磯谷廉介的餘孽:香港淪陷80周年,一段建制派不想讓你知道的黑歷史

磯谷廉介的餘孽:香港淪陷80周年,一段建制派不想讓你知道的黑歷史
日本派任的「港督」磯谷廉介|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中共曾經誓言打倒的香港封建、買辦、地主以及惡霸勢力,今天全部都被中共接收了過去。漢奸成了建制派,黑社會成為愛國份子,這就是當前香港政治的寫照。

於是延安與倫敦一拍即合,命令已經在香港活動的港九獨立大隊成員換上英軍服務團提供的制服,搶在中華民國陸軍第2方面軍司令張發奎將軍之前以大英國協部隊的身份「進駐」港九地區,製造既成事實來逼迫國民政府承認英國對香港的治權。

除了仰賴中共阻止國軍接收港九之外,港英政府還決定放棄對多數合作者的清算,因為他們當中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往日與港英政府合作過的買辦。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家人或者其他港人的生命財產安全,不得已走上與日軍合作的道路。就算是那些後來純粹由日軍扶植的買辦,只要能幫助他們躲避來自國民政府的漢奸通緝,他們也是願意與英國合作的。

事實上,「華民代表會」裡的兩個親日派都在日本投降前去世,陳廉伯遭美軍第14航空軍炸死,劉鐵誠則在1945年4月份自然離世。四巨頭剩下的兩巨頭羅旭龢與李子方,本來就是親英派出身,要他們和重返香港的港英政府合作本來就順理成章。英國之所以持續扶持合作者的原因,是為了要與背後有美國支持的國民政府較量。

一心想要收復香港的重慶國民政府,認定這些由英國培養,卻在日本占領時期與日軍合作的買辦是導致殖民主義在港島無法被清除的關鍵原因。想要建立有利於中華民國治理香港的戰後秩序,必須要將這些建制派通通清除,所以意圖以「漢奸罪」治理他們。

為了防止中華民國政府收復香港,還有美國勢力全面取代英國在華南地區的影響力,港英政府決定繼續重用建制派來維持對香港的統治。

1967-08_1967年_香港电车工人罢工
Photo Credit: 人民畫報 @ public domain
60年代香港警察與左派對峙,當時雙方都沒有想到,各自的立場會在半個世紀後對調

建制派與中共的分合

英國雖然在二戰時與美國一起對抗納粹和日本,又在冷戰期間與美國一起圍堵蘇聯,卻不願意輕言放棄自己的敵國,更不願意把資本主義世界的老大哥地位讓給美國。

為此港英政府不惜與自己意識形態上最大的敵人中國共產黨合作,阻擋了國軍重返香港。後來大陸淪陷,英國又成為第一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西方國家,終極目標還是為了確保對香港的統治能延續下去。

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了維持一個與西方國家交流的窗口,沒有挑戰英國對香港的統治。倒是國民黨扶持「洪門五洲華僑總會西南分會」等昔日與日本合作的三合會份子組成14K、新義安以及「和勝和」等幫派,打起反共復國的旗號擾亂香港社會。所以在50年代,香港建制派與中共支持的左派曾經享有過一段時間的蜜月期,共同對抗國民黨勢力。

然而進入60年代以後,中共走上極左道路,香港左派在文化大革命的鼓舞下直接挑戰港英政府的統治,給建制派帶來了直接的威脅。於是建制派又轉而支持港府鎮壓左派,1967年的「六七暴動」,更是讓「維穩」成功的香港警察升格為皇家香港警察。港英政府對左派的挑戰確實是毫不手軟,比統治澳門的葡萄牙人強硬許多。

不過隨著香港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限來到,建制派的立場又再度來了一次改變,這次他們的選擇與他們80年前歡迎日軍的祖先一樣,再度張開雙手歡迎中共這個新的主人。建制派打從19世紀末開始,扮演的就是殖民統治者賦予的買辦角色,他們曾經換過一次主人,再換一次主人對他們而言根本上沒有什麼差別。

日本占領香港時最有名的建制派後人,當屬「華民代表會」委員李子方的孫子李國能,他曾在1997年到2010年出任香港特區政府終審法院首任首席法官。現任非官守議員、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東亞銀行董事局副主席、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會議成員及全國政協委員的前香港教育局長李國章,論資排輩同樣要叫李子方一聲叔公。

日、英為中共培養的建制派

永遠與統治者站在一起的建制派,過去支持英國和日本,今日當然是與中共同一陣線壓制本土派了。然而建制派對自己祖先的歷史,不知道是瞭解的不夠透徹,還是真的以為別人都是沒有考究精神的白痴,時常配合中聯辦的口徑辱罵民主派或者本土派為英國或者日本的「走狗」,結果卻鬧出許多笑話。比如李國章曾在2016年痛斥本土派「想當日本仔」,卻反被挖出自己家族親日的發跡史。

「華民代表會」的四元老,有兩人在戰時死亡,一人為歐亞混血兒,僅李子方為血統純正的華人,最符合中共大中國主義的政治正確。因此「華民代表會」唯一的直系繼承人,當屬李國能與李國章莫屬。可「華民各界協議會」22名委員的存在,卻又讓當今支持中聯辦或者港府的親北京勢力染上了更強烈的親日派色彩。

比如回歸前就公然擁護中國共產黨的大商人羅德丞,便是「華民各界協議會」委員羅文錦的幼子。至於其他在香港特區政府裡服務,或者立法會裡的建制派還有多少人與「兩華會」有關係,筆者並非香港人出身,知道的還不夠多,希望香港的讀者們能有機會提供更多資訊。不過親英和親日的建制派,不是共產黨誓言打倒的反革命買辦嗎?為什麼今天卻又重視他們呢?

答案很簡單,過去中共在香港推動的是革命,自然要拉攏沒有權力的左派對掌握權勢的建制派展開攻擊。可是1997年香港回歸後,中共從革命者搖身一變成了統治者,自然必須仰賴有更多行政或者管理經驗的建制派來協助治理香港。倒是許多無權無勢,本來將希望寄託於中共的左派,在香港回歸以後地位完全沒有改善。

《明月幾時有》雖然是中共主旋律抗日電影,卻破天荒的演出了香港左派在回歸以後的悲情,那就是由梁家輝飾演的港九獨立大隊老兵,晚年居然淪落到開的士維生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