磯谷廉介的餘孽:香港淪陷80周年,一段建制派不想讓你知道的黑歷史

磯谷廉介的餘孽:香港淪陷80周年,一段建制派不想讓你知道的黑歷史
日本派任的「港督」磯谷廉介|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中共曾經誓言打倒的香港封建、買辦、地主以及惡霸勢力,今天全部都被中共接收了過去。漢奸成了建制派,黑社會成為愛國份子,這就是當前香港政治的寫照。

日軍在香港還有整個東南亞的勝利,激起了廣大港人的民族意識,讓他們相信擺脫《南京條約》的時代即將到來。重慶國民政府駐香港的全權代表,海軍少將陳策此刻被港英政府動員起來,試圖說服香港本島的三合會不要與九龍的同流合汙,應該與盟軍共進退。可香港的三合會根本不買陳策的帳,原因是手中只有區區20000港幣的他,根本無法滿足總數約60000名的香港三合會成員。

外加日軍席捲整個東南亞的事實已經擺在眼前,香港三合會更是沒有必要為了即將戰敗的港英政府和重慶國民政府去得罪日軍,讓自己成為「大東亞新秩序」的公敵。哪怕是搬出青幫大老杜月笙的大名,都動搖不了三合會擁護新秩序的決心。

陳策少將在香港堅持到楊慕琦總督投降,才與港英政府情報局主管麥道高(David Mercer MacDougall)一起搭乘皇家海軍魚雷艇逃回內地。

建制派漢奸_3
Photo Credit: 僑聲雜誌
由「兩華會」發表的親日宣言,當年許多「兩華會」的領袖是今日香港建制派的祖先

依附日軍的香港精英

酒井隆靠「第五縱隊」的協助打贏了香港戰役,卻不打算依賴三合會治理港島,所以除了幫會人士外,日軍情報機關還與香港的警察還有社會名流展開接觸。

當時香港警察分為ABCD四個級別,其中C級警員多數是港英政府徵召自廣東的內地人。他們平常遭受英國與香港本地警察打壓,所以極為容易被日本情報機構收買,改編為接受日本憲兵隊直接指揮的憲查。

憲查的任務,是搜捕落單的盟軍官兵,乃至於曾經協助英軍或者陳策將軍對日作戰的香港警察或者平民百姓。考量到香港重要的戰略地位,日本沒有如汪精衛所願的將香港交還給中國,而是將香港納入日本領土,並由磯谷廉介中將出任港督職務。由日本戰時內閣直接統轄的香港占領地總督部,地位就如同今天的中聯辦一樣,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不過既然是打著「解放亞洲」的口號入侵香港,日軍總不可能完全不給香港居民任何的參政權,否則又跟過去的英國殖民統治者有何兩樣?畢竟就連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懂得喊「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口號,磯谷廉介中將自然比需要給華人更多的參政權,哪怕是演出來的參政權。於是在這個背景下,就有了所謂「兩華會」的誕生。

「兩華會」顧名思義,就是「華民代表會」和「華民各界協議會」兩個親日組織的簡稱。「華民代表會」由親日商人劉鐵誠、陳廉伯,再加上羅旭龢與李子方兩位前港英時代建制派商人組成,其目的是向磯谷廉介中將提供政治諮詢。而由22人組成的「華民各界協議會」,則是負責向「華民代表會」提供意見,確保香港社會的穩定。

身為歐亞混血兒的羅旭龢加入「華民代表會」,象徵磯谷廉介中將手下的建制派不是只有100%的親日派,還包括了相當數量港英時代的華人精英。甚至還有部分的英國人,從確保香港金融穩定還有盟軍戰俘生存權的角度出發,選擇與日軍合作。這與香港回歸中國大陸後,仍有英國籍警官在香港警隊裡服務的情況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RTS3OUT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21 年 12 月 13 日,在日本駐香港領事館附近舉行的南京大屠殺週年抗議活動

日軍的倒行逆施

可見雖然英國人被趕走了,過去港英政府培養的精英仍舊是管理香港的中流砥柱,唯一的差別是港英時代的建制派全部都是親英派,日本占領下的建制派則是親日派和親英派人馬各占一半。就如英國學者高馬可(John M. Carroll),就坦承港人是在日本人的治理下,首度能參與香港中央機關的施政,這是過去港英時代所無法企及的。

「華民代表會」委員劉鐵誠,更是發自內心的相信日軍是在為了解放全體東亞民族而戰。他如此肉麻的讚頌磯谷廉介:

大日本皇軍忠勇的占領,洗滌了香港百年來的汙點,把百餘萬的僑民,由殖民奴隸的生活,給解放了。而且,得到這一位愛護僑民,如保赤子,賢明慈愛的磯谷閣下,做初代的總督,實在使我們不得不起一種如撥雲霧而見青天的感想了。

不過日軍事實上並沒有以平等姿態對待香港人,他們不只以搜捕抗日份子的名義肆意虐殺平民,還強迫無辜港人將手中港幣兌換為軍票,進行赤裸裸的經濟掠奪。此外日軍還實施疏散政策,將大批香港人強制遣送回內地原鄉。伴隨著日軍在戰場上越來越陷入被動,港人對日本的不滿便更為強烈,投身英軍服務團或者港九獨立大隊的港人也越來越多。

更讓香港人不能忍受的,是日軍遲遲沒有履行「解放亞洲」的承諾,將香港歸還給汪精衛政權,洗刷中國人的「百年國恥」。從1942年8月29日,汪精衛盛大舉辦《南京條約》簽署100周年的儀式來看,廢除英美《不平等條約》的鬥爭賦予了南京國民政府與日本結盟的民族主義正當性。結果日本在取得了勝利以後卻食言而肥,自然是大幅動搖了南京國民政府在淪陷區民眾心目中的威望。

尤其是開羅會議後,英美同意將台灣與澎湖歸還給中華民國的舉動,更是讓拿不回香港,又承認了滿洲國的南京國民政府被徹底的打為漢奸政權。失去中國民族主義支持的日本,也走上了戰敗的不歸路,可謂是成也香港,敗也香港。「兩華會」裡的香港精英、替日本憲兵隊服務的憲查以及三合會人士,都開始紛紛與英軍服務團、港九獨立大隊以及國民政府取得聯繫,尋求新的退路。

建制派漢奸4
許劍虹提供
二戰時並肩抗日的中英兩國,對於戰後香港主權的歸屬各有看法

港英與美中的鬥爭

在2017年上映的香港抗日電影《明月幾時有》中,出現了由台灣演員霍建華飾演的香港憲查李錦榮,暗中替港九獨立大隊擔任情報人員的劇情。事實上在日本即將戰敗之際,不少憲查實際上已經為港九獨立大隊收買,暗中替中國共產黨服務。然而港九獨立大隊並沒有趁勢收復香港的打算,而是決定配合英軍的行動,確保東方之珠繼續留在英國人的手中。

中國共產黨預料到,國共之間的內戰將在日本投降後上演,如果中華民國政府收回了香港,將意味中共少了一個免於遭到國軍圍剿的境外活動的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