭取親密接見及從監獄走私精子,最為人知的鼻祖;他在入獄後,獲准與女友拉瑞莎・特里姆伯布雷爾(Larissa Trimbobler)結婚;兩人在婚後開始申請親密接見,在遭拒後,兩人便將阿米爾的精子走私出監獄外,特里姆伯布雷爾再透過試管嬰兒懷孕、產下一子。

既然親密接見是一項福利、而非囚犯的基本人權,囚犯必須符合某些條件,才可能獲得核可。除了上述已經提到的條件以外,像是有家暴、性犯罪、亂倫等方面嫌疑或前科的囚犯,若申請與受害者(通常為配偶)進行親密接見,必須經過特殊的委員會審核、評估及批准,才有可能獲得親密接見的機會;最後,本文所聚焦、被以色列官方稱為「國安囚犯」(security prisoners)者,通常會被排除在可以申請親密接見的囚犯之外。

你的國安囚犯(security prisoners),我的自由鬥士(freedom figh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