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為錢兼差多平台、有人但求生活不留白:固定工時的「僱傭制」真是外送員想要的嗎?

有人為錢兼差多平台、有人但求生活不留白:固定工時的「僱傭制」真是外送員想要的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外送員邱小姐和孫先生的訪談可以看出,即便從業原因不同,但他們並不喜歡、也不會選擇回頭從事傳統朝九晚五、高從屬性的工作型態。政府在制定相關政策前,應該先了解並尊重第一線夥伴選擇從業的原因。

勞動部前年透過勞檢認定,foodpanda、UberEats等幾家外送平台業者和外送員是僱傭關係,代表平台要幫外送員保勞保、保障基本工資、設定工時、提繳勞退等。當時勞動部職安署依照業者回報的資料統計,2019年全臺約莫有4到5萬名外送員;然而直到去年10月,根據職安署勞檢時回收的資料統計,全臺外送員人數增長將近一倍,已經來到8萬7618人。

受疫情與消費者習慣改變影響,一年之間猛爆式成長的外送產業樣貌,早已和上次勞檢結果大有不同,究竟改變是什麼?在如此劇烈的變化下,主管機關應該如何調整?或許我們更應該把問題聚焦在關鍵上:自身權益深受平台與政府牽動的外送員,到底在意的是什麼?

上次協會訪談了在UberEats和Lalamove跑了兩、三年外送的兩位零工經濟工作者,為了不讓外送員的聲音在政策研擬中消失,此次我們也訪了兩種完全不同類型的工作者:跑跑腿的孫小姐有經濟考量,在數個平台兼職以獲取最大報酬;GOGOX的邱先生則是退休後跑外送作為事業第二春,藉由零工經濟維持自己和社會的連結。

希望讓第一線工作者的想法能持續被看見,或許閱讀這篇文章後,能從中得到啟發,在思考臺灣零工經濟產業的發展方向時,能更準確定錨在對產業有助益的位置。

跑外送能賺多賺少?他為報酬身兼三平台

今年40歲的孫小姐以前從事餐飲服務業,從2016下半年接觸外送產業,做過foodpanda、誠實蜜蜂,作為零工經濟者至今快五個年頭,現在他以全球快遞排班外送為主,空檔穿插主打精緻化、單價較高的跑跑腿,以及接單自由方便的UberEats,每天跑10到12小時、一週七天都跑、月休兩天,規定自己單日要跑到2,000到2,500元左右,對財務規劃非常有想法。

孫小姐被同行說是「閒不下來的人」,樂於嘗試新的平台,不斷思考自己的接案策略,對各平台發展以及其他外送員的經驗觀察甚深,「我個人覺得跑跑腿是很照顧司機的平台。」孫小姐解釋,平台會事先提醒如果物品超過乘載量,司機可以拒接外,消費者也必須付空跑費;如果要送像蛋糕之類的易毀物品,平台也會事先告知風險,不會把運送的毀損成本轉嫁給外送員。

收入作為他投入這行的主要考量,除非等手上的經濟壓力稍微小一些,否則還是持續三平台多軌並行外送。孫小姐也分享,他認識不少業務是趁空檔跨平台跑外送,特別的案例是中南部的司機知道雙北單量多、行情好,甚至特地北上試做,如果收入不錯便打算租個小雅房,定居在雙北做零工經濟。

「新聞媒體報的薪水都有點誇大,這份工作的薪水確實比一班上班族高,但願意跑的人也就是甘願用時間和單量去換報酬,大家寧可這樣也不要僱傭制領死薪水。」

邱小姐說,現在的零工經濟者都自由慣了,很重視工作的自由度,要回去固定工時、乖乖報休假的工作型態可能會不習慣,「雖然累但跑完外送領到錢還是開心的,如果限制只能做8小時,少賺的這一筆錢又要我們從哪裡生出來呢?」

23qflqx2pl7vizcs26860k2ty2giir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不求發財但求生活不留白,零工經濟成退休新選擇

57歲孫先生的故事和邱小姐不太一樣,他不是為了賺錢,也沒有太大的經濟負擔,而是做了30幾年計程車司機退休後,想開拓第二事業打發時間才加入。

孫先生跑外送的時間並不算長,搭上疫情蓬勃的入行潮,去年9月才加入GOGOX的他前面還有4,000多名前輩,在他之後也有非常多兼職跑外送的夥伴,目前退休的他,除了晚上協助巡邏等民防工作外,白天在家沒事便天天跑GOGOX,過年也沒有休息。

話雖如此,孫先生一天不會跑太長時間的外送,八小時內包括休息和用餐,實際接單時間大約五到六小時,週薪8,000上下的日子也過得滿意。搶即時單搶不過年輕人,孫先生就接預約客戶;GOGOX報酬用哩程數計算,他受訪當天就跑台北到楊梅的單;平台不強制干涉司機是否幫忙代買代排,他如果有時間和意願,也會幫忙處理這類的需求。

「我就不是以賺錢為目的,在網路上看到之後,覺得這個平台很符合我,比較悠閒啦!」

不過,他也瞭解不是每個零工經濟者都和自己相同,他認識很多很拼的年輕外送員,一天跑十幾個小時,或同時跑三、四個平台,考量的是收入,可能忽視的是人身安全。「這很難,但也沒必要設什麼限制讓這些人沒辦法賺錢。」

孫先生支持政府瞭解狀況後協助規範,但不支持政府過度介入管理;他支持平台提供團體傷害險等貼近實際需求的保險,但不認為所有新聞上的外送事故都要歸咎在平台身上。「我覺得政府要做的是柔性規範,而不是介入管理。」

孫先生簡單地談起保險和工時,都覺得主管機關訂出基本規範就好,其他應該讓平台和從業人員自己協調,每個行業都有不同的生存方式,可能是工會、可能是個人承攬都還需要持續對話,但不會是用和其他行業一樣的制度去管理,「我退休的狀況跟年輕人還在打拼一定不一樣,柔性規範或是鼓勵反而可以杜絕很多麻煩。」

外送新經濟夯 民眾訂餐享便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零工經濟產業根本:尊重第一線夥伴選擇從業的原因

職安署北區職業安全衛生中心主任朱金龍表示,2020年底勞檢時,發現越來越多平台對外送員在其他家平台接單的狀態採開放態度,例如不用限制制服或指定裝備等,也發現外送員對設置工時上限的接受度並不高,這些趨勢都指向零工經濟產業的現況,是大幅降低傳統勞動關係的從屬性。

不只是勞檢的結果,創市際台灣勞工陣線協會和UberEats等問卷調查外送員的結果,也顯示大環境工作型態的變化。以UberEats的結果為例,高達96.2%受訪者最希望彈性自主,可以自由決定是否接單及地點時間,僅不到4%的比例想固定工時排班、擬定工時上限等;93.5%受訪者選擇零工經濟的原因,是工作自由彈性,其次是為了兼差補充收入(66.5%)與兼顧家務求學等其他需求(36.0%)。


猜你喜歡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Photo Credit:A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 Startup Day 即將於 7 月 15 日重磅回歸,此次不只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更聯合 AWS 創投新創媒合會,提供參與者豐富的資源,所有與新創生態系相關的夥伴都不容錯過。

隨著Web3.0去中心化的趨勢開展與現在進行式的產業數位轉型浪潮,雲端技術早已成為許多早期新創發展產品或服務的關鍵金鑰,甚至為其奠定高速發展的穩健根基。而台灣雲端服務供應龍頭 AWS(亞馬遜網路服務公司)更自Web2.0時代開始就從未缺席,始終在技術新知、應用實務等方方面面致力支持新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免費論壇活動──AWS Startup Day也將於今年7月15日重磅回歸,在線上和參與者相會!

今年度AWS Startup Day持續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精心規劃八場新創專題演說,非常適合長期關注新創生態系統的相關人士,或是正要起步、成長的新創夥伴報名參加。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

五大特色議程安排,給你滿滿新創觀點與技術乾貨

AWS_Startup_Day活動特色02
Photo Credit:AWS

「新創如何運用雲端科技打出一手好牌,投注資源延續未來業務?」這是今年AWS Startup Day欲探討的核心議題之一。為解答雲端科技之於新創企業的珍貴價值,AWS以「國際市場」、「創投趨勢」、「多元創業」、「雲端技術」、「焦點產業」等五大特色精心規劃講座內容,完整收錄新創趨勢脈動、雲端技術實務、佈局策略觀點與創投媒合等新創事業歷程的重要節點。為此,AWS不只力邀Web3.0、電商、串流、B2B解決方案等不同領域的新創合作夥伴,分享選擇AWS開展新創事業的策略考量,更毫不藏私地解析雲端技術如何快速又穩定的開拓事業。

議程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新創還是育成,想要洞見機會就不能錯過AWS Startup Day

活動對象
Photo Credit:AWS

任何產業或技術的發展,不單要前人的引領,也需要後繼者無窮盡的創新思維與打破框架的勇氣,缺乏其中一個環節,生態系都無法平衡永續。所以無論是天使創投、孵化器,還是剛起步或處於早期新創的企業,只要你身為新創生態系統中的一份子,渴望尋求創意突破或開展新興業務,AWS Startup Day都是你絕對不能錯過的最佳活動。

填單取得2022 AWS Startup Day 免費入場券!

尋找下一個新創獨角獸──同場加映AWS年度創投新創媒合會

本次AWS Startup Day除新創及創投相關講座外,AWS更直接邀請多家國際及台灣知名創投公司,與AWS Startup Day同場舉辦今年度唯一的線上「新創創投媒合會」,欲透過串聯本地深具潛力的新創與創投,幫助台灣新創企業獲得更豐富的資源,孕育下一個獨角獸。

根據AWS釋出的消息,媒合會將以早期天使輪或Pre-A輪融資為主,重點關注AI/ML工具和平台、智能零售、MarTech、Web3.0、媒體和娛樂等產業,並以快速輪流的形式替新創獲得最大的曝光。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共構台灣新創生態系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