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梅恩的吹笛手》推薦序:格林兄弟〈哈梅恩的捕鼠人〉傳說,與中古時期德意志人東向移民拓殖史

《哈梅恩的吹笛手》推薦序:格林兄弟〈哈梅恩的捕鼠人〉傳說,與中古時期德意志人東向移民拓殖史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西洋中古史研究第一人阿部謹也,媲美「貓大屠殺」「馬丹蓋赫返鄉記」的史學名著。《哈梅恩的吹笛手》是阿部謹也思索「以民眾史為中心的社會史如何成為可能」的微觀具體實踐,也是70年代新社會史的里程碑。

文:杜子信(國立中正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推薦序】哈梅恩吹笛手、孩童與中古時期德意志人東向移民拓殖史

一八一二年,威廉及雅寇布.格林兩兄弟首度將其經歷十數年搜集並編纂的《兒童及家庭童話》(Kinder- und Hausmärchen)故事集出版。因該書內容記錄著大量流傳於德意志境內各地的民間佚聞及鄉野奇談,其情節多為離奇、魔幻、荒誕及不合常理,使得格林兄弟將書名冠以「童話」來呈現於世。

這也意味著該著作實際上對於格林兄弟的重要性:他們忠實記載了這些流傳於草根階級數百年之久的佚聞與奇談,希望能為德意志民族的民間文化資產盡一份保存的心力,以大力喚醒當時仍處於「法蘭西外來統治」(Französische Fremdherrschaft)的德意志民族自信心,從而起身對抗拿破崙大軍。

由上觀之,一如書名所呈現的,格林兄弟從初始之際即未將《兒童及家庭童話》及後續作品《德意志傳說》(Deutsche Sagen, 1816)所搜集的故事視為具有高可信度的內容來看待。然而在這些絕大部分被歸類為真實性甚低的故事中,唯獨有一篇例外,其具備的真實性可由過去所留下的各類編年記與文獻史料證明,此篇即為本書作者阿部謹也先生所處理的主題:〈哈梅恩的捕鼠人〉(Rattenfänger von Hameln)。[1]

正因該篇帶有相當高比例的真實性,從上個世紀以來就引發大批德國學者的高度興趣並投入研究,欲一窺事端原貌,使得〈哈梅恩的捕鼠人〉成為格林兄弟的作品中被德國學界研究最為廣泛及深入的一篇。當然在此必須特別指出的是,〈哈梅恩的捕鼠人〉和格林兄弟作品中所搜集的其他童話,在性質上有著極為明顯的差異,因為它並非是一則童話(Märche),而是一則傳說(Sage)。

中文語彙或許對於童話與傳說的分野並不十分清晰,然則在德文詞彙內,童話與傳說的意涵向來有著極為清楚的區別。若冠以童話之名,代表其可信度甚低,真實程度可能不及百分之十;若是被稱為傳說,則真實性可能超過百分之五十以上。事實上格林兄弟最初在搜集各種民間軼聞而接觸到這則傳說時,即因其兼具真實性與濃厚的獨特性色彩而堅持將之納入童話故事集,使得〈哈梅恩的捕鼠人〉成為裡面唯一一則非童話的傳說故事。

當然,這也並不代表這則傳說所有發生的情節經過,就如格林兄弟所記載般,在一二八四年的六月二十六日當天同時發生。事實上中古時期的哈梅恩發生鼠患是真、吹笛手的出現也是真,一百三十名孩童失蹤同樣是真,只不過三項事件是到了十六世紀中期之後,才在不同作家的撰文創作下全部混淆在一起,遂出現格林兄弟所記載下來的傳說原型。因此二十世紀中期以來,探索一二八四年六月二十六日下薩克森邦哈梅恩市所發生的一切,尤其是失蹤的一百三十個孩童的下落,便成為德國各領域學者亟欲解開的謎題。

阿部謹也正是將過去德國學界所推論的各種可能性一一陳列於讀者眼前,同時進一步去分析何以後代不同作家會將鼠患事件與吹笛手及一百三十個失蹤孩童置於同一框架內;這與十六世紀德意志地區宗教改革所引發的宗教戰爭背景下,教會藉由訓諭及懲誡而發揮的警世功能,實有著密切關聯。因此,阿部謹也除了介紹德國各學者針對哈梅恩失蹤孩童下落的相關研究外,同時更藉由對中古時期留存下來的各類德意志民間歷史文獻的考究及探索,帶著同理心而設身處地去感受,以試圖拼湊出當時庶民生活的社會型態。

當然,面對讀者們最感興趣的部分——即一百三十個失蹤孩童究竟被吹笛手帶往何方,以及最後在他們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等問題,阿部謹也在這部著作裡已然提供了至一九八○年代為止德國各學者的研究成果,包括了兒童十字軍、聖日祭祀遇害、甚或是集體染疫致死而隱諱為失蹤之說。

這些林林總總的各類推測到了最後,則在他明確的舉證下一一遭到推翻;然而其中有一說則一度甚得阿部謹也所服膺,認為是最可能接近事實的說法,此即發生於中古時期一段德意志歷史的重大史實——「中古時期德意志人東向移民拓殖史」(Die Geschichte der mittelalterlichen Deutschen Ostsiedlung[2],亦即在一二八四年的哈梅恩,一百三十個孩童實際上並非失蹤,而是在穿著彩衣的吹笛手帶領之下,遷往日後的德意志東部及中東歐地區。

儘管阿部謹也在書中也曾列舉將〈哈梅恩的捕鼠人〉傳說置於「中古德人東向移民拓殖史」架構下的若干論點缺失,進而質疑此說是否就是這則傳說的最後解答;然而畢竟阿部謹也這部作品已成書逾四十年之久,德國學界對這則傳說的研究,事實上直到今日仍持續不斷地追蹤鑽研中。綜括這四十餘年來的各項研究成果,可以說在窮究種種歷史檔案文獻、並比對各項推論與假設之後,〈哈梅恩的捕鼠人〉傳說仍極可能與「中古德人東向移民拓殖史」有著較直接的關聯,遠較該傳說與其他假設與推論的可能性高出甚多。

當然,在說明兩者間的關聯之前,稍對「中古德人東向移民拓殖史」的來龍去脈作一簡要的說明,有助於讓讀者更容易明暸此則傳說的各個角色與中古德人東向移民拓殖過程的對應關係。

簡言之,發生於中古高峰期(High Middle Age,約一○五○─一三二五年)的德意志人東向移民拓殖行動,是當時包括德意志西部在內的歐陸西部許多人民因原口過剩壓力,饑荒餓莩遍野,遂被迫拋棄故居而遷往易北河(Elbe)以東之地,即日後的德意志東部及中東歐各地區(諸如勃蘭登堡、上薩克森、普魯士、奧地利、立夫尼亞〔現今愛沙尼亞及拉脫維亞〕、波蘭、波希米亞及摩拉維亞〔現今捷克〕、匈牙利及外西凡尼亞等地)。

與此同時,當時易北河以東各地新興的德東封建強藩及中東歐各地統治者,也積極進行境內的疆域開發行動;他們希望引入德意志移民較為先進的農、商、礦及手工業技能,提升境內各領域的產值,俾增強自身國力並穩固統治權,因而對德意志移民者大張歡迎之手。導致在兩個世紀間,約有五十至七十萬左右的德意志人被迫或自願遷往易北河以東地帶,進而促進了日後德意志東部及中東歐地區的大幅開發,並使之納入拉丁——日耳曼—─歐洲文明圈之中。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