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臉書時代》:臉書批評者眾多,但蘋果執行長庫克特別讓祖克柏無法釋懷

《後臉書時代》:臉書批評者眾多,但蘋果執行長庫克特別讓祖克柏無法釋懷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庫克與祖克柏的關係比較冷淡。庫克不認同祖克柏對隱私權的看法,自己也不使用臉書。基本上,庫克似乎不把祖克柏當成可信任的夥伴,也沒有特別隱藏這個看法。

文:史蒂芬.李維(Steven Levy)

與蘋果立場分歧

臉書批評者眾多,但有一個人特別讓祖克柏無法釋懷:蘋果的執行長庫克。臉書的問題在大選後更加被討論,庫克開始表達對社群媒體的疑慮,臉書首當其衝。庫克一有機會就提到,蘋果的商業模式是直接的交換:你為產品付錢,然後使用產品。庫克指出,臉書的商業模式提供看似免費的服務,其實不然。你付出的代價,是你的個人資訊,以及必須不斷暴露於廣告中。庫克用微帶著阿拉巴馬的家鄉口音說:「如果你不是顧客,你就是產品。」他暗示蘋果的模式比較有道德。

蘋果在傳奇執行長兼共同創辦人賈伯斯過世多年後,依舊在矽谷享有菁英光環。祖克柏和賈伯斯相當處得來,祖克柏虛心受教,賈伯斯認可祖克柏的聰穎,也欣賞他的膽識。兩人經常一起散步,年長的執行長會分享許多一針見血的洞見。

庫克與祖克柏的關係比較冷淡。庫克不認同祖克柏對隱私權的看法,自己也不使用臉書。基本上,庫克似乎不把祖克柏當成可信任的夥伴,也沒有特別隱藏這個看法。更麻煩的是,媒體與政府的態度突然轉向,民眾也同樣感到不安,發現科技巨頭逐漸掌控了大家的日常生活。內部人士稱這種情緒為「科技抵制」(Techlash)。美西的科技龍頭被抨擊時,臉書是最大的嘲弄與關切目標,祖克柏也被視為是讓科技業光環黯淡的害群之馬。

如同世界強權即使對彼此有敵意,還是會召開高峰會,祖克柏與庫克通常也會特別挪出時間,在年度舉辦的亞倫公司夏季聚會上談話。2017年,祖克柏對於庫克在畢業典禮上的致詞感到不滿。蘋果執行長告訴畢業生們,不要用讚數來衡量自己的價值,祖克柏認為那是在故意針對他。

庫克的演講其實不是在針對祖克柏。當時庫克正在宣傳, 隱私權是蘋果與顧客關係的重要支柱。庫克的確同時嘲諷到Google與臉書,但Google才是蘋果的直接競爭者,祖克柏算是遭受池魚之殃。劍橋分析事件過後,人們問庫克,如果他是祖克柏會怎麼做。庫克回答:「我不會碰到那種事。」祖克柏在不久後的訪問表示,庫克的那句回答「極度圓滑」。

2018年年中,祖克柏到蘋果形狀如太空船、吸引眼球的總部「蘋果園區」(Apple Park)與執行長會面。祖克柏再次抱怨庫克的評論,庫克再次不理他。

祖克柏說,他無從改變庫克的想法,但很失望沒能說服蘋果的領導者,臉書的商業模式其實和蘋果一樣正當。「許多人都了解,許多資訊或媒體事業都是靠廣告支撐,確保內容能觸及最多人,提供最大價值。」祖克柏表示,「其中當然有某種形式的交易,你能免費使用服務,也會有成本,你支付的就是你的注意力。廣告客戶希望把廣告投放給使用各式服務的人。」

2019年1月30日,蘋果與臉書之間的緊張升高到真正的戰爭等級。一切始於蘋果開始調查「Onavo Protect」這個app,那是以色列間諜軟體公司Onavo的應用後來的化身,而臉書在2013年收購了Onavo。「Onavo Protect」按照Onavo公司原本的計畫,提供消費者免費服務,趁機抓取消費者資料再用於商業分析。「Onavo Protect」承諾提供用戶安全的網路連線,還靠臉書的招牌來增加信任度。用戶一旦安裝,就能保護自己的資訊不被任何人拿走,除了臉書。臉書蒐集Protect用戶的所有資料,了解人們用手機的一切行為。

這種做法違反了蘋果的服務條款。蘋果認為「Onavo Protect」是監視工具,卻把自己說成是安全的VPN,這會傷害到用戶。蘋果要求臉書自行撤回app,否則蘋果就會下架。臉書的確在2018年8月撤回app36,但不打算放棄那些資料。事實上,臉書已經有另一個工具可以利用類似的VPN技術監測用戶活動:「Facebook Research」。臉書付費請人使用這個app,也明說臉書會蒐集資料。那種做法其實還是違反了蘋果的條款,但這一次臉書想好要如何迴避規定。

由於「Facebook Research」會付錢給app使用者,儘管金額很小, 臉書就認定使用者的身分是「包商」(「Facebook Research」的使用者包含數千名青少年,法律保護未成年人的隱私,所以臉書仍有觸法嫌疑)。既然是包商,臉書就能把「Facebook Research」歸在蘋果的「企業」計畫。由於企業計畫的app不提供給一般民眾(通常是正式版推出前的原型,或只限員工使用的功能),那種app無需通過一般的蘋果審查。

蘋果抓到臉書重新包裝過的app,判定這是在濫用蘋果的企業計畫,決定全面禁止臉書使用企業計畫,而且他們沒有事先預警。從內部應用程式的角度來看,這就像是切斷一家公司的電力。現在,臉書不只不能用Onavo的app,所有開發中的測試版也停擺。此外,臉書員工平日使用的數個實用服務也完全不能用,例如數間臉書園區咖啡廳的菜單。此外,臉書員 工大量使用接駁車穿梭於幅員廣大的園區,搭車也需要內部app,那個app同樣也不能用了。

蘋果出手斷電的那個瞬間,臉書正在開季度財報會議。祖克柏、桑德伯格、財務長魏納走進會議室主持會議,他們有好消息,過去一年(2018年)是臉書史上表現最佳的一年。魏納宣布:「臉書2018年的全年營收成長37%,達560億美元, 自由現金流超過150億。」祖克柏大談臉書如何努力地達成他的信任挑戰。「我們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們如何經營這家公司,」祖克柏說,「我們改變了打造服務的方式,更專注於避免傷害,投資數十億美元改善安全,那方面的努力影響了我們的獲利率。我們採取實際行動,減少WhatsApp的互動率,防堵假資訊,減少臉書上的瘋傳影片,每日的減少量超過5000萬小時,以改善健康⋯⋯我覺得我們在2018年,不只是在重要議題上有實質的進展,也更清楚意識到,我們的信念是正確的道路。」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