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動物的距離》:我們用手問候別人,巴諾布猿則是透過「生殖器握手」來問候他猿

《我們與動物的距離》:我們用手問候別人,巴諾布猿則是透過「生殖器握手」來問候他猿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跟著德瓦爾的研究,讓我們發掘動物種種「利他」的紀錄,由下而上,理解道德的演化如何形塑人類的行為,進一步探索我們能否以宗教以外的形式,繼續美善這個社會。

文: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

肉慾樂園

在我還是學生的時候,曾經走訪一座現已歇業的荷蘭動物園,裡面圈養了「侏儒黑猩猩」——這是巴諾布猿以前的名稱,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這個物種。牠們在行為、舉止以及外貌上與黑猩猩的對比,深深引起了我的注意。黑猩猩是肌肉發達的健美先生,巴諾布猿看起來則是頗具智慧。牠們有著纖細的脖子和如同鋼琴家的雙手,看起來比較適合待在圖書館,而不是健身房。那時候,我們對巴諾布猿幾乎一無所知,於是我當下決定這點必須有所改變。我過去因為受到誤導而以為巴諾布猿只是體型比較小的黑猩猩,這種看法實在是大錯特錯。

那一天,我目睹了一個紙箱引起的一場小爭執,只見一頭公猿和一頭母猿跑來跑去互相捶打,但牠們的爭吵卻在轉眼間結束,當場做愛起來!這種情形看起來很奇怪:我早已習慣黑猩猩的行為模式,牠們並不會這麼輕易地從憤怒轉換成性行為。我以為那只是個巧合,或是我沒注意到某個造成心意改變的事物。不過,後來才發現我所目睹的情景,對這些崇尚性愛的靈長類動物而言,其實再正常不過,但這是我多年後才獲得的發現——在我開始研究牠們之後。

儘管成為靈長類動物性學專家從來不是我的目標,卻是一項無可避免的後果。我看過牠們以我們想像得到的各種體位辦事,甚至還有一些我們難以想像的姿勢(例如頭下腳上,用腳吊掛著對方身體)。巴諾布猿的性行為之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種行為極度隨性,並且充分整合在社會生活中。這不是我們大多數人看待愛情生活的方式,因為我們充滿了各種障礙、執迷與壓抑,有些人甚至一開燈就辦不了事!這就是為什麼只要一說我研究的對象是巴諾布猿,所有人都會對我眨眨眼,彷彿這樣的研究必定令人興奮不已,充滿禁忌的樂趣。

不過,愈是觀察巴諾布猿,就愈不禁認為性行為彷彿就和檢查電子郵件、擤鼻涕或打招呼一樣,只是平凡無奇的例行性活動。我們用手問候別人,例如握手或者拍拍彼此的肩,巴諾布猿則是透過「生殖器握手」來問候他猿。牠們的性行為非常短暫,持續時間只以秒計,而不是分鐘。我們把性交與生殖還有慾望聯想在一起,但性交在巴諾布猿中卻可以滿足各式各樣的需求,性滿足並非一定是性行為的目標,生殖也只是性行為中的一種功能而已。這點即可解釋為什麼從事性行為的巴諾布猿,性伴侶可以有各式各樣不同的組合。

在討論這種多功能的特性之時,很難不注意到有些人厭惡這種情形,有些人則是非常喜愛。厭惡的情緒來自若干既定觀點,諸如雄性階級、領域性和暴力在人類演化中扮演的角色,這點無疑就是人類學家一再忽略巴諾布猿的原因,他們不認為我們的過去有靈長類動物嬉皮存在的空間。不過,對巴諾布猿的愛好也不必然比較理性。這種愛好經常反映了一廂情願的想法,一種對我們祖先懷有的理想化思維。

我發表有關巴諾布猿的演說之後,有時會遇到認為自己和巴諾布猿有許多相似處的多重伴侶關係主義者,或是對我說他夢想自己能更像巴諾布猿的人。另外,有些人則是臆測我們必定是巴諾布猿的直屬後代,同時暗示我們應該要轉變為母系社會,並且丟棄我們在性方面的各種思想限制與行為枷鎖。

把我們的祖先與自由性愛聯想在一起,具有聖經方面的弦外之音。不是說聖經鼓勵濫交,但聖經指稱我們在墮落之前不知好歹。有時其他靈長類動物就被視為在純淨的環境裡過著天真無邪的生活,一如我們想像中的伊甸園,在性方面毫無節制。法國人類學家克勞德.李維-史陀(Claude Lévi-Strauss)甚至針對這一點提出了一項正式理論,指稱人類文明始於亂倫禁忌。在那之前,我們的性交對象可以是任何人,不管對方是不是我們的血親。亂倫禁忌把我們推入了一個新領域:從自然領域進入文化領域。李維-史陀實在是錯得離譜!

生物學家所謂對於近親繁殖的抵制,在各種動物當中都發展得相當成熟,從果蠅、囓齒類到靈長類動物都是如此。在巴諾布猿當中,由於母猿都會在青春期左右離開原本的群體而加入鄰近的其他群體,因此也就得以避免父女之間的性行為。另一方面,兒子雖然一直待在母親身邊,而且經常與母親一同遷徙,卻全然沒有母子之間的性行為。這是巴諾布猿社會裡唯一沒有性行為的伴侶組合,而且這一切都是在沒有禁忌的環境中存在的現象。

人間樂園 波希 El_jardín_de_las_Delicias,_de_El_Bosco
Photo Credit: Hieronymus Bosch Public Domain
人間樂園:波希,嵌板油畫,約西元1503~1504年,西班牙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藏。左邊是天堂(伊甸園),中間是人間(用力刻畫人們的縱情淫樂、道德沉淪),右邊則是地獄。

在左幅描繪的樂園裡,上帝以左手輕輕握著夏娃的手腕,同時以右手為她與亞當的結合賜福。亞當凝望著夏娃的眼神,有人稱之為性興奮的表現。不過,我必須以靈長類動物學家的身分指出,這種說法如果成立,那麼亞當應該要勃起才對。然而,亞當的那話兒卻像是睡著的老鼠一樣倒臥不動(Google地球可讓任何人侵犯亞當的隱私)。他的臉部表情看起來其實頗為訝異,彷彿沒有人對他說過他會見到一個女人。

這對最早的人類男女在一個極不尋常的場景會面,滿是無中生有的想像生物以及當時剛發現的動物(長頸鹿、豪豬)。在遠方,我們可以看見一條蛇盤繞在某種堅果樹上,但那條蛇其實是從樹上掉了下來,畫作中亞當與夏娃也沒有吃任何水果。實際上,《人間樂園》裡的伊甸園完全沒有人類墮落或者遭到驅逐的場景。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