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之研究》:深究物質背後的臨在感並阻絕「空氣的控制」,這才是科學態度

《「空氣」之研究》:深究物質背後的臨在感並阻絕「空氣的控制」,這才是科學態度
Photo Credit: Alexander Schimmeck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空氣」確實是呈現某種狀態的精準表達,人們被無色透明而難以在意識上確認其存在的「某種事物」控制著,這個擁有絕對威權的妖怪,更因無法透過邏輯說明,所以才以「空氣」來稱呼。

「唔,可是呀,我很多話,所以可能會毫不在意地寫出幫陌生人保管的東西或內容喲。」

「可以可以,這完全不影響……」

「如果是這樣,你出版這本書就好了吧?」

「不,不,再怎麼說,再怎麼說現在公司內部的空氣以及社會上的空氣,完全,完全……。最主要的是公司高層說『以現在的空氣,只能放棄了』,然後打算全面回收鎘金屬……(如果把「放棄」改成「出擊」,就跟大和艦出擊時的空氣一樣)。這也難怪,因為有許多媒體記者前來,我說『鎘是什麼東西呢?』然後手拿金屬棒出來,『就是這個』,結果記者們哇一聲全部逃開。不管是手拿金屬棒或用舌頭舔鎘金屬棒,當然都不會發生任何事。我也舔給他們看了喔。要說他們無知嗎?該怎麼說呢……」

「哈哈哈……真是有趣。不過那樣的狀況不是無知,而是典型的臨在感理解,也就是所謂的空氣吧。」

「請問,臨在感指的是……」

「這個我現在也還在研究中吶。」

這是當時的一段奇怪問答。就算記者無知,這位人士如果看到人骨不斷被挖出,也是會發燒吧。由於他對於鎘金屬棒沒有任何移情作用,所以完全感受不出鎘金屬棒背後所臨在的東西。然而曾經採訪過水俁病、親眼目睹悲慘發病狀況的記者,只是因為對那樣的金屬棒產生了某種移情作用,才會感覺到某種東西的臨在。這位先生與所有日本人一樣,接受了福澤諭吉式的傳統教育,所以也像福澤諭吉踩踏神社的神符一樣,為了教育「無知」的新聞記者、啟發他們的無知,而親自舔了鎘金屬棒給他們看。

舔給對方看的行為確實是啟蒙式的做法,為了不要仰天大笑導致「落枕」,或許這算是溫和的處理方式,但是這種態度很難說是科學態度。因為這麼做之後,未來還是會陸陸續續出現某種「金屬棒」,也就是對於物質的相同態度永遠不會消失。

到底為什麼我們對於人骨、汽車、金屬棒等,以及不同形式的大和艦這類的物質、物體,會感覺到某種臨在感並且遭其控制呢?倒不如說深究這點並且阻絕「空氣的控制」,這才是科學態度吧!

講個題外話,前面提到的那本奇妙之書還在我的收藏之列。以追查日本前首相田中角榮金流問題而知名的已故記者兒玉隆,針對水俁病寫了洋洋灑灑的深入報導之時,我覺得不該再把這本書納為個人收藏,打算把書交給他。當時預定某次聚會再拿給他就好,沒想到在那之前就先收到兒玉的訃聞。我認為如果是兒玉,一定會好好運用這本書,把這本書當成關鍵內容,甚至能夠更進一步接近真實的面目。另外,如果詳細參考那本書就可明顯看出臨在感理解的各種型態,以及看出臨在感是如何醞釀出空氣的種種過程,還有最後是如何走向終點等,越想就越覺得遺憾。

人類的言論、行動,因臨在感的控制而受到規範的第一步,就是以臨在感去理解對象,而前提則是要對對象產生移情作用。所有民族都有移情作用,不過若想讓這樣的理解成立,就必須把移情作用絕對化,並將其推升到至高的地位,你必須處於不認為那是移情作用的狀態。因此,前提就是將移情作用日常化、無意識化或者生活化。簡單說,如果不這麼做,那就一定會是缺乏「活著」感覺的世界,亦即日本的世界。

《聖經》研究學者塚本虎二老師對於「日本人的善意」寫了篇非常有趣的散文。塚本老師年輕時租屋的房東阿伯是非常熱心的人,在隆冬季節,阿伯覺得天氣實在太冷了,便餵了小雞喝熱水,結果小雞全部死掉了。塚本老師在文中寫道「你不能嘲笑這點,日本人的善意就是這麼一回事」。我看到這樣的內容,想起很久以前的一篇新聞報導,報導指出一位年輕母親覺得自己在保溫箱裡的幼兒可能會冷,就把懷爐放進保溫箱中,結果害自己的小孩喪命,最後被控過失致死。這樣的行為跟餵小雞喝熱水完全一樣,兩者都是基於全然善意所表現出來的親切行為。

投稿報紙的文章中,經常出現「缺乏善意」、「缺乏善意的社會不是好的社會」的發言。然而,假如這樣的善意能夠當真,再多的生命都不夠用。因此,如果說「沒有那樣的善意比較好」,那麼反駁的論調可能就會是「錯的是這個社會,沒有製作出放入懷爐也不會搞死小孩的保溫箱」。然而,像這種情況其實跟善意、惡意等完全無關,即使是惡意,同樣的關係也會成立。

另外,有人主張讓小雞喝熱水或是把懷爐放進保溫箱等行為是「科學啟蒙」不夠,這種說法也是謬論,問題的焦點在於為什麼要把移情作用絕對化。也就是說,餵小雞喝熱水、把懷爐放入保溫箱,是全然的移情作用,因為對方與自己以及與第三者處於完全無區別的狀態。還有,一定要把這種狀態絕對化,把阻止自己做出這些行為的阻礙,以及正在阻止自己的虛擬對象視為惡意,並試圖排除,這樣的心理狀態就是把移情作用絕對化,而這種以臨在感去理解對象也可以說是「物神化與其控制」的基礎概念。

簡單說,這就是「附體」或是「使附體」現象,把自己附體在小雞身上,或是使第三者附體在小雞身上。也就是說,由於「自己是親切的人,自己不想在寒冬喝冷水,也絕對不會冷酷對待他人,在寒冬中給別人喝冰水」,所以把自己或第三者附體在小雞身上,並讓已附體的自己或第三者喝熱水。

還有,這樣的現象在社會上隨處可見,信奉教育至上的教育媽媽把「因為沒有學歷,所以……」的先生附體在小孩身上,把「配方飼料」硬塞入小孩這隻小雞嘴裡,再把懷爐放入學校這個保溫箱內。假如因此發生什麼意外,當事人就會說「我是基於善意才把懷爐放進去的,有問題的是引發事故的這個缺乏善意的『保溫箱=社會或學校制度』」,相信聽到這話的人都會啞口無言吧!

書籍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