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渣男基本素養的「自戀性格」,究竟是如何煉成的?

作為渣男基本素養的「自戀性格」,究竟是如何煉成的?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說渣男必然存在一個空洞的自我,以及自戀的違常人格,無論這是跟龍的傳人一樣,因為強勢的媽媽所導致,還是自修《把妹達人》得來。已經很難確認渣男與自戀是從什麼開始被緊密綑綁在一起,以至於難分彼此。

文:蕭育和

影視文本對於「渣男」的描寫有一個基本套路。週期性的失蹤是必要的,趕稿也好工作也好,甚至也不需要理由;大方承認關係的變化沒有道理可言,愛、恨、喜不喜歡不過都是每日日常,既然如此也就沒有什麼情感上的道義責任需要背負。

需要「分手」時不忘提醒對方原來跟其他女人都一樣,愛嫉妒、佔有慾與爭風吃醋等等,而他居然曾經以為對方是不一樣的人,冷冷地將關係生變的責任歸咎到對方的不如期待。所謂的渣男,真正讓人難受的並不是無法陪伴,甚至也不是遭到遺棄的待遇,而是落差的陌生感,彷彿過去的迷人、熱情、知心與體貼都不過是表演。

受傷的人會在某個無法預料的時刻感受到無比的冷漠。渣男突然全部收回你所需要的一切情感慰藉,卻不會忘記徹底摧毀你的感受與自尊,人們難免貶低自我,自尊受損,懷疑自己或許根本不值得認真的對待,沒日沒夜的想起時,不痊癒的傷彷彿得用餘生報償,愛與恨的碎片都太過扎人,既難以收拾也就無法與過去握手和解。

7vcb63vegqcpyy3ig0kbe8mlelhtej
佛洛伊德(前左)與榮格(前右)|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所有的渣男教科教戰書都在致敬佛洛伊德

自戀的性格可以說是渣男的基本素養。確實,2005年出版,日後被奉為PUA聖經的《把妹達人》(The Game)一書,全書翻來覆去也就一個基本心法:要在情場無往不利,首先得要愛自己,只要夠愛自己,就會有源源不絕的人愛你。

所以,不需要害怕被拒絕,要相信自己比別人更好,自信就能主導一切。為了激起對方探究的好奇,最簡單的辦法是找出一個莫名其妙的格言,像是「我找到了自由,拋棄所有希望就是自由」,《教父》或者《鬥陣俱樂部》這類電影裡面很多。但格言不是拿來掛在嘴邊的,畢竟這樣會顯得中二,要用行動親身實踐,盡力表演,像情感節目裡的嘉賓,任人挑選。

於是,在各種提醒姊妹們遠離渣男的勵志產業中,如何識別男人的自戀傾向,成了必要的教戰,這裡就不再重複DNS的自戀性人格違常診斷。而其實渣男教科書的基本心法,也就是把自己變成一個空洞的自戀狂。

如果要學會表現得自己擁有某種獨一無二的自我意識(也就是,「裝B」),內心就得是空洞的,因為這樣才能徹底模仿任何一個他者,從而創造出某種看起來很像是自我的東西。自戀狂必須習慣人生就是舞台,表演落幕結束時,才是最難過的時候。能是出色的模仿者,才會是獨樹一幟的自戀狂,自戀看起來是渣男的必修通識學分。

空洞的自戀狂或許是社會心理學上的病態人格,卻也是一本萬利的精神操練,至少在愛情與政治場域如此,在最應是親密的愛情與最該有遠見的政治中,人們有時候不得不承認,最能拋棄共感的狼性才是美德。

也只有在愛情與政治,空洞的自戀才會迸發出驚人的殺傷力,例如Bifo對於孤狼式無差別殺人犯的文化診斷,他們是「英雄」,但不是任何意義上的悲劇英雄,而是David Bowie的那首Heroes的MV中層層交疊的影像,今天有一個模仿小丑殺人的年輕人,它最後只會變成一個影像,一個電影,然後下一個。

據說渣男必然存在一個空洞的自我,以及自戀的違常人格,無論這是跟龍的傳人一樣,因為強勢的媽媽所導致,還是自修《把妹達人》得來。已經很難確認渣男與自戀是從什麼開始被緊密綑綁在一起,以至於難分彼此。

不過,在其經典的〈論自戀〉(On Narcissism)一文中,佛洛伊德所設想的性別典型是「最純潔天真的女性」,這類女性「發展出某種自體滿足,以彌補她們在選擇對象時所被強加的社會枷鎖」。佛洛伊德認為這類女性對於人類情慾生活的影響不容小覷,最直接的理由是對男性來說她們有著最大的吸引力,而不只是「常理來看她們最為亮麗的美感理由」,還「混雜了各種有趣的心理因素」。

佛洛伊德將她們的性感比做兒童或動物的可愛,這類因為自戀的性感,其「自體滿足與無法參透的神秘,像是某些動物的吸引力似乎就在於對我們的無視,像是貓咪」。

渣男教科教戰書可能都是在致敬佛洛伊德,例如《渣男辨識術》開篇就說「貓和渣男在讓別人受自己擺佈這件事上都是箇中高手」。

題外話,這類渣男教科教戰書往往都是自命渣男的人寫就,例如上述的一馬自稱「最不能交往的渣男」;渣男教戰產業的佼佼者Tucker Max自稱是確診的自戀症患者,以及「地球最糟糕的男友」。

還有宣稱自己是無可救藥的自戀病患者的Sam Vaknin,他的事業是向主要是女性為主的讀者解釋像他這樣的自戀狂男人是如何理解與思考世界的,其《只愛自己的惡毒》(Malignant Self-love: Narcissism Revisited)多次再版後已經來到700多頁,假以時日,篇幅或許將超越《資本論》。

iStock-1357526082
Photo Credit: iStock

自戀作為世代指控

佛洛伊德起初將自戀視為女性特質,他認為正常的直男,是有能力去愛外於自身的他者,但男同性戀與大部分的女性都傾向以自戀的方式去愛人。雖然聽起來是個厭女基調,不過佛洛伊德後來也把喜劇演員、藝術家、罪犯以及那些在催眠椅上抵抗精神分析療法的病人,都納入這類自我耽溺的自戀人格典型。

而這些人之所以自帶某種神秘吸引力,是因為他們彷彿身處某種「極樂境界」,大方的不成熟讓健康的正常人欽羨無比,因為這是他們在成長過程中被迫放棄的東西。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