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法國加護病房瀰漫恐懼與疲憊,重症患者「非常、非常、非常後悔沒打疫苗」

【圖輯】法國加護病房瀰漫恐懼與疲憊,重症患者「非常、非常、非常後悔沒打疫苗」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卡韋利醫生說,有兩件事使得這個耶誕節格外具有挑戰性。首先是越來越多的工作人員,在當前Omicron疫情中確診,因此無法工作。再來是由於壓力過大,一些同事乾脆選擇離職。

在法國的加護病房裡,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確診病患賽巴格(David Daniel Sebbagh)說,他有一件最後悔的事情:沒有接種疫苗。

「疫苗,並不是選擇危險。」52歲的他躺在馬賽的一家醫院裡說:「而是選擇活下來。」

AP_21359365342044
替確診病患翻身的醫療人員|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加護病房的主治醫生卡韋利(Julien Carvelli),正在努力激勵與鞭策他的醫療團隊。他們辛苦照顧使用呼吸機的病人,還得定期替病患翻身。

第一線醫療人員疲憊不堪,尤其是變種病毒Omicron的壓力很大,病床很快就被填滿了。卡韋利說:「我們擔心沒有足夠的空間。」

這裡是法國最大的醫院之一:馬賽的拉蒂蒙醫院(La Timone),經過了一波又一波的COVID-19襲擊。耶誕節前夕,醫務人員在走廊裝飾了一棵冷杉樹,抓緊時間在他們的小小空檔裡共進一頓餐點,在兩個巡房時段的中間,試圖營造一種共度假期的美好。

AP_21359358873368
抓緊空檔喘口氣的醫護人員|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醫院允許家屬探望加護病房裡的重症親人,前提是必須要小心。卡亞特(Amelie Khayat)每天都去探望她41歲的丈夫盧多(Ludo),盧多靠著呼吸機昏迷了整整24天。當卡亞特坐在盧多的床上時,這對夫婦互相碰了碰頭。現在盧多已恢復到可以站起來,並給卡亞特一個告別擁抱。

AP_21357618881275
盧多(左)與妻子卡亞特(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在附近的一病房,一位40歲的病人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瀕臨死亡。她年幼的兒子,把冬天帽子放在她的肚子上,一個親戚則在一旁放了一個基督像。

AP_2135936160737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雖然法國五歲以上、符合接種資格的人,約有90%都接種了至少一劑COVID-19疫苗、約40%的人打了加強劑,但拉蒂蒙醫院加護病房的大多數COVID-19患者,沒有接種疫苗。

「我很後悔,非常、非常、非常後悔。」病人賽巴格說:「我讓自己陷入了一種思維,認定疫苗不一定是好東西。」

他回憶說,當他COVID-19病症狀最嚴重的時候:「我不知道要去哪裡,腦子一片混亂……我等了好幾個小時,相當痛苦。」

AP_21359367282852
確診的賽巴格(左)與探病的妻子埃絲特(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塞巴格的妻子埃絲特(Esther)描述了她的恐懼:「這個星期我們的生活支離破碎……我以為我會失去他。」

塞巴格的病毒檢測依然呈陽性,他說現在最重要的是努力恢復。

「如果我接種了疫苗,我就不會輕易陷入這樣的重症狀況。疫苗不代表危險,而是一種預防的機制,以避免更嚴重的事情。」

隨著Omicron變異株在全國肆虐,法國目前正迎來最高的單日確診數。卡韋利醫生擔心,醫院可能很快就會「不堪重負」。

AP_2135936728285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已經處在一個緊繃的邊緣,幾乎沒有可用的醫療空間。我們真的受夠了,我們一直努力以最好的狀態完成我們的工作……但是確診數越高,醫療人員就會更身心俱疲。」

卡韋利醫生說,有兩件事使得這個耶誕節格外具有挑戰性。首先是越來越多的工作人員,在當前Omicron疫情中確診,因此無法工作。再來是由於壓力過大,一些同事乾脆選擇離職。

卡韋利醫生補充:「醫療人員仍試圖在工作日或夜晚,擁有一些放鬆的休息時間,聚在一起慶祝。不過對於那些失去機會度過耶誕節病人來說,這是如此的令人陌生。」

AP_2135949170420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