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社會記者王瑞德:跑新聞時發現主角是認識的同行或警察,該如何處理?

資深社會記者王瑞德:跑新聞時發現主角是認識的同行或警察,該如何處理?
Photo Credit: M M@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跑新聞時發現有認識的人,會如何處理?公是公、私是私,身為新聞人考慮的是新聞重要性,而不是私人交情,這就是無冕王必須堅持捍衛的專業。

文:王瑞德(資深社會記者・時事評論員)

記者,也有可能成為社會新聞的主角

  • 抑鬱而終的帥氣男主播

有一段時間,我受邀每個月幾次固定會出現在一家電視新聞台的訪談節目,主持人是一位充滿帥氣的男主播,但是他顯然很不快樂,他早年在海外當記者,愛情、事業兩得意,沒想到就在如日中天之際,他被調回台灣,聽說後來就一直心事重重,因為原本事業一帆風順的他,回到台灣後總覺得格格不入。

我在錄製節目前的休息時間,常常看他一個人落漠的坐在電視台休息室的沙發上,雙眼閉上,極端不快樂。他的眼神中充滿不甘心和懷才不遇,而且臉色蒼白、雙眼茫然,對電視主持一事並沒有太大的歡悅。

沒想到過沒多久,就傳出他倒臥在自己住處,而警方最後證實他是非自然死亡,採取求死心切的激烈手段結束自己生命,一個原本在美國華府跑新聞,深受美國政壇、各國媒體器重的大記者,因為調回台灣後手腳伸展不開,最後抑鬱而終,十分可惜。

  • 寫了一輩子社會新聞的資深記者

我認識一位地方記者出身的資深社會記者,他從晚報到日報,從基層到主管,因為個性的關係,常常在開會時對其他單位疾言厲色不吝指教,甚至對曾經力挺他的基層記者也不假辭色嚴加批評,也因此真心朋友越來越少,常常動不動只會遙想當年在洒店內一次開一百瓶XO的豪情壯志。

只可惜,因為財務狀況不佳,加上升官名單中也沒有他,一氣之下直接申請退休,等到大家再度見面時,竟然已經成為一具跳海尋短的冰冷遺體,寫了一輩子的社會新聞,沒想到自己最後也成為人家報導的對象。

  • 大疫之年殞落的媒體記者們

打從2020年1月開始,在這一場世紀大瘟疫中,不幸的是媒體記者也無法倖免,一家電視台的攝影記者陳屍公司廁所中,最後證實染疫,造成大批電視台相關人員必須接受快篩。

除此之外,30幾年來常常可以在台北市街頭重大車禍、火警現場看到的一位平面媒體資深攝影記者,很可惜的也死在這一次的疫情中。

當時我負責主跑台北市119消防單位,常常會在災難現場遇到他,他起初受僱幫雜誌社等平面媒體拍照寫稿,後來聽說不再受僱媒體,但是他無法忘情街頭,不僅加入義消行列,而且拍照資料成為台灣早期的部落客自媒體。在事發前幾天,他在網路上寫下了失意的文字,由於他平常一個人獨居,等到家族晚輩去探視關心他時,發現他已結束自己的生命,經法醫驗屍後,查出他生前已經確診。

我人生中的第一本書的書名就叫做《完全不必自殺手册》,身為一位社會記者,看過人間悲歡離合,我完全反對自殺,各大宗教團體為了遏止自殺行為,還不斷宣傳一旦自殺就必須在枉死城或煉獄中受苦受難,而且不得超生。

最令人難過的是,社會記者自己天天接觸相關新聞,但是自己卻明知故犯,甚至還成為新聞同業報導的社會新聞主角,真正令人不勝唏噓!

跑新聞時發現有認識的人,會如何處理?

回到最初的提問:如果我跑新聞時發現有認識的人,會如何處理?

對於媒體同業的報導也是如此,雖然他的身分是媒體人,但是如果其成為社會事件的當事人,一樣必須客觀報導,20幾年前台灣著名的賭博電玩周人蔘弊案,有一家大報的主管捲入其中遭到約談,另一家競爭死敵大報見獵心喜大幅報導,沒想到不久竟換這家大報幹部遭到約談,結果透過管道進行人情關說,可惜當年我只是一位小記者,完全無法影響長官要如何決定。

2o05nqnl3se9sgxw824fwkkkmgxaia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 被愛沖昏了頭的老社會記者

至於令我最難過的,則是一位老社會記者,他對我非常敬重、對同業十分照顧,因為愛喝酒的關係,常上酒店酒吧,有免費的酒攤也會盡量帶著後輩去見識場面,因為生性海派,所以三教九流、黑白二道的朋友結交甚多,加上又積極介入處理不少江湖事,因此生財有道,累積了頗為壯觀的身家。

當時在台北市幾家著名的高檔便服酒店,都常常可以看到他的行蹤,也因此結識了一位年輕貌美的小馬子(註:眷村黑話,女友之意),兩人天天甜甜蜜蜜膩在一起,像極了即將步入禮堂的小夫妻。

有一次,在某位前四海幫幫主60大壽的現場,我受邀前往,發現他還沒來,但是卻先派了女朋友到場,而這一位女朋友卻和其中一位年輕的黑社會小弟有説有笑、毫不避諱,直覺告訴我,情況不單純。等到他來了,向大家輪番敬酒,並且祝賀壽星後,竟然將女朋友留在現場,自己再度準備外出跑攤。

基於好意,我追了出去,提醒他不要將自己年輕貌美的小女友單獨留在黑幫小弟聚集的場所,他則跟我說:謝謝德哥提醒,他下次一定注意。

可惜的是,他就再也沒有下次了。

有一天,當他回到二人同居的住處時,只見人去樓空,而他近20年來辛苦打拚攢下來的財物已經不翼而飛!錢可以再賺,但是被傷害的破碎的心無法縫合,從此他以淚洗臉,藉由酒精麻醉自己,並且試圖了斷自己的生命,幸好兄弟們早就在注意怕他想不開,發現異狀後火速破門送醫救回一命。

但是神仙難救無命鬼,面對死意堅決的人,誰也無力回天,當我到台北市立第二殯儀館參加他的告別式時,心中有無數的感慨!他一輩子採訪了無數的社會新聞,也看遍了歡場的爾虞我詐,可惜的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們早就提醒他要小心,他卻因為被愛沖昏了頭,最後不僅人財兩失,還賠上了自己的寶貴生命,真的太不值得了!

  • 走上無間地獄的警察朋友小羅

有時候認識的朋友成為報導的對象,尤其是負面新聞的主角,會令人無限感慨,我感到最難過的事,就是小羅的故事,因為他是警察,沒想到為求績效,他竟一步一步踏進由白轉黑的無間地獄。

30幾年前我剛結婚時,曾經有五年的時間載著太太跑新聞,每每到警察局時,我就將機車停放在門口旁或騎樓內,太太則坐在機車上織毛衣,就連台灣四大奇案主嫌胡關寶槍斃時,我也帶著太太到台北看守所採訪整個槍決過程。我還曾經寫了一篇〈新聞路上五萬里〉,紀念這一段人生奇遇,因為我幾乎什麼事情都會跟太太討論,尤其是新聞事件,因為她總有和我不同的觀點,可以做為我的參考。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