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6革命未竟之地》:在1769年西班牙人開始加州北部探險時,當地印地安居民都「非常友善欣喜」

《1776革命未竟之地》:在1769年西班牙人開始加州北部探險時,當地印地安居民都「非常友善欣喜」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橡實雖富含脂肪,但橡樹很偶爾才會產果,而且這些果實必須先經過處理,去掉有毒的單寧酸後才能食用,西班牙士兵就曾因為未加工處理而得到過寶貴的教訓。

文:克勞迪奧.桑特(Claudio Saunt)

首次接觸 殖民舊金山

這些新來的陌生人帶了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包括:馬、牛、豬、槍、鐵製品、船、羊毛織品、玉米、小麥、酒、染料、巧克力等等。同樣令當地人感到好奇的是,西班牙傳教士會做一些他們沒看過但是好像很強大的儀式。他們的到來,為當地居民帶來機會,他們似乎有可能抄襲、駕馭西班牙人用來掌控和形塑世界的新方法。這便解釋了他們為什麼經常歡迎陌生人───至少一開始是如此。

在一七六九年最開始前往加州北部的陸上探險活動期間,當地人都「非常友善欣喜」。其中一個西班牙人寫到,這就好像「他們跟我們來往很久了」似的。在現今的聖塔克魯茲附近,他們「極為和藹可親又友好地」歡迎陌生人。西班牙人的紀錄裡充斥著相同的描述:印地安人「性情脾氣極好」,帶著「極大的好客與熱情」迎接他們,總是「熱切盼望他們到來」,並且帶給他們「許多非常綿密的黑色大派餅」。飢腸轆轆的士兵還說,這種派搭配嗆辣的南瓜子蔬菜泥一定很棒。

一七七五年七月,當聖卡洛斯號(San Carlos)成為紀錄上有史以來第一艘駛過金門的歐洲船艦時,居民們站在岸邊緩解西班牙人的恐懼感,鼓勵船員上岸。傳教士文森特.聖塔馬利亞(Vicente de Santa María)站在船板上觀看,坦言:「我們必須鼓起勇氣,不讓恐懼使我們怯懦。」然而當地人並沒有這些顧慮,他們參觀這艘十八公尺長的船隻時「非常高興」,對船的構造「大為驚奇」,並好奇地看著被豢養的羊、雞、鴿子。聖塔馬利亞所記下的其中一句卡斯塔諾語,總結了這次經歷為當地居民帶來的歡喜───一個登上聖卡洛斯號的印地安人在收下雪茄後,說:「先給我點火的東西來點燃它。」

然而,不是每個人都對這些外國人的到來感到泰然自若。一七六九年,西班牙人就認為有一群不太好客的獵人「沒有那個心情」。在蒙特雷北邊,有一群「驚愕困惑」的村民「沒注意到我們前來」。但,在經過一番協調後,當地女性開始準備食物給這些訪客,並得到珠子做為回禮。但是,在東灣的海岸地帶,就沒有這些友好的舉動了。那裡的人「性格邪惡」,據說對西班牙人「極為差勁」。

印地安人的反應之所以這麼多樣,原因自然是很複雜的。在一七六九年,當地居民可能是因為士兵的皮膚覆滿大塊紫色瘀青、口腔滿是血(牙齦流血的緣故)且四肢腫得奇大而感到驚恐。當時,西班牙人靠近蒙特雷時,壞血病剛爆發,很快地,有八名士兵因感染而無法行走,其中兩名甚至接受了臨終祈禱。後來,當地人贈予的新鮮食物緩解了最嚴重的症狀,讓衰弱的士兵存活下來。但是,他們接著又因為吃了未處理的橡實而發燒腹瀉。

一七七六年,莫拉加的創建活動沒有經歷這樣的苦難,葉拉姆人起初很頻繁地跟他們進行交易,用淡菜和草的種子交換玻璃珠和西班牙食物(但是葉拉姆人拒絕嘗試牛奶)。八月底,有一艘船為新成立的要塞和傳教站帶來補給,西班牙人便開始建造教堂和方濟各神父的起居建築。他們把要塞蓋在西北方五公里處、金門海峽內側,各邊約長七十五公尺。雖然規模龐大、樣式勻稱,但這座要塞卻幾乎完全只用木樁和泥巴建造而成。後來,一七七九年的大雨把大部分的結構都沖刷掉了。

九月十七日,也就是華盛頓的部隊在曼哈頓的哈林高地堅守陣地的隔一天,西班牙人正式掌控了舊金山灣。兩位傳教士舉行了莊嚴的彌撒,教堂鐘聲響起,槍砲齊發,停泊在近海地區的聖卡洛斯號也用迴旋砲回應。傳教士弗朗西斯科.帕盧寫到,所有人都覺得「喜悅歡欣」。不過,當地居民在慶典期間消失了,直到數天後才再度出現。十月初,另一場儀式標誌傳教站正式創立。帕盧說:「唯一沒有歡慶這令人開心的日子的,是那些異教徒。」

雖然語言障礙讓原住民族和殖民者之間難以溝通,但是葉拉姆人仍很快就明白,西班牙人並不打算離開他們的家園。南邊一百五十公里的蒙特雷,顯示了他們可能面臨怎樣的命運。在蒙特雷的聖卡洛斯傳教站,西班牙人會對受洗的印地安人執行令人不安,甚至是感到恐懼的紀律管教。

例如,在一七七五年初,西班牙人看見一個皈依的教徒在喀美爾河跟一名殖民者「私通」,兩個人都被關起來審問,殖民者還被鞭打。一個月後,西班牙士兵抓回一名逃跑的新入教者。一七七五年十二月,士兵又去追捕另一個逃跑的印地安人,但是他用箭射了其中一名士兵後,成功脫逃。同樣令人震驚的是,就連西班牙人自己都想逃離這個殖民據點。當安薩來到聖華金谷邊緣的沼澤地時,他的下屬便認出先前他們曾在此地搜捕的脫逃士兵。

這樣令人驚愕的行為,或許比起西班牙人帶來的科技產品更叫人難以置信,也因此傳得無遠弗屆,肯定也有傳到舊金山半島的居民耳裡。在一七七六年五月,同時身兼傳教士和探險家的弗朗西斯科.加塞斯(Francisco Garcés),碰到一名印地安人用西班牙語跟他索取用來捲菸捲的紙。

加塞斯寫道:「我懷疑他可能是剛從蒙特雷傳教站逃出來的基督徒,因為他做了射擊和鞭打的動作。」顯然,這名印地安人肯定有對招待他的東道主,詳細描述這些行為。加塞斯後來證實這位愛抽菸的印地安人確實是從傳教站脫逃。這場相遇發生在內華達山脈的山麓丘陵之中,離最近的傳教站超過一百五十公里。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