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創在社宅2:一場「從零開始養」的居住文化,台北市社宅青創戶的集體焦慮與反思

青創在社宅2:一場「從零開始養」的居住文化,台北市社宅青創戶的集體焦慮與反思
Photo Credit: 原典創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青創戶固然是想帶給社區更多能量與活力,讓居民能形成更緊密的交友網絡,但要能與住戶「交心」,首先要先撕掉青創戶身上所貼的標籤。

文:呂欣庭

台北市社宅青年創新回饋計畫(後簡稱青創計畫)是由台北市政府與民間組織者共同籌備而成的跨域協作計畫,提撥社會住宅一般戶的部分名額,以徵選和檢核機制取代抽籤入住,並將社區營造實務經驗作為方法論對遴選出的「青創戶」進行培力。

期望建立「好厝邊」的社區形象,為社會住宅的形象去汙名化,也賦予青創戶相應的責任有意識地創造互動媒介。如開設手作課程、建立多元社團或進行空間美化改造,以社宅為場域串聯在地居民,也因同為居民的身分更加貼近彼此入住社宅的居住生活,進而形成「新型態的居住文化」,與社會住宅建置低樓層的公共設施服務同屬「新的社會模式」,希望以在地需求為導向形塑共好社區。

換言之,這是一場「從零開始養」的居住文化。但我們成為青創戶前,先是台北社宅承租戶。青創計畫似乎在居住文化框架中被畫下大餅,強調政策一線的執行者致力於翻轉混居社宅的都會生活冷漠感,藉由社區行動而召喚某種社宅的「生活感」。

本文想指出青創計畫的確是住宅政策當中,具有彈性調整和促進活絡且創新的社區營造組織,但定位上應是具有互惠色彩的社會創新政策。在談論共融效果的同時,我們其實更常討論如何權衡「可負擔的回饋」以達身為承租戶最根本的安居目的。

因此,我經常能同理每次青創計畫徵選說明會時,為何參與者總是提出疑問「回饋社區規定要花費多少時間?有減免租金嗎?」也許潛在租屋者真正想了解的是「青創計畫既然如此複雜,好處到底是什麼?適不適合我?」我認為最主要的考量應是我們對於青創計畫的價值的認同程度,以及是否能為自己找到一個租金以外的動機,成為永續經營青創計畫的關鍵課題。

我是誰?我在哪?進社區的集體焦慮

從零開始養的居住文化,始於青創戶的養成。筆者是東明社宅青創計畫的一員,作為第四座徵選青創戶入住的社宅,也正逢實驗性的政策走向常態的轉折,且入住前經歷過「跨基地聯合交流會」,我們都了解青創檢核機制運作至東明社宅時,相較其他基地已趨近穩定和完善。

譬如行政作業的複雜度稍微下降、深知輔導團隊的重要性,也從其他基地青創戶「學長姐」的分享隱約知道我們不能只熱衷於辦活動,而更是需要「交心」、對社區的人事物付出關懷的社區營造計畫,但我仍然在進入社區的當下感到某種集體焦慮。

與一般住戶互動的不確定性往往是計畫中焦慮的來源,實際執行也的確遭遇許多意料之外的疑問和磨合過程。譬如我們需為了「青創並非青年創業」闢謠,也需打悲情牌來強調我們同是入住社宅的承租戶、是我們彼此的「好厝邊」,沒有特權、沒有少繳租金,而是經歷徵選的層層關卡才入住社區,並自詡帶有一定的使命感為社區帶來有趣的活動。

但有趣的是,曾有居民指著夥伴鼻子疾呼「青創佔了我家人的名額!」,除了凸顯台北社宅的稀缺性與吸引力,沒有興建之初顯見的污名化問題也令人欣慰,但也提醒我們雖然是已運作至第四座社宅的青創計畫,仍需要平常心看待各自進社區少不了的「青創戶標籤化」陣痛期。

青創活動【花草下午茶】-邀請居民共同籌備並參與活動
Photo Credit: 原典創思

當居民未能明確辨識青創計畫的回饋機制,且團隊尚未建立各自的獨立性之前,若青創戶承諾居民計畫之外的社區熱心公益事務,往往造成個人與團隊認知不同的問題,卻也可能過於強調團結價值,而佚失了青創戶各別發展或關注社區公共事務的機會。

如何在個別計畫與青創夥伴間達成和諧共好,是每位青創面臨的課題。除了藉他者「你是誰?」的社會行動來思考青創戶在社宅的定位與意義,我認為掌握自己的多元角色,以及盡量從事有效的溝通會是務實的做法。

透過自身第一線住戶的角色,觀察、串聯起更直接的溝通管道,針對社區的軟硬體設備如何對接日後的社區活動,可以聯合物業管理單位一同討論,在甫進社區時會是適當的著力點,或者「退居幕後」與其他居民一起調查硬體如何改善,也是部分青創進社區的關懷方式。

對居民而言我們同為鄰居,劃分為主辦者和參加者,目標是謹守彼此作為社宅承租戶的分際,保持社區和諧關係,並在活動經驗驅使下,更貼近社區需求,比如為了特殊戶居民預留免費或保留的名額,降低參與門檻。

抓資源、找頭人、錨定青創夥伴

我們是透過青創計畫提案入選的承租戶,人手一份絞盡腦汁的企畫書,成為彼此的「青創夥伴」,藉由持續的社造培力機制累積信任與互惠。先以數次會議熟悉彼此的背景和性格,並了解青創團隊在社區的具體任務,再由輔導團隊提出若干「認識鄰居」的任務,在入住前就打開「社區知名度」有利於往後的社區行動。

然而,滿足各方期待的可視性成果出現之前,我們必須在社區維持某種集體的「好感」,以及為了運作順利而持續交流建置出的活動籌備流程,透過分組分工處理青創團隊有關場地、公積金、平台和公關等細緻繁瑣的公共事務,循序漸進地為青創團隊的社區營造紮下根基,再擴及成為社區共好的氛圍。

居住文化第二式,從青創戶組織為青創團隊。青創戶存在一種幽微的浮動性,說穿了正是人際溝通,因此執行過程是否可負擔並維持平衡,會影響我們投入多少心力在「社宅的社區營造」。

組成青創團隊正是一種眾志成城,每位青創戶各自專業的付出程度不必然減少,但樂趣一定會加倍,彼此互相支援也同樣讓活動事半功倍。庶務的支援比如寫文案、備料、互相檢核活動內容,乃至於活動當天的拍照、運輸器材或應付緊急狀況,青創戶輪流成為課程主辦。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