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人自省:祖先有創意多了,我們沒有對社會和自然環境負責

尼泊爾人自省:祖先有創意多了,我們沒有對社會和自然環境負責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杜巴廣場數座寶塔倒下,這些珍貴文化遺產,國際專家估計難以修復,人命以外,這是尼泊爾人最痛心的捐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餘震來到我東面的老家,我真的好怕,幸好我的祖父和親戚都安好,有人可告訴我這次是第幾級餘震?」

在臉書訪問了23歲的Sachet,他是當地青年領袖團體YUWA​副主席,住在加德滿都東面的近郊地區Gothatar,比起其他災民這兩天在廣場餐風露宿,衞生情況日下,他們是幸運的小康之家,「我暫住家中車房,這兒多空曠地方,若有餘震我們就跑出屋外。我很擔心,這國家的貧窮人口要如何走下去。」

幸好還有網絡。

母親不許他外出救援,他就在臉書、twitter不停分享救援資料:物資要找誰,不斷更新的Google Docs可看到。國際人道救援隊伍在機場耽誤四小時,他痛罵這國家的官僚主義「我們有一個效率奇低的機場。」他又說,大部分救援隊伍被派到加德滿都谷地(130文化遺址所在之處)以外的地方,但缺少直升機運輸。

左一為Sachet。

三天前,Sachet仍未感受過地震,但在當地大學唸社工系的他,深知加德滿都危機四伏,山谷地區面積約為香港六成,「官方說城市人口為100萬人,但非官方資料顯示是400至500萬。」

「我們每一個人都知道,加德滿都是全球最受地震威脅的地方。」

尼泊爾中間派政黨BibekSheel Nepali發起人Ujwal Thapa उज्वल थापा​,2012年的網誌中道出這座山麓城市的不濟:「加德滿都谷地由幾個世紀以前美麗的寺廟城市,變成土灰色的石屎森林和貧民窟。居民為建屋賄賂官員,將家人置於生死存亡中。」

「你們沒有想過為甚麼我們在後退嗎?由有創意的尼泊爾人,變成懶惰和沉悶的尼泊爾人,只須看看庫里須那寺廟和杜巴廣場,500年前,祖先遠比我們有創意。我們缺少一種公民意識,我們沒有對社會和自然環境負責。」不幸地,杜巴廣場數座寶塔倒下,這些珍貴文化遺產,國際專家估計難以修復,人命以外,這是尼泊爾人最痛心的捐失。

Sachet說,災民現時最需要的是食水,衞生用品和藥物。若果大家想捐錢,首選國際紅十字會和政府的緊急援助基金。尼泊爾貧困人口極多,重建需時,請不吝捐款。

文:Emily C(香港做記者,很怕,怕被河蟹怕寫鱔稿怕公司倒閉。但如果不繼續報導,更怕。採訪工作以外,更動人的故事收於1與0之間。沉迷性別議題,女性主義,男性主義。請支持更多獨立記者守護我城。Facebook專頁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

[☞關鍵評論網有愈來愈多的香港內容了!香港的讀者,記得按讚我們的香港臉書專頁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程詩敏』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