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騙局》:黃金為何不是好的避險手段?越南難民潮與德國惡性通膨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金融騙局》:黃金為何不是好的避險手段?越南難民潮與德國惡性通膨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一名詐欺犯的動機,絕不是「想要更多錢」這麼簡單。到底是哪種人,有辦法獲得我們的信任,然後欺騙我們?英國資深財經記者李奧.高夫透過分析過往經典詐騙故事,幫助廣大投資人掀開騙子的假面具,避免誤入機關算盡的金錢陷阱。

文:李奧.高夫(Leo Gough)

等待世界末日的金蟲們

在這世界上,有些人相信某些特定金屬——通常是黃金——的長期投資價值,遠超過其他投資標的。他們當然有權利這麼認為,但這些人抱持這種觀念的邏輯,與其他投資人大不相同(例如有些人可能認為,在過去五十年間,英國地產是很好的投資標的)。他們是如此熱烈、武斷地相信黃金,幾乎到了有些匪夷所思的地步。

他們藐視法定貨幣(fiatmoney,政府創造的貨幣,沒有固定價值,簡稱法幣);他們拒絕以全面觀點考慮問題,認為不投資黃金的投資人講好聽一點,是固執又無知的傢伙;往壞的方面講,則是協助有錢人執行陰謀的走狗。他們認為所有意見不同的言論都是垃圾,就算這些言論來自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或廣受讚譽的頂尖投資人巴菲特也一樣。

巴菲特在2011年的致股東信中提出一個重要觀點:黃金是一種永不會產出回報的資產,人們購買黃金只因認為它的價格會上漲(不過事實並非如此,有些比較古怪的人買黃金的唯一原因,是他們認為現代社會即將崩潰,黃金將會是屆時唯一有價值的東西)。他同意「金蟲」的論點,認為政府沒有能力在通貨膨脹時期,防止法幣的價值逐漸稀釋,卻不認為我們應該因此把所有財產都投資在黃金上。

巴菲特指出,如今全球已開採黃金存量大約是17萬公噸,匯集在一起會形成一個邊長68英尺的正方體,2011年的市值是9.6兆美元。接著他把這個龐大的黃金方塊,拿來和能用9.6兆美元買下的其他投資標的比較。這其中包括美國的所有農作地(面積4億英畝,年產量為2000億美元),還有16家像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Exxon Mobil)這類全球獲利最高、每年賺進400億的公司。買完後,你還能剩下1兆美元。

依此分析邏輯來看,若任何擁有9.6兆美元的投資能選擇的話,必定會選擇買下能每年產出8400億美元利潤且未來可賣出的寶貴資產,而不是把錢全都投資在無法生產任何價值的黃金上。

這個論點對於理性的人來說很有說服力,但偏激的金蟲絲毫不會因此動搖。他們的主要問題在於恐懼:恐懼缺乏責任的政府,會使國家陷入惡性通貨膨脹;恐懼文明的崩潰。他們堅稱,遇到這種狀況時,唯有黃金能拯救人們免於貧困。但從許多合理推論來看,黃金都不太可能在混亂狀態下發揮這個功能,更不用說當權政府很有可能試圖把所有黃金都拿走。

此外,在如同末世般的社會崩潰發生時,法律與秩序將會全面癱瘓。就算是奉行生存主義的瘋子,擁有一座地下碉堡和幾把槍,又該用什麼方法保護自己的黃金不被歹徒搶走呢?為了解釋在社會混亂的狀態下,黃金為什麼並不一定是好的避險手段,讓我們簡單了解一下兩起真實發生過的事件:越戰結束後越南船民逃離潮,以及發生在1920年代早期的德國惡性通膨。

越南難民潮與德國惡性通膨

1975年,北越發生西貢430事件(Fall of Saigon)後,大量越南人為逃離迫害而搭上一艘艘船出海,希望能找到一個避風港。根據預估,大約有20萬至40萬人在過程中因意外和海盜而死於海上。有些人靠大量黃金換取到上船機會。接著,在騷亂與徵收結束後,越南政府在1979年同意,讓想離開的中國人離開越南。若想獲得離開許可,每人必須支付數盎司黃金的費用給公共安全局(Public Security Bureau)。

據統計,政府透過這個方法賺進1.15億美元(大約是越南國民生產毛額的2.5%)。這個事件給了我們什麼啟示?在逃難過程中,擁有黃金或許能救你一命,但有鑑於黃金很重,又可能會被搶走或徵收,帶太多黃金在身上或許反而會帶來大問題。

舉世聞名的威瑪共和國(Weimar)惡性通膨發生在德國,從1921年6月持續至1924年1月,為期兩年半。當時的催化劑是德國必須用黃金或外幣,支付戰爭賠償金給一次大戰的戰勝國,於是德國買進大量外國貨幣,導致德國馬克迅速下跌、德國物價飛速上漲。惡性通膨對不同社會經濟階層的人造成了不同影響:

舉例來說,一開始勞工領薪水的頻率越來越頻繁,拿到的紙鈔也越來越厚,但依然買得到食物;依靠儲蓄的中產階級,則因為資產價值急遽下跌,很快就變得一貧如洗,那些把房子賣掉籌措現金的人尤其如此;過去曾高額借貸的人則撿到便宜,可以輕鬆地用貶值的馬克支付債款。

通膨造成最令人不快的影響之一,是儘管郊外依然有許多食物,農夫卻不願讓人用馬克購買食物,導致許多市鎮缺乏糧食。後來,就算有黃金或外國貨幣,也很難在鎮上買到食物,以布雷斯勞市(Breslau)為例,外國人到了這裡,會發現自己只能「每天清早擠入餐廳,苦等好幾個小時才終於吃到這天唯一的一頓正餐」,孩童尤其受營養不良所苦。

到了1923年秋天,事情不可避免地發展成:政府宣布本身擁有掌控外國貨幣、黃金與其他貴金屬的權力,並打開郵局庫房、闖進人民家裡拿取貨幣與貴金屬。甚至柏林有警察闖進咖啡廳,強迫咖啡廳的顧客交出錢包中所有外幣。

擁有一些黃金——如一條金鍊子或數枚金幣——或許能讓你換得必需品,但在德國的例子,其他東西也同樣具有價值,如鋼琴、漂亮畫作甚至雪茄。而無論是在德國還是越南,黃金都無法使人絕對安全。因此,若覺得把所有資產都變成黃金,就足以在極端狀況下獲得保護的話,那很有可能只是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