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解體30週年(下):如果共產主義是伊甸園,亞當和夏娃怎麼還會一直抱怨?

蘇聯解體30週年(下):如果共產主義是伊甸園,亞當和夏娃怎麼還會一直抱怨?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蘇聯是那個時代一貧如洗的俄羅斯奮力追趕西方文明的一個實驗。如果非要總結,蘇聯或許是一個成功的失敗樣本。它生的暴烈,死的淒涼。但蘇聯這面鏡子也照出凱因斯、照出了海耶克、照出羅斯福新政、照出了福利國家。

但美國做得到,是因為美國的小邑猶藏萬家室;蘇聯有什麼?蘇聯的做法,說白了就是甩自己巴掌,打腫臉充胖子。

確實,蘇聯只要打自己打得越狠,臉就腫得越厲害。但是這個發炎症狀有一天會消退的。肅肅清廟,巍巍盛唐。配天立極,累聖重光。蘇聯頭上那戰時共產主義的幽靈一直沒有遠去。

為了彰顯武德,光是1988年一年,蘇聯就生產了45台轟炸機、700架戰鬥機、400架直升機、3500輛坦克、4550輛裝甲車、還有77艘軍艦。攤開蘇聯1989年的預算,蘇聯花了326億盧布來購買武器,另外拿了153億來做軍火研發,還有202億的作業維持費,加上39億的太空競賽經費(Steinberg, 1990),一副磨刀霍霍向豬羊的架勢。同時,1965到1974年之間,蘇聯的對外援助金額是55.95億美元。

到了1975至1979年,就是勃列日涅夫最唐玄宗的那段時期,蘇聯往外吐了72.68億美元。這還不算,蘇聯同期的軍事援助更是高達447.85億美元。蘇聯的武器基本就是白送,別說利息,連貸款都很少認真在索討,林俊傑可能要為此唱一首「不潮不用花錢」(Gu, 1983)。

沈志華(2013)有一本書叫《冷戰的起源:戰後蘇聯的對外政策及其轉變》,就專門在探討這段歷史。沈志華認為蘇聯垮台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它的制度一陳不變:從1919年一直到1989年,圍繞著蘇聯的關鍵字就是戰爭。它的生產模式、管理模式、經濟模式......全部是為了應對戰爭所量身訂造的。在那個不應該再有戰爭的時代,蘇聯顯得格格不入。

雖然美國作家史威澤爾(Peter Schweizer,1994)曾經寫過一本奇書《雷根政府是如何搞垮蘇聯的?》,書中列舉了美國對蘇聯發動的石油價格戰、星際大戰、並且還有CIA在阿富汗勤勤懇懇孜孜不倦的攪局,弄得蘇聯頭暈轉向,過不久就仆街。但是,如果不是蘇聯的體質有問題,雷根政府怎麼可能有辦法隨便亂揮幾拳就把蘇聯K.O.在擂臺上?說到底,蘇聯的問題還是內生性的。

因為蘇聯失敗而斷定蘇聯一無是處,其實並不客觀

在二戰以後,全世界曾經給過蘇聯一次華麗轉身的機會。作為二戰的戰勝國,如果蘇聯適時扭轉政策,加入國際分工體系,降低意識形態色彩(如同1978年的中國),依靠蘇聯當年(無論是不是靠盤剝吧)建立起來的生產力,先專注於產業升級,再去想逐鹿中原,結局可能會不一樣。

然而,歷史是不能假設的。所謂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蘇聯這個巨人已經倒下了三十年有餘,這個曾經的巨人究竟留給了我們什麼呢?

RTS3FJP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它曾經鼓舞了世界範圍內無數的勞動人民和領袖:南斯拉夫的鐵托、智利的阿葉德、布吉納法索的桑卡拉、古巴的卡斯楚......它表面上強大的國力倒逼了西方國家去反省自己的經濟模式:為了對抗馬克思主義對資本主義的批評,西方社會維持了一段戰後社會貧富差距相對較小的時期。

蘇維埃的鐵拳讓西方世界的8小時工作制和社會福利制度成為可能,它激起了西方一波又一波對於資本主義的辯論和思考,完善了民主,肯定了自由。蘇聯是一面鏡子,它照出了凱因斯的《就業、貨幣與利息的一般理論》、照出了海耶克的《通向奴役之路》、照出羅斯福新政、照出福利國家。如果因為蘇聯的失敗而斷定蘇聯一無是處,肯定也是不客觀的。

應該說,蘇聯是那個時代一貧如洗的俄羅斯奮力追趕西方文明的一個實驗。如果非要總結,蘇聯或許是一個成功的失敗樣本(The successfully failed attempt)。它生的暴烈,死的淒涼。有無數的人要為它的失敗負責,也有無數人曾經義無反顧的相信過它。蘇維埃是一種信仰,是不平等的社會裡那些退無可退的人內心裏微弱的希望之火。

蘇聯或許最後背叛了革命,但這並不代表共產主義是不可能的。或者說,我們對資本主義的嚴苛批判,永遠不應該因為蘇聯的倒下而放鬆。

所以,同志們(товарищи),就讓我們一起去推翻腐朽的資本主義吧。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