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罷不能》:90分鐘法式幽默放題

《肉罷不能》:90分鐘法式幽默放題
圖片來源:電影《肉罷不能》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港式無厘頭幽默大家可能很熟悉,那麼,法式呢?

在周星馳已造不出新笑話的今日,香港的喜劇電影傳統實在無以為繼,禮失求諸野,這個「野」可以很遼闊,或許一齣夠晒黐線、入選美國奇幻電影節和西班牙錫切斯電影節的法國神級搞笑電影《肉罷不能》(Barbaque/Some Like It Rare;2021)可足借鑒。

如同《國產凌凌漆》(1994),《肉罷不能》全長在九十分鐘內,低成本,夠juicy,劇情緊湊,絕無冷場,不像全長四小時的經典文藝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1991),坐得觀眾腰麻背痠,還要燒腦思考。

Screenshot_2021-12-31_at_4_20_31_PM
圖片來源:電影《肉罷不能》海報

無肉不歡的奇情怪節

《肉罷不能》的故事非常簡單,知道了也不影響觀影感受,主要關於潦倒的肉販夫婦在一次意外殺人後,誤把素食者的肉售予街坊,結果大獲好評,於是不斷籌算如何獲取更多「世一鮮肉」……

肉販/屠夫與素食者對立,開展一場肉的狂歡,營造尼采的「酒神境界」,又或巴赫汀的「嘉年華空間」,讓置身其中的觀眾可暫時釋下道德枷鎖與生活包伏,盡情笑笑笑笑笑。箇中尤其藝高人膽大的是,自編自導自演、擁有法國與喀麥隆血統的法比斯.埃布埃(Fabrice Eboué)玩盡「地獄笑話」,似視性別、種族、宗教、階級的敏感議題如無物,卻又小心翼翼地避免過分冒犯而使觀眾突然抽離,失卻生活壓抑之下難得的罪中之樂。

觀影過程中,笑是常態,因為輕鬆,所以即便依稀感受到導演有更深層次的表達也不願深思。YouTuber蘇豪曾說:「發生一件事,有面嗰層同底嗰層,幽默嘅人會揭示面嗰層去畀你睇底嗰層。」然而,太好笑或許會適得其反,把「底嗰層」埋沒,可謂反智。

事實上,電影的意涵非常深刻。當中挖苦過的女人、黑人、伊斯蘭教和基督教徒、窮人本身都不可笑,以至反思笑料為何好笑,可觸發對社會無處不在的分層與標籤機制的批判思考。那些笑料扣連到人與動物、生物與自然,就更複雜了,一方面,人類中心主義/肉食中心主義可對應其他中心主義而引發類比聯想,側面叩問「平等」是否只是既得利益者集體搬龍門之下的說法,另一方面,人與非人的對立大抵反映一種永遠無法消解的矛盾,而處理種種矛盾的人類本身,也有著與自身和他身之間的矛盾,這包括立場上的矛盾和方法上的矛盾(和平抑或激進),如此的無限矛盾,既存在於言語與行為暴力,也隱藏於沉默的自然法則。

Screenshot_2021-12-31_at_4_22_02_PM
圖片來源:電影《肉罷不能》劇照

法式幽默+港式加工

包裝上,這食人電影當然沒有魯迅〈狂人日記〉(1918)那份嚴肅,倒籠罩著不要求觀眾沉思的輕鬆幽默。需強調,這電影的幽默是法式的。

港式無厘頭幽默大家可能很熟悉,那麼,法式呢?如果有看過風靡一時的法國電影《天使愛美麗》(Amélie;2001),大概能明白是怎樣一回事,那絕對不同於戇豆先生以騎呢舉止揭破道貌岸然者的虛偽的英式幽默(英式幽默有很多款,這裡只指出較為人熟知的一款),而是透過間接、帶詩性、意想不到的方式機巧地突擊你的思維,然後讓你即便不笑出聲,也會有種快意蕩漾著。

拍攝《天使愛美麗》的導演讓.皮耶.熱內(Jean-Pierre Jeunet)曾在早期拍過《肉食店》(Delicatessen;1991)也是關於殺人然後賣人肉的故事,其中一段,由不同租客拉著大提琴、髹著牆、拍著地氈、泵著單車輪,和應著肉販兼房東上床作樂時壓著彈簧床的節奏,那種暗合,帶著法式幽默的精粹。或許,埃布埃也看過這電影,但他選取了現代、殺素食者(而非租客)為基調,以較顯露但不至荒謬與滑稽的方式來製造喜感,如預告片所示,在一個見家長的場景,父親問女兒的男朋友要烤雞的哪一部分,女兒說:「其實佢食素。」兩公婆便相望、尷尬地說:「好平常啫。」然後男朋友說:「食素只係我個人選擇,我唔會強迫其他人。」父親於是問女兒:「乖女,同平時一樣要雞髀?」女兒說:「唔要,我戒咗肉。」母親帶著責難地說:「但佢話係個人選擇。」接著,男朋友傲漫地說:「但如果佢食完肉錫我?係逼我接受佢嘅個人選擇。」輕輕幾句說話,沒有撕破皮相、賤賣低俗,而是透過個人意願的悖論來惹人嘲笑。

最後,值得一提,如上例所示,全片破格地運用粵語字幕,半二次創作地讓不懂法語的觀眾能藉貼地的意譯來越過文化障礙,當中甚潮且非常精妙地使用「人血饅頭」、「MK仔」、「素食L」等表達,彷彿在惡搞,但卻沒有違和感,即使沒禮聘大明星來聲演,也不因語音而減弱當中的幽默,不得不讚歎「高手在民間」。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