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的世界》:對笛卡兒式孤立心靈和主客二分的觀點,最重要的挑戰來自海德格

《體驗的世界》:對笛卡兒式孤立心靈和主客二分的觀點,最重要的挑戰來自海德格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佛洛伊德時代的重要精神分析著作,對精神分析以及當代哲學有興趣者,本書將是必讀作品。探討互為主體性理論在臨床精神分析中的應用,也是該領域第一本在台面世的著作。

文:羅伯・史托羅洛(Robert D. Stolorow)、喬治・艾特伍(George E. Atwood)、唐娜・奧蘭治(Donna M. Orange)

一些學者已經透過分析笛卡兒思想所處的社會和歷史脈絡來尋求這些問題的答案(Bernstein, 1983; Toulmin, 1990; Gaukroger, 1995; Slavin, 2002),指出他一生所處的政治、知識和宗教方面都極度不穩定。

的確,笛卡兒對於確定性的追求必須被放在十七世紀歐洲的歷史情境中去理解,包括當時對傳統信仰結構的挑戰、對人類在宇宙中所處之位置的革命性理解(哥白尼及伽利略),以及持續數十年來的政治危機和威脅著每一個人生活穩定的戰爭。

然而,在這裡,我們將在笛卡兒個人的生活和歷史中,去尋找笛卡兒式追尋的形成脈絡,因為他的追尋一定還能在其獨特的個人體驗中找到線索。

理解一個誕生在四百年前的人所過的生活是很困難的,尤其當這個人對他人心存疑慮,對所有個人事務都極其守口如瓶時(Gaukroger, 1995)。笛卡兒於1596年出生在一個五口之家,家庭成員有他的父親、母親,還有兩個年長的兄姐。父親是一名在法國議會工作的官員,笛卡兒的母親在他十三個月大的時候就去世了,他父親把他和哥哥姐姐一起送到外祖母家生活。

十歲的時候他被送到耶穌會創辦的學院,在那裡寄宿了七年。十四歲時,他的外祖母也去世了。傳記作者史蒂芬.高克羅格(Stephen Gaukroger)描述笛卡兒長期展現憂鬱和偏執的傾向,並且把他的這種氣質與喪失母親、家庭,以及後來失去外祖母聯繫起來。他持續一生對不容置疑的確定性、對絕對可靠和安全的需求,是否源自於早期生活經歷的這些變動?

笛卡兒的哲學最終找到了確定性和安全性,但那並非來自與其他人的關係中,而是來自他對自己心靈的孤立探索,將心靈想像為一個理性、自我容納、自給自足的實體。

笛卡兒曾是波西米亞公主伊麗莎白的私人顧問和告解對象,有時候幾乎相當於心理治療師的角色。在一封給伊麗莎白公主的重要信件中,笛卡兒討論了當時她得的一種他稱之為「傷寒」的疾病。在他看來,這是由「悲傷」引起的。

他推薦一種心理訓練的方法,把想像力從那些造成憂慮的原因中引開,轉移到「關注那些能提供滿足和快樂的物體」上,這樣就能「把她的心靈從所有悲傷的想法中解脫出來」(Cottingham et al., 1991, p. 250)。接著,他繼續提到關於他自己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恕我冒昧地補充我的發現,根據我自己的經歷,我所建議的治療方法成功幫我治癒了幾乎和你一樣、甚至可能更嚴重的疾病⋯⋯我的母親在我出生幾天後〔!〕就死於憂鬱所致的肺病。我從她那裡遺傳了乾咳和蒼白的臉色,一直伴隨我直到二十多歲;當時見到我的所有醫生都宣稱我會早逝。但是我一直傾向於從最有利的角度看待事物,並傾向於將我的主要快樂都獨自依賴於我自身,我想這個傾向使得原本幾乎是我天性的一部分的病痛逐漸消失了。(Cottingham et al., 1991, pp. 250-251,重點標示為本書作者強調。)

反思這段書信的內容,我們發現笛卡兒認為他的身體狀況根植在悲傷中,這些狀況正如他所說的,「幾乎是我天性的一部分」,而悲傷是其主因。他試圖讓最大的快樂僅僅依賴於自己,以此來克服這個「病痛」。

抑鬱和悲傷的傾向源於早期的失去,這突顯了一個男人的脆弱,他無法透過與自己之外的人類世界建立聯繫而找到安全感和幸福;相反地,他被迫在自己的內在精神領域中尋找滿足和平靜。

笛卡兒的信件中還有許多有關自我依靠(self-reliance)主題的跡象,尤其是他相信一個人在面對逆境時的幸福感,永遠只能透過自己的理性頭腦才能得到保障。在一封寫給康斯坦丁.惠更斯(Constantijn Huygens,物理學家克里斯蒂安.惠更斯〔Christian Huygens〕的父親)的信中,笛卡兒回應了他的這位朋友因摯愛的伴侶即將逝去而深感悲痛和哀傷。

笛卡兒告訴惠更斯說,他沒有必要繼續處於痛苦的狀態,因為理智能戰勝悲痛;既然惠更斯是個男人,他的「生活是完全遵循理性來掌控」,也知道「所有補救的希望都已一去不返」,那麼重獲平靜的心靈應該沒有任何困難……(Cottingham et al., 1991, p. 54)。

在另一封寫給伊麗莎白公主的信中,笛卡兒讚揚讓自己與激情(也就是強烈的情感)和身體快感分離的好處,因為這兩者不可避免地使我們捲入世界上轉瞬即逝的事物中。

根據他的討論,真正的快樂並不是在「基於感官的短暫享樂」中,而是在內部意識中「一種精神的滿意和滿足」,在其中,個體可以防止「世界中的善所呈現的虛假面相」,而投入於更加持久的「靈魂的愉悅」(Cottingham et al., 1991, p. 267)。由此,避免與外部世界的短暫客體建立依戀,並借助位於個體大腦中內在隱密之處的沉思理性,就能克服意外喪失而導致的脆弱。

透過自己隱密的思考尋求慰藉和安撫,笛卡兒試圖使自己從「因非異化地意識到人類體驗持續鑲嵌於固有的互為主體性(也就是關係性)脈絡而產生的敏感脆弱」中轉移注意力(Stolorow and Atwood, 1992, p. 22)。

因此,在笛卡兒個人生活脈絡中,在孤立心靈學說形成之初,已經有生動跡象展現他否定了對於他人的依賴以及情感的脆弱性;這一點在這個學說中完全滲透且表達得非常堅決。

我們將對比以下兩者:引領笛卡兒哲學觀點中的孤獨沉思,以及產生互為主體性方法的對話。自1970年代以來,互為主體性理論的發展過程必然反映和表達了促成這個觀點的核心概念。


猜你喜歡


台灣人偏好的威士忌風味?甜美風味是大宗,帶果香、蜜香風味威士忌男女皆愛

台灣人偏好的威士忌風味?甜美風味是大宗,帶果香、蜜香風味威士忌男女皆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2.3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每年近800億元規模的台灣酒類市場中,威士忌最是一大重點。然而,近年來品醇族群結構的變化,加上酒友們對風味的求新求變,不少品牌開始尋覓下一個令人沈醉的風味。未來台灣威士忌市場主流,將吹向哪種風味的酒品呢?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根據蘇格蘭威士忌協會公佈的2021年國際出口市場表現報告,台灣這個僅2300萬總人口的市場,一年竟進口了將近新台幣85億元的蘇格蘭威士忌,在全球排名第三。若再加上日本、美國等其他產地的酒品,統計資料也顯示全年威士忌市場消費總金額約550億新台幣,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2.3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

三分之一女性愛好者 有力影響威士忌市場風潮

根據TNL Research關鍵議題研究中心於7月11~12日,針對年齡分布於30歲以上ShareParty會員所進行的「威士忌品飲習慣調查」,分析376份有效回收問卷之後發現,40.9%受訪者有品飲威士忌的習慣,且男女比例已達逼近2:1之譜,顯見女性在威士忌同好族群中已成長至三分之一的比例,其風味喜好必將更具市場聲量。

風味偏好調查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然而,再進一步詢問關於威士忌風味的偏好,倒是能從中一窺在男女族群上的異同處。台灣民眾近年來普遍偏好風味較為甜美、順口易入喉的威士忌,而兼具有果香者獲得最多受訪者的喜愛(57.4%),其次則是帶有蜂蜜風味之酒品(36.3%)。至於較具獨特個性的煙燻風味,訪問後倒是出現了35.9%男性喜愛,但僅有14.5%女性能夠接受的明顯差異。

提到風味甜美的威士忌,深諳威士忌的酒友們,腦海中必然會浮現百富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名稱。百富的傳奇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David C. Stewart),運用將近60年的經驗和深厚的製酒工藝,讓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在每一款百富威士忌中都有一致但又獨特的展現。而大衛史都華更令人讚賞不已的,是他於1980年代所發明的「過桶」(Cask Finish)工藝:先將威士忌置於傳統橡木桶中熟成若干年後,再移至另一種橡木桶進行第二次的熟成,而二次熟成的時間並非定數,全靠大衛史都華帶領團隊的耐心定期監控,直到風味達到標準之後方才進行裝瓶。40年來運用「過桶」工藝,百富將酒廠經典的蜂蜜、香草基調,變幻出多樣的迷人風貌,因而廣受全球消費者歡迎。

私聊聚會 最是品飲威士忌的好時機

配圖警語_3
Photo Credit: 百富

關於最適合享飲威士忌的生活情境,則有近七成(68.8%)受訪者鍾意於私人會所或家庭聚餐時,與三五好友共享黃金酒液,其次還有「商務應酬場合」(35.9%)及「餐廳等公開場合聚會」(35.6%)成為品飲威士忌的常見場景;也有超過三成(32.8%)受訪者鍾愛與另一伴在家中親密啜飲。

若要在私聚餐會上品飲明顯具有果香風味的威士忌,百富12年雙桶DoubleWood是威士忌愛好者的首選之一。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精選首次裝桶之Oloroso雪莉桶,陳放9個月過桶的百富12年雙桶單一麥芽威士忌,從1993年販售迄今已近30年,為百富的最經典酒款。此外,百富酒廠歷史上推出的第二種過桶酒款:百富21年波特酒桶PortWood威士忌,經長時間窖藏熟成,醞釀極具深度的風味,是百富獲得首獎最多,也是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個人最愛的酒款之一。

首創過桶工藝 讓百富威士忌在甜美蜂蜜風味上 更增添多變的層次

配圖警語_2
Photo Credit: 百富

最後,綜合分析威士忌市場的主流風味,果香、蜂蜜、煙燻和花香是台灣民眾鍾愛的四大風味。然而,想要品飲這四種風味,藉由百富首創的過桶工藝,體驗品牌經典的香甜蜂蜜風味之餘,如果想要體驗熱帶水果的果香,就可選擇百富14年加勒比海蘭姆桶單一麥芽威士忌。過桶加勒比海蘭姆酒桶(Rum)的金黃酒液,先帶來熱帶水果、熱帶香料及太妃糖的香氣,再引出香草、橡木桶甜味,口感濃厚圓潤,餘韻柔和且綿長。若是喜歡煙燻泥煤風味,百富故事系列14年泥煤週威士忌是個很好的選擇,溫和的煙燻泥煤融合著細緻奶油蜂蜜氣息與淡雅花香調,品飲時還能感受到些微的柑橘和橡木氣息,猶如天鵝絲絨般的滑順飽滿口感,加上引出水果香氣的尾韻層次變化,怎會不讓人念念難忘。

配圖警語_4_V2
Photo Credit:百富

近來領先全球、在台首發上市的百富16年法國皮諾甜酒桶單一麥芽威士忌,是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的最新傑作,先在美國橡木桶陳年16年,再經由法國皮諾甜酒桶二次熟成,讓百富的蜂蜜甜香層疊出更多層次感,不僅讓品飲者能嗅聞到美妙平衡的蓮花與天竺葵花香,更有蜂蜜基調和細緻蜜餞、嫩薑辛香,加上清爽順口的尾韻,豐富感受、很是令人著迷。

一心一藝,百富持續以「過桶工藝」在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之上,尋找新的可能。相信只要曾感受過桶工藝的魔幻般奧妙,肯定會為台灣日益增長的威士忌愛好者族群,開拓出更為寬廣多元的嗅味覺體驗疆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