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進鄉遊學團】島根縣:留在地方的老師越來越少,那就把整個島嶼都視為學校吧

【台日進鄉遊學團】島根縣:留在地方的老師越來越少,那就把整個島嶼都視為學校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海士町除了少子化問題外,就連高中老師的人數都不足,高中入學學生也在減少,未來學生可能必須離開隱岐島到日本本土去唸書,造成離島效應,為解決這個問題,便開始推動高中魅力化計畫,希望學生在學校學習的東西,未來都可以運用在島嶼上。換言之,計畫將整個島嶼都視為是「老師」

台日進鄉遊學活動,由教育部高教深耕計畫,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計畫,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水沙連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研究中心、日本島島價值創造事務所,以及台灣觀光地方創生協會共同舉辦,規劃「地方教育」、「地方產業」以及「地方街區營造」三場主題交流活動。

首場活動,邀請了日本地域教育魅力化平台的事務局長尾田洋平,分享平台如何憑藉改變教育,透過迎接大都會學生來促進地方與社會的創新,進而改變兒童、年輕人與日本的未來。

事務局長尾田洋平出身於島根縣,大阪大學工程研究所都市再生領域碩士。2011年加入株式會社RECRUIT擔任觀光資訊平台「JALAN」的日本中國地區負責人,並成立業務支援服務等業務。2018年7月加入「地域・教育魅力化プラットフォーム」擔任常務理事、事務局長,同時也是「地域未來留學」計畫的負責人。

而「地域未來留學」自2018年成立以來,從北海道到沖繩,已經有超過4000人留學。而2020年開始和日本內閣府合作推動的「地域未來留學365」計畫,提供大都會裡的高中二年級學生在保有原本高中的學籍之下,到地域的高中留學1年,自2021年起第1屆有23名留學生參與相關島內留學計畫。

從島根縣海士町開始的「島嶼學校」,學校是區域發展的命脈

地域教育魅力化這一個概念是從島根縣隱岐島開始推行,以改變未來的「島嶼學校:高中魅力化計畫」來作為振興故鄉的挑戰計畫,由當地海士町町長山內道雄、地域教育魅力化平台創始人岩本悠所推動。

當地遇到的問題是,除了少子化之外,教育也漸漸發生令人不安的現象——島前高中的生物老師由於人數減少的緣故也要同時教物理,文科老師要教歷史,教育環境變得讓人很不安,結果造成學校入學人數在12年間從1997年的77人,減少到2008年只剩下28人,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學生,可說是日本面臨人口減少課題的最前線。

而當高中消失則會造成當地學生沒有高中可以念,就必須離開隱岐島到日本本土去唸書,造成離島效應,且在同一時間家庭也會為了照顧孩子跟著孩子一起離開。而在學生離島後,想當然學生對島嶼的認識度也低,這樣便形成區域荒涼的循環,學生少、人力物力和稅金也就越來越少,因此一個區域若沒有高中,其實會影響該地區的存活。

海士町為解決這個問題,便開始推動高中魅力化計畫,希望學生在學校學習的東西,未來都可以運用在島嶼上。

換言之,計畫將整個島嶼都視為是「老師」,並運用資通訊ICT的方式,連結全球作交流,讓在地能國際化(Glocal)。除了基礎教育之外,他們把整個島嶼都變成學校,讓島上居民都變成老師。像是在島上唯一的旅館,學生可以學習如何炒熱島嶼觀光,還有跟社會福利單位討論如何促進島民的福利政策,或是直接與相關文史單位一起將隱岐島的歷史文化推廣出去,或直接向漁夫學習、跟公所學習行政和政治、跟商店街學習經營管理,自然環境、醫療、製造,農林漁牧、科技等知識也都能從島上汲取。

3248px-Ama_town_Oki_Shrine_ac_(3)
Photo Credit: Asturio Cantabrio CC BY-SA 4.0
島根縣海士町建於1939年的隱岐神社

這樣的計畫從2008年推動後,讓原本快要廢校的高中,從89名學生成長到2017年184人、升學率從47%成長為89%、海士町的社會人口增加也從「負107人」增加到「正成長53人」,且有不少畢業的學生是在到東京或海外大學唸書後,又回來島上就業,而這些年輕人回來島上後人口也是不斷增加,讓島內的人口從2007人增加2354人,變成一種正向循環。

如此從教育出發的島嶼學校故事在日本不但被稱為奇蹟之島,還獲得了日本公益組織日本財團第一屆社會創新(ソーシャルイノべーション大賞 )最優秀大賞。

讓改變日本未來的教育模式遍地開花:主體性、協作性、探索性與社會性

組織在獲獎之後開始希望能把島嶼學校的模式與做法推廣到全日本,因此於2013年設立財團法人「地域教育魅力化平台」,希望可以培育出高意識的年輕人。讓這些年輕人可以在日本各地發展永續的社區社會,換言之改善年輕人的教育環境,便能讓地方都有機會成為另一個永續海士町重生的島前高中。而組織的成員組成,為社會教育非營利組織的理事,以及經驗豐富、從行政的角度和教育的角度提供協助的前官僚。

平台想要解決的課題與目標,是放在下一個世代的年輕人,也就是18歲以下約2008萬年輕人,因為長遠來看他們會是創造日本未來時代的人。而從平台與日本財團一起做了一份「18歲意識」國際調查中,發現日本18歲的人對自己國家的將來充滿不安。另一個調查,也顯示對社會的參與感相對較低,認為自己難以改變社會。從上述民調的問題意識來看,更說明著平台希望培育「高意識」年輕人的目標。

什麼是「高意識」呢?也就是能有實現自己意志和設定的目標的「主體性」,再來是能有與多方團隊合作創造價值的「協作能力」,且能在掌握事情的本質後,超越過去的經驗持續進步的「探究能力」,以及能以懷抱感恩的胸襟回饋未來社會的貢獻能力「社會性」。

更簡單來說,若按照18歲的意識調查來看,日本的未來很有可能變成解決課題落後的國家(地方衰退惡性循環:學生減少、人口往都市移動、家人也為照顧孩子去大都市、唸書的人變少所以學校教育資源也越來越少、師資也變少、學生沒有學習的活力。)因此希望能培養「有想法」的年輕人,希望為每一個區域培養創新的火車頭,再由他們每一年培養100萬人。並且希望人才間的橫向發展與交流,不只讓日本成為幸福度(GHN)世界第一的國家(2021年日本為第56名,台灣第24名,第一名為芬蘭),還能成為輸出社會創新方案的大國。

a
截取自日本財團18歲意識調査「第20回社会や国に対する意識調査」簡約版
日本財團調查各國18歲年輕人對於自己國家未來的看法,日本回答「變不好」以及「不知道」的比率較其他國家高,代表著日本年輕人對國家發展充滿不安
a
截取自日本財團18歲意識調査「第20回社会や国に対する意識調査」簡約版
日本財團調查各國18歲年輕人對於自己的看法,與印度、印尼、韓國、越南、中國、英國、美國、德國相比,認為自己有夢想、能改變社會或解決社會問題的參與度較低

有意志的未來:高中魅力化關係人口流程與地域未來留學計畫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