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動物的距離》:以聖經故事比喻,科學與宗教的戰爭就像是大衛面對歌利亞一樣

《我們與動物的距離》:以聖經故事比喻,科學與宗教的戰爭就像是大衛面對歌利亞一樣
Photo Credit: Charles Errard the Younger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強調「自私的基因」的生物學家截然不同,也與那些以科學為尊的「無神論者」相左,德瓦爾指出,正因為我們有「利他的基因」,宗教才得以建立,而非「精神的鴉片」;民胞物與的情懷,其實深植在我們的細胞裡。

文: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

佛洛伊德的恐懼

要把宗教描述得讓所有人都滿意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我曾經到美國宗教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Religion)參加一場論壇,當時有人提議我們先從定義宗教開始。不論這項提議有多麼合理,卻立刻遭到另一名與會者否決。那名與會者提醒所有人,他們曾經有一次試圖這麼做,結果導致半數的聽眾怒氣沖沖地走出門外。而且這種現象竟然還是發生在以宗教為名的學院裡!

因此,且讓我們單純把宗教定義為「共同崇敬超自然、神聖或靈性力量,以及和那些力量有關的符號、儀式與敬拜活動」。這項定義並未區別靈修與宗教,但藉由強調「共同」崇敬而排除了個人的信仰,只關注群體現象。在此一定義下,宗教是人類的一種普世現象。

唯一有人提過的例外是皮拉罕人(Pirahã)。不過,聲稱這個巴西森林民族缺乏宗教的說法(他們被稱為「無神部族」),在對於原始資料的考據與檢驗後,已經不被採用。與皮拉罕人一起生活過的美國前傳教士丹尼爾.艾弗列特(Daniel Everett),說明了這些人如何對神靈說話以及為神靈跳舞。他們戴上由種子、牙齒、羽毛與啤酒罐拉環串成的項鍊,「其裝飾性只是次要功能,主要目的在於阻擋他們幾乎每天都會看到的邪靈。」

他們不只會看到神靈,還會受到神靈附身,以又高又尖的嗓音說話。不過,皮拉罕人非常害怕邪靈,而且拒絕提起邪靈的名字。即便在剛受邪靈附身之後,他們還是會否認邪靈的出現(「我不知道,我沒看到」)。他們的恐懼導致西方人幾乎不可能得知皮拉罕人究竟信仰什麼,但他們無疑信仰著某種東西,只是和我們習慣的不一樣而已。

宗教如果這麼普及,那麼下一個問題就是宗教為什麼會演化出來,生物學家總是思考著生存價值。宗教能夠帶來什麼樣的優勢?這個問題已經經歷無數次探究,方法是比較早期基督徒與他們周遭的羅馬人。當時羅馬帝國遭到兩場瘟疫襲擊,兩次都導致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亡,結果基督徒的狀況比羅馬人好得多。基督徒為病得無力照顧自己的人供應食物和飲水,奉基督之名關照他們的需求;但羅馬人則是逃離他們心愛的人,為了避免受到感染而在親友還沒死亡之前就拋下他們。即使基督徒冒了受到傳染的風險,一項對墳墓碑文進行的研究卻發現他們的平均壽命還比較長。

可是,這樣的比較論述恰當嗎?第一個瑕疵是羅馬人本身也有深厚的宗教信仰,總是熱切安撫以及討好他們的神明,例如戰神瑪爾斯與愛神維納斯。因此,我們其實不是在比較擁有宗教信仰與沒有宗教信仰的族群。第二個瑕疵則是早期基督徒並非一般百姓:他們是遭到迫害的少數族群,因此是個緊密團結的社群,對抗共同的敵人。這點必定為他們賦予了共同的目標,而可能產生有益健康的效果。

不幸的是,試圖確切指出宗教的成功之處何在,就像是詢問語言有什麼好處一樣。我相信語言有其效益,但由於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有語言,我們純粹就是欠缺可供比較的材料。我們在宗教上也面臨了同樣的狀況,唯一確知的是禁止或者壓抑宗教的做法總是不免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這種情形可見於蘇聯的史達林、共產中國的毛澤東,以及柬埔寨紅色高棉政權的波布(Pol Pot)。這些統治者都刑求、殺害以及餓死了自己國家數以百萬計的人民。紅色高棉禁止所有的宗教,並且對遭到壓迫的大眾提出這句令人背脊發涼的口號:「保有你們無益,毀了你們也無傷。」這些意識形態並未造就出特別健康的社會,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更是大難一場。另一方面,這些意識形態的反宗教態度卻也只是大環境的一部分。

這三個國家都推翻了既有的秩序,所以可能不得不削減既有宗教的力量。因此,我不必然把它們的暴行怪罪於無神論本身。同樣地,標舉上帝之名而殺人,例如十字軍或西班牙征服者的做法,也經常只是政治或殖民野心的藉口而已。哥倫布對黃金的渴求不亞於他對上帝的愛。因此,單純把宗教指為肇因,也是一種有問題的說法。歸結到底,人類就是有辦法犯下難以置信的殘忍行為,不論是憑上帝之名還是藉否認祂的存在而為之。

也許這個問題可以在比較小的尺度上回答,例如一項針對十九世紀期間美國不同社群的壽命所進行的研究。以世俗意識形態——例如集體主義——為基礎的社群,解體的速度遠比基於宗教原則的社群更快。在社群持續存在的每一年當中,宗教社群存續下去的可能性是世俗社群的四倍。擁有共同的宗教信仰能大幅提高信任度,我們知道協調性活動具有龐大的情感連結效果,例如一同祈禱以及從事相同的儀式。

這種現象與團隊活動能夠改善關係的靈長類原則有關,包括猴子比較喜歡會模仿牠們的人類實驗者,乃至大學划船隊員進行團體訓練時會比個人訓練獲得更強的生理抗禦力(例如疼痛閾值較高)。集體行動可能會刺激腦內啡分泌,其他情感連結機制也被認為具有同樣的效果,例如共同歡笑。這些同步活動的正面效果有助於解釋宗教的凝聚力以及促進社會穩定的效果。

涂爾幹把歸屬於某個宗教而帶來的效益稱為該宗教的「世俗效用」。他認為像宗教這麼普遍而且無所不在的東西必定具有某種目的——不是指更高的目的,而是社會目的。分析了早期基督徒史料的生物學家大衛.史龍.威爾森(David Sloan Wilson)同意這種看法,他認為宗教是一種適應作用,可讓人類群體和諧運作:「宗教的存在主要是讓人能夠共同達成他們無法單獨達到的成就。」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