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也有地方獨立運動? 「一國兩制」的消失讓砂拉越分離主義抬頭

馬來西亞也有地方獨立運動? 「一國兩制」的消失讓砂拉越分離主義抬頭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MA63作為法定文件,其擁有比馬來西亞聯邦憲法更高的地位。內文所賦予的自主權,至今普遍上被視為砂拉越與沙巴在馬來西亞理應與馬來半島享有「三邦平等」地位的象徵。不過後來中央政府卻將砂拉越與沙巴將為州的地位。

疫情之下,位於婆羅洲北部的馬來西亞砂拉越於2021年12月18日舉行了第十二屆州選舉,由執政聯盟「砂拉越政黨聯盟」(Gabungan Parti Sarawak,簡稱GPS,前國陣陣營)、砂拉越全民團結黨(Parti Sarawak Bersatu)、希望聯盟(Pakatan Harapan)、肯雅蘭全民黨(Parti Bumi Kenyalang)及砂拉越民志黨(Aspirasi)等相互角逐82個議席。

無獨有偶,12月14日,即砂拉越州選舉前四天,掌管國會與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拿督斯里旺朱乃迪提呈法案,修改聯邦憲法第1(2)條文,將「聯邦州屬」恢復為1976年以前的「馬來亞州屬」及「婆羅洲州屬」,恢復沙巴和砂拉越名義上與西馬半島平等的地位。此提案也獲得全數國會議員所通過。

砂拉越選舉與馬來西亞其它地區的選舉不同,這次在砂拉越各大城鎮可以看見「爭取自主權」、「恢復MA63權益」、「脫離馬來西亞」、「我們要求獨立公投」等追求自主權甚至獨立的政治標語,這也是首次有立場鮮明的「獨派」政黨投入選舉。選舉結果出爐,除了GPS陣營大勝之外,爭取獨立公投為訴求的肯雅蘭全民黨在一些選區獲得第二高票,甚至擊敗傳統反對黨如民主行動黨(Democratic Action Party,DAP)的候選人。這彷彿釋出一個訊息:部分砂拉越人民確實存在不滿聯邦政府的聲音,也開始接受並思考砂拉越脫離馬來西亞的可能性。

在過去,加拿大魁北克、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蘇格蘭等都有出現分離主義的聲音,旨在脫離母國長期以來不平等對待下所產生的相對剝奪感。然而,為何砂拉越也會出現脫離馬來西亞的聲音?而所謂的「恢復自主權」又是怎麼一回事?

「犀鳥之鄉」:已不復存在的砂拉越王國

早在16世紀,砂拉越原是汶萊王國的屬地。1841年英國探險家詹姆士·布洛克(James Brooke)因平定汶萊內亂,因而從汶萊蘇丹手中獲得砂拉越部分地區的管轄權,成為砂拉越第一位「白人拉惹」(White Rajah)。爾後,布洛克積極擴張砂拉越領土,逐步形成如今的版圖,並設有五個省份。1864年,美國、英國都相繼承認砂拉越為主權獨立的國家,布洛克也在砂拉越發行法定貨幣。

布洛克家族雖然是英國人,但他們卻是以家族名義管理並統治砂拉越,與英國政府無直接關係。直到二戰日軍侵略,第三任「白人拉惹」查爾斯·布洛克無力抵抗日軍的攻擊,砂拉越進入日據時代。二戰結束以後,查爾斯無力重建砂拉越,便把砂拉越的管轄權度讓給英女王,砂拉越正式成為英國直轄殖民地。此時砂拉越的狀態,還是以一個國家格局的政體進行管理,甚至與其他國家持有外交關係。

Sarawak_anti-cession_demonstration
Photo Credit: Borneo Asian Reports
1946年,布魯克家族決定將砂拉越交給英王直接管轄,一些砂拉越民眾走上街頭進行抗議

1962年,馬來亞半島首相東姑·阿都拉曼提出成立「馬來西亞」計畫的想法,把其他東南亞的英殖民屬地納入版圖,而這樣的計畫構想也率先獲得了當時新加坡總理李光耀(當時仍屬英國託管地)響應,目的是在於打擊共產主義對東南亞的威脅。但東姑擔心,以大部分華裔人口結構的新加坡與馬來亞合併以後,將會威脅馬來人的政治地位,因此堅決希望合併新加坡以外的北婆羅洲(現稱沙巴)、砂拉越及汶萊。

在英國方首肯之後,正式探討實行並成立「馬來西亞」的可行性。除了臨時拒絕合併的汶萊以外,為了收集砂拉越及北婆羅洲人民對成立馬來西亞的民意,1962年由英國銀行大亨Lord Cobbold為首,成立葛波委員會(Cobbold Commission)到砂拉越去搜集民意。

根據報告結果,總民意為各三分之一:三分之一人接受無條件同意成立馬來西亞、三分之一人表示成立馬來西亞一事仍續觀望;三分之一人表示反對成立馬來西亞。然而,該委員會所採取的抽樣方法日後引發爭議,因委員會僅在古晉(砂拉越首都)用焦點訪談形式詢問社會上的政商名流,帶來結果上嚴重偏差及代表性不足的問題。當時砂拉越人聯黨(SUPP)主張反對馬來西亞計畫,並到各大城鎮宣講甚至發動遊行抗議,即使如此,委員會報告最終提呈的詮釋方式,為「超過一半的人不反對成立馬來西亞」,在反對聲浪中,奠定了北婆羅洲以及砂拉越確定合併馬來西亞的「正當性」。

雖然如此,沙巴、砂拉越的領袖仍樂見其成,因為他們認為這是「平等共組」馬來西亞,也是「各邦平等」的馬來西亞。

MA63的承諾與聯邦的干預

1963年9月16日,由馬來亞、新加坡、砂拉越及沙巴(合併後之「北婆羅洲」名稱)組成的馬來西亞正式成立。英國與馬來西亞參組各方先後簽署《跨政府委員會報告》(IGC Report)、《18點協議》、《20點協議》(18-point, 20-point agreement) 以及《馬來西亞協定》(Malaysia Agreement,又稱「MA63」),其內文保障沙巴、砂拉越及新加坡在馬來西亞得以保有諸多自主權益,包括官方語言、宗教、海關、教育、石油稅收等自主權。

Sarawak_during_the_formation_of_Malaysia
Photo Credit: The Borneo Post
第一任砂州首長史蒂芬·甘隆寧甘(Stephen Kalong Ningkan)於1963年9月16日宣布馬來西亞成立。

MA63作為法定文件,其擁有比馬來西亞聯邦憲法更高的地位。內文所賦予的自主權,至今普遍上被視為砂拉越與沙巴在馬來西亞理應與馬來半島享有「三邦平等」地位的象徵。因此在沙巴及砂拉越政壇,「恢復MA63權益」也是近年來主打的政治訴求,以喚起中央政府正視這兩地長期以來所面對的不公。根據MA63,意味著沙巴及砂拉越可以部分實行及維持過去所擁有的政策,以維持當地的文化及自決 (self-determination) 地位。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