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鄺健銘(上):港人不要固步自封,起碼有3件事可以做

專訪鄺健銘(上):港人不要固步自封,起碼有3件事可以做
鄺健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不一定要從政府出發,民間有自我管治的能力和傳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編按:鄺健銘,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後負笈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著有《港英時代——英國殖民地管治術》)

「《衝上雲霄2》上演時,你在新加坡坐地鐵會見到有人拿著手機在看。」

「他們也聽王苑之的歌。吳君如的《金雞》是蠻受歡迎的。」

「杜文澤在馬來西亞成立電影公司,拍了《麻雀王》,當中用了新加坡一個頗有知名度的諧星。在當地大收旺場。」

回歸後一路向北,回頭是岸

做人大忌之一是自我設限,偏偏香港在97年回歸後,只懂北望神州,彷彿全世界只有一個水源,開口閉口「阿爺」(北京),股市跌了,「因為阿爺收水」。股市升了,「多得阿爺放水」。樓市升了,「因為阿爺放人來買樓」,樓市跌了,「因為阿爺打貪」。政改一役是香港盛衰分水嶺,所以一定要得,「否則阿爺不再給你機會」。

曾幾何時香港電影雄霸東南亞市場,紡織業是區內的龍頭。研究香港歷史的鄺健銘說,「大家忘記了香港曾經是國際大都會、國際港口,那是眼界問題。1980年代末期到1990年代的移民潮,走了一大批精英,留下來的坐直升機般升上精英原本的位置,但這些人的能力和眼界跟走了的有多大分別?似乎沒有多少人會留意、會深入討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現在,有個別人士會反思自己的出路,好像杜文澤⋯⋯其實所有香港人都要反思,不要把自己困在死胡同。」

「沈旭暉提出過有趣的concept:華南文化圈,是香港軟實力的未來出路。誰說合拍片一定要同大陸合作?50/60年代的港產片不就是在東南亞起家嗎?你問我香港有什麼出路,我說首先是要重新重視被遺忘的福地—東南亞。每個香港人都做到的,例如學校交流,除了北上,是否都可以同星馬文化組織多些交流?每人多行一步,impact可以很大。」

「弱政府、強社會」是香港強項

「第二,政治不一定要從政府出發,民間有自我管治的能力和傳統。19世紀英國管治時,社會服務不足夠,衍生了東華三院這類組織出來,是華人自發的社區服務。雨傘運動沒人帶領,但佔領區仍然井井有條,物資運送到分配都沒問題。弱政府、強社會正是香港的優勢。」

然則我們不時聽到香港在朝在野都缺乏政治人才不成問題?「我不認為一定要以由上而下、金字塔式的方法去管理香港,雨傘運動就看到香港社會很強的自我管理能力。具靈活性和創意。不一定要由少數人去帶領香港發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什麼我們談香港的未來,不能以香港社會為中心出發?尤其現在資訊科技發達,我們有crowd funding (眾籌)、crowdsourcing(群眾外包)。如果政府的工能之一是收集資源再分配,社會民間一樣可以發揮這個作用。」

crowdsourcing是你有好點子,利用網路志願大軍的創意和能力,出一點報酬幫你解決技術問題、完成任務。缺錢了就找crowd funding。「香港的光房是好例子,投資者把單位以較便宜的租金,分租給一些有需要的家庭,提供支援配套,締造良好鄰舍環境,目標是創造脫貧土壤,這是香港的民間創意,我看不到新加坡的民間組織有類似的方法去解決他們的住房問題。」

關於香港人,我們說的其實是……

第三是要有國際視野,為的是增加想像空間,擴闊未來可以行的路。這樣說來好像有點空泛,鄺健銘說一定要從歷史發展和實際例子去反思,不要停留在每天沒意義的膚淺爭論。

「一國兩制行了差不多20年,為什麼中港矛盾還是那麼大、甚至愈來愈大?一味說血濃於水解決到問題嗎?就連柏林圍牆倒下超過25年,東西德的文化鴻溝到今天還在。香港的一國兩制不是什麼新鮮事,西藏一早就是了,你看看今天的西藏。內蒙可以說是社會主義殖民地。」

Photo Credit: Jon Wick @ flickr CC BY 2.0

「台灣學者吳叡人在4月在香港大學的一場演講,題為『沖繩、香港及台灣的民族主義興起』,他提到沖繩跟香港的情況是很相似的。以前沖繩人也說過回歸,也有人倡議類似一國兩制的制度,但當這些訴求都幻滅了,他們就開始講獨立,論擁抱海洋、太平洋,離開日本。他們的發展軌跡對香港人有多大啟示?」

「又好像直布羅陀,夾在西班牙和英國之間,他們很抗拒回歸西班牙,卻又不是很崇拜英國人,只是在英治底下生活這許多年,英國人的價值觀、文化都已經內化了,成為一種獨特的既有英國特色,又賦有當地色彩的身分認同,這些對港人又有什麼啟發?香港人在談身分認同時,說的到底是什麼?其實有多少港人有反思什麼是『香港人』?」

延伸閱讀——難道真的「甘願做英奴」:為什麼港英政府也無賦予港人多少民主,卻有愈多人緬懷英治時期?

下集:專訪鄺健銘(下):「袋住先」的後果香港人擔得起嗎?
DSC_2081-kwok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