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紀錄片《馬頭山之戰》:見證人為迫害卻無視謊言的日子,馬頭山如此,藻礁更是如此

【影評】紀錄片《馬頭山之戰》:見證人為迫害卻無視謊言的日子,馬頭山如此,藻礁更是如此
《馬頭山之戰》劇照|Photo Credit: 黃淑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馬頭山居民,一如紀錄片最後呈現的場景:繼續為護衛家園而抗爭之際,再次為我們見證了:在競選期間允諾民眾的市長,恰以食言的身姿放縱開發公司轉以「新農業循環園區」的名義,繼續將現代化的厄夢,嫁接在受環境汙染脅迫的民眾身上。

相較於其他環境抗爭的紀錄片,黃淑梅的《馬頭山之戰》以鏡頭的見證,述說了生活在一座泥岩山的居民,如何以行動將一場環境抗爭,從凝聚民眾力量到達成共識,從共識進一步走向庶民生態水質保育專家,再如何走上陳情抗爭的旅程。

這當中,透過底層民眾的分工合作,穿透環境抗爭最為艱辛的關卡—環評會議的歷程,更是令人印象深刻。也因此,與其說這是一部述說環境抗爭的紀錄片,不如說是見證居民以行動護衛家園生態環境的紀實電影。

馬頭山之戰_劇照02阿敏喊口號
Photo Credit: 黃淑梅提供
《馬頭山之戰》劇照

述說式的紀錄片,通常以客觀地描述挾帶特寫的鏡頭美學,企圖在普世民主的價值下,表現紀錄者尊重發展一方(廠商與官方)與抗爭民眾一方的平衡報導。通常看似要在創作上交出好的成績,也易因創作優先的成就感,讓創作者匿居於鏡頭後方,成為鏡頭美學的獵取者,從而失卻與被拍攝者採行對等位置的反思。

徹底地說,記錄抗爭運動的紀錄片導演,必須在介入民眾抗爭與舉起紀實相機的掙扎中,採行每一步往前的工作。在這樣的前提下,掙扎的矛盾將轉化為驅動的能量;反之,如果都以設想好的態度,或者保持客觀的姿態,看似平衡報導現場,將在現場失卻作者與民眾之間的對等反思狀態;其結果,反倒形成以文明作為裝飾,消費或掠奪弱小者的抗爭。

因此,記錄抗爭的影片,倘使回到紀錄者的原點,紀錄本身就是一項行動;或者,更深地說,是一項具備社會變革意涵的文化行動。

《馬頭山之戰》以見證者的紀錄出發,回到見證者對於抗爭民眾的整體紀錄。影片自然素樸,沒有太多讓人在美學上的驚嘆與圈點;不過,敘述的見證性與紀實性,卻讓觀眾體會紀錄者的初衷,始終圍繞於抗爭者的真實。

從這個面向出發,這部紀錄片得以在創作上和發展所帶來的犧牲體系,發生密切的辯證關係。也因此,我們有機會進一步探究:當官商勾結,讓資本在生態環境面前無從剎車時,犧牲的將是怎樣生存條件下的民眾?又是怎樣環境狀態下的生態情境?這是這部影片非常值得看待的面向。

這個面向,提供我們有機會更為靠近:一部紀錄片如何見證一場民眾環保抗爭的漫長旅程。這樣的面向,對於服膺於依賴西方資本發展的台灣而言,是耳孰能詳的情境;只不過,如何被指證,通常並非顯而易見,卻匿藏於發展的神話底下,直到汙染已然發生或者尚未發生卻已造成警示之際,直接或間接觸動了「生態普羅米修斯」而洴發,接著便是抗爭行程如何展開的紀實。

希臘神話中的普羅米修斯,作為盜火於人類的神祇;本應受到智慧之神的封號,不料卻遭受諸神的懲罰,被筆直地吊在陡峭的懸崖上,雙手、胳膊、肩膀和兩條腿都被鐵鏈牢牢地縛住,起伏的胸脯上還釘著一顆金剛石釘子。他既不能睡覺,雙膝也不能彎曲,還要忍受飢渴、炎熱、寒冷、風吹雨打;更要命的是,一隻神鷹每天都要去啄食他的肝臟,而被吃掉的肝臟隨即又會重新長出來。

用這神話來比喻當代資本社會的發展與環境運動的民眾抗爭,恰恰見證了護衛生態環境的大自然本身,像是「生態普羅米修斯」一般,為人類帶來無限生機,卻歷經受難的折磨。

如果,以發生在最近時日的生態環保議題看待,剛剛在一場公投中無法過關的大潭藻礁,就是最佳的案例。靠向發展的一端,總是以勝利者的姿態,赤裸著傲慢的身軀,讓被壓倒的另一方無法喘息。這一方恰恰是在發展下被犧牲的環境、生態與弱者,島嶼無法自外於發展的犧牲體系循環中,甚且更為惡化。

大潭藻礁恰是這犧牲循環的見證者。在日夜天光下,她,無聲無息卻默默記錄一個靠海村莊的稻米,因為高銀化工的廢水汙染而相繼長出鎘米:鎘米運往市場,被迫回收,甚而有些已在彰化地帶淪為毒老鼠的藥物,聽來駭人聽聞卻當真如是;母親與孩子因而身心受創,汗水農民因而被迫遷移他鄉,在自己的土地上流離失所。這是四十年前,發生在大潭海岸村莊的往事,歷歷在目,不曾從人們的記憶中抹去;卻在發展的神話中不斷被官僚與資本抹去。

從批判性環保價值觀出發,生態受難的議題始終是弱勢者最為難擋的議題;因此,環境問題是階級問題的來由,在這裡生產出積極的意涵,進一步對於發展神話提出底層者無聲的挑戰,於是激發抗爭的源頭來自基層受難者或環境。這在藻礁生態保育,表現於無言的藻礁;在馬頭山,則出現在底層民眾智慧的抗爭行列中。

紀錄片《馬頭山之戰》中紀載了一段組織內部討論的畫面,其中提及閩南話「喇賽組」的事情:生動而富有民間能動性。「喇賽」原意為翻攪糞便的意思,引申為底層民眾的挑戰性話語,卻翻轉了原意,轉化為戰鬥性突擊隊伍。的確如此,事情發生在參與抗爭的居民中,有幾些為底層工人,在一項關鍵性事件中,發揮了自力救濟的環境保護能動性。

馬頭山之戰_劇照01孩子打鼓
Photo Credit: 黃淑梅提供
《馬頭山之戰》劇照

事情是這樣的:馬頭山環評始終圍繞於幾個重點上。其一,多樣性生態乾旱環境;其二,地下水源是否存在,豐富性如何?其三,地層穩定與否,將關係著廢棄物處理場,來日是否帶來污染高屏溪與二仁溪的風險。

當第一項生態情境被證實後,第二項地下水源的證實成了要點。開發廢棄物處理場的富駿公司,因此埋下十數支沒有鑽孔或開篩的塑膠管,想說這很難被居民證實水管的真實狀況;豈料,馬頭山自救會的成員,卻在幾位自嘲為「喇賽組」的底層民眾的合力下,成功將水管從地下拉出,證實其為未開篩的水管,自然抽不出地下水的實情。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