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女性電影人報告:2021年超過80%電影由男性主導,24年來女性幕後工作者比例缺乏顯著進展

好萊塢女性電影人報告:2021年超過80%電影由男性主導,24年來女性幕後工作者比例缺乏顯著進展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女性影視工作者出產一份報告,這份報告指出,在2021年票房收入前250名的電影之中,女性導演僅佔了17%,低於2020年的18%。而且,當範圍縮小至票房前100名電影時,女性導演比例更少,僅佔12%,此數字也低於2020年的16%。

近年好萊塢(港譯「荷里活」)在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醜聞後大肆掀起的「#metoo」運動,女性電影工作者的權利與聲音越來越走向大眾,成績也有目共睹,2021年的奧斯卡最佳影片、導演就是由女性導演趙婷的《游牧人生》。根據美國權威娛樂媒體《綜藝報》(Variety)的報導指出,2020年,女性導演的電影數量在好萊塢創下了歷史新高,不過,來到2021年,數字卻呈現倒退狀況。

AP_21116143696208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游牧人生》劇組,趙婷(中)

這份報告是由聖地牙哥州立大學的電視和電影女性研究中心製作,每年都會針對女性影視工作者出產一份報告,這份報告指出,在2021年票房收入前250名的電影之中,女性導演僅佔了17%,低於2020年的18%。而且,當範圍縮小至票房前100名電影時,女性導演比例更少,僅佔12%,此數字也低於2020年的16%。

不過,攤開2021年至今的女性導演成績單,其實仍有極大亮點值得影迷注意。首先是坎城影展,法國女導演茱莉亞迪古何諾(Julia Ducournau)生涯第二部劇情長片《鈦》摘下最高榮譽金棕櫚。這是繼1993年珍康萍(Jane Campion)《鋼琴師與她的情人》之後,相隔28年再度有女性導演抱回此獎,在坎城影展悠悠歷史中,難能可貴地寫下唯二紀錄。

再來是威尼斯影展,最高榮譽金獅獎也頒給女性導演,由法國導演Audrey Diwan憑藉《Happening》拿下,這也是繼趙婷的《游牧人生》之後,連續兩年由女導演擒下金獅,威尼斯影展首見。Audrey Diwan同時也是史上第6位獲得金獅獎的女性導演,前5位得主分別是趙婷、蘇菲亞柯波(Sofia Coppola)拉《在某處》、瑪格麗特馮卓塔(Margarethe von Trotta)《德國姐妹》、安妮華達(Agnès Varda)《無法無家》、米拉奈兒(Mira Nair)《雨季的婚禮》。

特別的是,《Happening》僅是Audrey Diwan執導的第2部劇情長片,恰好與摘下坎城金棕櫚的法國導演茱莉亞迪克諾一樣,皆是第2部作品就拿下最高榮譽,這也代表法國女導演接連於坎城、威尼斯揚名。

然而,威尼斯影展除了金獅獎之外,也將最佳導演、劇本獎分別頒發給珍康萍的《犬山記》、瑪姬葛倫霍(Maggie Gyllenhaal)的《失去的女兒》,目前這兩部電影也被視為北美獎季的競逐者。

AP_2131617013724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珍康萍

而離開影展獎項之後,在商業上女性導演的成績也有突破,包含趙婷執導的《永恆族》,在疫情當中全球票房進帳4.01億美金,而妮亞達科斯塔(Nia DaCosta)的《糖果人》也有7741萬美金的全球票房,從影展、商業票房等面向來看,這幾位女性電影工作者仍舊亮眼,不過,研究人員表示,這些成就算是極端值的例外。

聖地牙哥州立大學電視和電影女性研究中心的執行主任、該報告的作者Martha Lauzen表示:「我們有可能被這些表面亮眼的成績欺騙,雖然《游牧人生》、《犬山記》等片在奧斯卡獎季表現不俗,不過2021年女性導演的電影比例實際有所下降。根據我們的報告指出,少數女性導演的大放異彩,可能會導致對女性影視工作者的狀況得出不精準的結論。再一次的,2021年超過80%的電影是由男性主導的。」

不過,如果不局限於「導演」,若將編劇、製片、剪接師、攝影師的職業拉進來比較,2021年票房最高的250部電影中,女性佔據這些幕後工作者的25%,比2020年的23%高出2%。

不過,其實這項研究報告並未全然反映近年電影的樣貌。因為串流平台的大肆崛起,使得「票房」可能不再是衡量電影商業性質的唯一標準。例如,《犬山記》和《失去的女兒》由Netflix負責發行,只在限定地區影城公開放映(其餘只能在Netflix上看),並且都沒有公布票房數字,當然,這樣的操作使得這些強片不會出現在票房排行榜上,也就缺乏了「女性」的統計數字。

與上述相似的例子還有蕾貝卡霍爾(Rebecca Hall)的《白色通行證》以及荷莉貝瑞(Halle Berry)的《逆轉擂台》,這兩位知名女演員都是初次擔任導演,而處女長片都在Netflix平台亮相,也就沒有傳統票房的收入。疫情改變消費者觀賞電影的習慣,也讓研究報告的相關數字更加難以精準追蹤。

然而,Martha Lauzen最後也表示:「從發表報告24年至今,長期來看,影視幕後工作人員的女性比例其實一直缺乏顯著進展,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例如,女性編劇的比例僅從1998年的13%上升到2021年的17%;女性剪接師的比例僅從1998年的20%上升到2021年的22%;女性攝影師的比例僅從從1998年的4%上升到2021年的6%。」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