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監控》:數位生活有眾多可愛之處,當誘惑大於壓力就該「伸手去拉緊急剎車」了

《數位監控》:數位生活有眾多可愛之處,當誘惑大於壓力就該「伸手去拉緊急剎車」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位科技打亂社會和時鐘時間,吸引我們放棄對個人時間的控制:例如,透過家中隨時開機的Wi-Fi、超市裡讓人可快速(衝動)購買商品的設備,或是隨時隨地都能聯絡上工作、同事和客戶。它們阻撓緩慢的時間道德,使它難以發展。科技的提醒,似乎總是想要我們在愈短時間內完成愈多工作。

文:羅布・基欽(Rob Kitchin)、阿里斯泰爾・弗瑞瑟(Alistair Fraser)

減速:實行時間主權

慢慢來意味你控制著自己的人生節奏,在任何情況,由你決定行動速度的快慢。如果今天我想快就快,到了明天我想慢就慢。我們所爭取的,是決定自己節奏的權利。

第二章提到,我們正生活在一個「隨時待命/隨傳隨到」的快速世界,對現今的生活造成許多後果。針對加速科技而採取行動,即是嚴肅看待慢運算的「慢」。我們對所有人呼籲:反省我們參與加速化世界的方式、這些生活方式對我們的日常生活帶來的後果,以及思考如何調整做法,才能減速到更為穩重、可控、健康且愉快的步調;才能製造時間可以減速、休息、遊玩、放鬆、逃離「沒有下班的上班」或繁忙的社交行程;才能抵制忙碌和速度的誘惑;以及保護我們的時間和注意力,擺脫對我們的注意力虎視眈眈的系統和裝置。

以上這一切,沒有一項是要你「伸手去拉緊急剎車」,也就是不必將數位生活的方式砍掉重練。前面提過,我們絕不可能完全置身於數位系統之外。然而,這是關於採用一系列步調和節奏去配合環境和我們的目標;是在轉向的行動有意義時,轉向社會時間和時鐘時間,而非總是在網路時間裡運作;以及轉向更古老、更緩慢而不是加速的做法。

雖然如今社會生活的加速狀態給人的印象是需要「不停跑步才能維持不動」,但顯然不是非如此不可。少往往才是多,緩慢實際上更有成效、更有價值。現在已有充足的證據顯示,有組織的休息(大量睡眠、閒暇的晚間和週末、沒有工作打擾的假期)和策略式行程(封鎖任務、最小化分心)比匆匆忙忙、一心多用和全天候工作,能創造更多、更好的工作成果。

速度和數量不等於品質,多工往往意味糟糕地完成兩件或多件工作,而非創造效率。科技經常表現得像是假朋友:它節省時間,卻同時滋生新的責任和任務。例如電子郵件使通訊更容易,可是接收到的訊息卻倍數成長,且加快回應的周轉期。

能夠從工作脫身的人——能實行有組織的休息——過得更快樂、更有效率、更有彈性,而且不容易出錯。他們更樂於合作,合作共事和客戶關係可因此改善。有組織的休息不僅有利於工作,也有利於健康,能減少與壓力有關的疾病(如失眠、偏頭痛、高血壓、憂鬱、哮喘、胃腸疾病和飲食失調)和精疲力竭的可能性。然後,由於病假和相關的成本降到最低,企業的生產力可隨之提升。

有人亦主張緩慢能使生活更充實、更有意義。能放慢腳步的話,你就有更多時間享受各種活動而不受打擾,更周嚴思考問題、嘗試解決方案,處理更深層、棘手的問題,以及思考人生。你能為了事情本身而去做,不再是因為某些不可告人的動機。

此處有一種時間道德,需要個人和集體反思「時間主權」在數位時代的本質,而這種反思中想必會納入制度化結構。所謂的時間主權,是指有權力和自主性,能決定個人的時間如何支配。我們固然對每天的生活內容都有某種程度的控制權,但都受到社會和制度化義務束縛。管理行程時,必須設法和其他家人、朋友、上班時間,以及社交活動如體育訓練或合唱團練習的時間表配合或協商。

數位科技打亂社會和時鐘時間,吸引我們放棄對個人時間的控制:例如,透過家中隨時開機的Wi-Fi、超市裡讓人可快速(衝動)購買商品的設備,或是隨時隨地都能聯絡上工作、同事和客戶。它們阻撓緩慢的時間道德,使它難以發展。科技的提醒,似乎總是想要我們在愈短時間內完成愈多工作。

很顯然,實行慢運算的挑戰有一部分在於指出偶然性——日常生活中有某些時刻可以拒絕參與超通訊和超協調,而且不會對自己的幸福、企圖心,以及其他人的生活帶來負面影響——然後決定採用比較緩慢的速度參與這些社會歷程,而不是如別人所期待的那種速度。舉例來說,今天搭火車時,你可以看書而不是回覆電子郵件。這個行動的終極目的是改變你使用時間與空間的方式,雖然你有可能必須想想對別人的影響:同事們或許正在等你回信,他們已經習慣在通訊時立即得到回覆。

但是,你回覆或不回覆的頻率為何?他們需要立刻回覆的頻率為何?這些期待是普世價值嗎?可以期待那些步行、騎自行車或開車上班的人嗎?有沒有可能以稍微極端的方式,調整每天的例行活動?例如,你能不能在晚間、週末期間拒絕回覆電子郵件或訊息?或者度假時完全離線?或者,你的家人或同事是不是需要、甚至要求一點彈性?

我們的重點是,加速的經驗通常是有關我們與他人的大量連繫。可以想像,每個人都對我們將如何回應感到焦慮。加速的經驗也和期望有關,加速誘使我們旁觀自己與人連結的方式,但忽略退出的可能性,反而單純地一躍而入劇烈的回應之流。壓力總是混合保持連線的永恆誘惑,許多人離不開加速―慢運算的「慢」不是,或至少看起來不是,每天大部分生活的選項之一,這就是現今工作與生活的方式。

然而,一如往常,我們能夠順利通行或稍事調整。遇到保持聯繫的壓力強大時,例如工作流程需要立刻回應,我們依然能夠慢下腳步,可以吃完早餐再第一次查看電子郵件和各項通知訊息。假使基於工作文化要求,午餐時無論如何都要保持與電子郵件連線,但你可以關閉其他通訊應用程式的訊息通知,如WhatsApp上面川流不息的訊息。它們來自同伴、朋友、家人、鄰居和社團,會把你拉進一連串回應中。你在加速職場已經感到壓力沉重,如此一來更是火上加油。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