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記者的西安版「方方日記」:所有人都低估了封城將帶來的災難

獨立記者的西安版「方方日記」:所有人都低估了封城將帶來的災難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西安持續封城之際,有120萬人口的河南禹州因出現3起確診無症狀案例宣佈全面封城。專家表示,中國持續執行「零容忍」的防疫政策,目的是為了避免國內疫情影響即將開幕的北京冬奧。

文:William Yang

在西安1300萬居民的封城進入兩週之際,中國河南省擁有120萬人的縣級市禹州,也因通報三起新冠確診病例,週二(1月4日)市政府下令全面封城,所有市民必須「足不出戶」,執行居家避疫。

根據禹州市疫情防控指揮部公佈的消息,3起確診案例是透過核酸檢測確認的三名無症狀感染者,當地官員於週日(1月2日)半夜前發布公告,下令全市居民即刻「居家隔離、足不出戶」,各單位人員必須依據單位證明出入,並組織志工為村中或社區居民提供日常生活用品。

此外,該市還要求公車、計程車等各式大眾交通工具全面暫停營運,而體育場館、各旅遊景點、休閒娛樂場所跟餐飲機構也暫停開放。該市各類學校全部進行線上教學,全城也執行人員只進不出、中心城區人員不進不出的作法。

禹州市也警告,該市將對隱瞞情況、不遵守疫情防控規定,造成疫情傳播或擴散的人員,嚴格追究其法律責任。事實上,不少專家認為中國政府自2020年初疫情爆發以來,便在疫情防控上採取零容忍的防疫策略,一旦各地傳出零星疫情,在地官員往往是以全面封城的方式來防止疫情擴散。

由於距離2022北京冬奧開幕僅剩約一個月的時間,專家認為中國在西安與禹州等地採取「零容忍」的防疫政策,很大一部分是為了避免國內疫情影響奧運。美國奧勒岡州立大學全球衛生中心主任紀駿輝告訴德國之聲,中國政府延續「清零政策」主要有兩個政治目的。

他說:「立即的政治目的是二月要登場的冬季奧運,中國政府不希望有國內疫情影響它執行冬季奧運。另一個政治目的是,中國政府對內跟對外都需要維持其合法性,而它們達到該目的的唯一作法便是保護人民。它對內必須透過控制疫情傳播顯示他們的執政能力與合法力,對外他們需要改變國際上對全球疫情的論述,強調中國並非疫情的始作俑者。」

西安頻傳侵權行為

在河南禹州成為最新執行全面封城的中國城市之際,封城滿兩週的西安持續傳出有民眾在社群網站上分享各種急迫的情勢。為了實現陝西省書記劉國中週一(1月3日)宣佈的「社會面清零」,西安近日出現多批的「千人大轉移」。

中國澎湃新聞週二(1月4日)在報導中指出,近日出現的確診病例中,有十幾例的活動軌跡與西安航空學院的兩個校區有關,所以該校區約2000名師生,上週便被分流到陝西省安康的四個縣市集中隔離。中國衛健委5日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中國1月4日總共通報了41起新的本土確診案例,其中西安的本土確診案例有35例,與前幾天相比,相關數字已大幅下降。

而1月4日,微博上有一起男子因請求政府協助進行集中隔離未果,導致一家六口全數感染新冠的事件,也得到各界廣泛討論。根據媒體報導,該名男子是西安市雁塔區的一個確診案例,他原先應該被列為B類的密切接觸者,但卻一直被當地疾控人員以C類的次密切接觸者對待,要求在家進行居家隔離。他出現發熱、頭痛等症狀後,尋求多個政府部門協助進行集中隔離,卻不斷遭「踢皮球」,最終雖然他順利得到救治,但也導致一家六口全數染疫。

在該新聞的相關帖子下,不少網民留言批評西安當局處理疫情的方式。一位網民寫道:「這是中國社會的恥辱,也是為官者警醒,更是人性的博弈,也是個人渺小的告知!」另一位網民則表示:「我們個別地方的不作為,踢皮球,不重視,無疑是在給這座文明的城市抹黑,在給千萬抗疫一線的工作人員添堵!」

雖然有部分網民在網路上發言質疑或抨擊西安政府防疫政策的執行,但專家認為願意發聲的人仍屬少數。人權觀察的資深中國研究員王亞秋告訴德國之聲:「在中國社群網站上發聲的都是極小一部分的人,因為大多數的中國人都不會到網上去發聲,因為它知道上網發聲可能受到懲罰。基本上會上網發聲的都是已經受不了,覺得需要發聲。」

她表示,因為當地沒有問責政府的機制,所以在當地政府受到壓力時,它才會意識到他們必須回應,但大部分時候當在地官員著重在達到「清零」的目的時,人民的權利是否受到壓迫,對他們來說並不那麼重要。

RTS42WH1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獨立記者寫封城日記

雖然公開質疑地方政府的聲音仍屬少數,但住在西安的中國獨立媒體人江雪仍在週二(1月4日)發表了名為《我的封城十日誌》的長文,內容記錄了她在封城過程中的所見所聞。她在文中提到,由於封城的消息來的非常突然,所以不少人都低估了他們可能面臨的窘境。

她在文中寫道:「那時候,我們還沒想到,這場『封城』,會如此倉促不堪,朝著人們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這個夜晚,那些被堵在家門口的人,超市裡搶購的人,孕婦、病人、考研學生、建築工人、城市流浪漢、路過西安的旅遊者……可能都低估了這場『封城』將為他們帶來的災難。」

江雪也提到,日前一名小夥子因肚子餓出門買饅頭卻被防疫人員圍毆的情況。她評論道:「畫面上,白花花的饅頭灑了一地,我彷彿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打人的人,面對自己的同類,這寒風裡買回一點食物的人,怎麼能下得去手?是哪怕最微小的權力,也會讓人變異嗎?是在有權者眼裡,暴力才是成本最小的解決方式嗎?」

旅美的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告訴德國之聲,其實自2020年初疫情爆發後,中國政府在各地封城的過程中,便出現出現大量侵犯人權與剝奪民眾自由跟尊嚴的事,其中包含把人綁在樹上公開羞辱還有在體育場上公開批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