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比起幼年型糖尿病,兒童更容易得到成人型糖尿病,這很嚇人

《壓力》:比起幼年型糖尿病,兒童更容易得到成人型糖尿病,這很嚇人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史丹佛大學生物學及神經學專家薩波斯基教授全新解壓書,是你我舒心生活的必備手冊。新增全新內容:壓力與睡眠的交互作用、壓力和成癮的關係。

文:羅伯.薩波斯基(Robert M. Sapolsk)

【第4章 壓力、新陳代謝與清算你的資產】

獅子正在你後面追著,你在街道上狂奔,這個狀況乍看滿慘的, 可是你的運氣夠好,你的心血管系統發揮作用,它現在傳送著氧和能量到運動中的肌肉去。但是,那是什麼能量呢?你在奔逃的時候,沒有時間吃糖果並獲得糖果的好處,也沒有時間消化已經在肚子裡的食物,你的身體必須從它的儲存處取得能量,像是脂肪、肝臟或現在沒運動的肌肉。要了解你怎麼在這種情況中使能量動起來,以及這種運作如何可能使你生病,我們需要先了解身體如何儲存能量。

把能量存在身體裡

消化的基本過程包含分解一塊塊的肉類和蔬菜,於是它們可以被轉變成一塊塊的人類。我們沒辦法使用它們的原樣,例如我們無法靠移植雞肉到我們的腿上,就使腿部肌肉更強壯,而是把複雜的食物成分分解成最簡單的樣子(分子):胺基酸(蛋白質的基礎材料)、簡單的糖分葡萄糖(較複雜的糖分和澱粉〔碳水化合物〕的基礎材料),以及游離脂肪酸和甘油(脂肪的組成要素)。這是靠腸胃道內的酵素辦到的,這些酵素是能夠分解較複雜的分子的化學物質。

如此產生的各種基礎材料,會被吸收到血液中,傳送到身體中需要的細胞,然後那些細胞就能夠使用這些基礎材料,建造出身體持續運作所需的蛋白質、脂肪和碳水化合物,而同等重要的是,這些簡單的基礎材料(尤其是脂肪酸和糖分)也能夠被身體燃燒,提供能量給那些建造工程,以及運作之後的新工程。

在感恩節這天,你吃了一頓大餐,血液中灌滿了胺基酸、脂肪酸和葡萄糖,但這些比你在餐後移動到沙發發呆所需的能量還要多很多。

你的身體會怎麼處理這些過多的能量呢?了解這件事情很重要,因為你之後逃命時的過程基本上就是它的相反。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得談談金融運作,像是存款帳戶、找一塊錢、股票和債券、利率的負攤還、從小豬撲滿中搖出銅板等,因為在身體中傳輸能量的過程,與金錢的流動驚人地相似。這年頭極少有那種怪異的富人在口袋裡裝著現金到處走, 或是將現金堆藏在床墊裡,那些過剩的財富是用比現金更複雜的形式儲藏在別處:基金、免稅的政府債券、瑞士銀行戶頭。

同樣地,過剩的能量並非使用身體現金的形式(循環的胺基酸、葡萄糖、脂肪酸)來保存,而是用更複雜的形式。脂肪細胞內的酵素可以結合脂肪酸和甘油,形成三酸甘油酯(見下面的表格),它們在脂肪細胞內累積得夠多時,你就會變胖。同時,你的細胞可以把多種葡萄糖分子串接在一起,這些長鏈有時候有幾千個葡萄糖分子那麼長,叫做「肝糖」,而大部分的肝糖是在肌肉和肝臟內形成的。相同地,全身細胞內的酵素可以結合胺基酸的長鏈, 把它們變成蛋白質。

你吃到嘴裡的東西

在你血液裡的東西

如果有剩餘, 如何儲存

在有壓力的緊急事件中, 它如何運作

蛋白質 →

胺基酸 →

蛋白質 →

胺基酸

澱粉、糖、 碳水化合物 →

葡萄糖 →

肝糖 →

葡萄糖

脂肪 →

脂肪酸和甘油 →

三酸甘油酯 →

脂肪酸、甘油、酮體

在壓力事件中的能量運作

把你的食物分解成最單純的東西,再把它反過來變成複雜的儲存形態,這種盛大的策略正是你吃很多食物的時候身體該做的,這也正是遇到立即的生理緊急事件時,你身體不應該做的。那時,你會想要停止儲存能量,而更加啟動交感神經系統,降低副交感神經系統,讓胰島素分泌,那麼面對緊急狀況時的第一步完成了。

身體也會確保第二步是停止儲存能量。有壓力的緊急狀況開始時,你會分泌葡萄糖皮質素,它會阻止養分傳送到脂肪細胞內,對抗還在流動的胰島素的效果。

那麼你已經確保自己這時不再不理性地儲存新能量了,可是你還想要身體可以取得已經儲存的能量。你想要動用銀行戶頭、變現一些資產,把已經儲存的養分變成等同身體現金那般去撐過這場危機,所以你的身體會透過釋放葡萄糖皮質素、升糖素、腎上腺素和去甲腎上腺素這些壓力荷爾蒙,翻轉能量儲存的步驟,它們會導致三酸甘油酯在脂肪細胞內分解,然後游離脂肪酸和甘油就傾倒入循環系統。這些荷爾蒙也會使全身細胞內的肝糖分解為葡萄糖,然後葡萄糖會灌入血液中;另外, 這些荷爾蒙會造成非運動中的肌肉裡的蛋白質,轉化為個別的胺基酸。

現在,原本儲存的養分已經被轉化成較單純的形態,而你的身體會更進一步簡化它。胺基酸不是很好的能量來源,但葡萄糖是,所以你的身體把循環中的胺基酸運轉到肝臟,把胺基酸轉化為葡萄糖。肝臟也能產生新的葡萄糖,這過程稱為「糖質新生作用」。現在,這葡萄糖已經可以用於災難發生時所需的能量了。

這個過程的結果是,有大量的能量可以提供給腿部肌肉。你的活動力大爆發, 可以把獅子拋在揚塵裡,到達餐廳時,也只稍微超過了五點四十五分的預期性胰島素分泌時間。

我描述的情況,基本上是在緊急狀況中把能量從脂肪那樣的儲存處導向肌肉的策略。但如果你是正在逃離獵食者的直立人類,自動地把手臂肌肉充滿能量,在適應方面就沒什麼道理了。不過,身體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葡萄糖皮質素和其他的壓力反應荷爾蒙,會阻止肌肉及脂肪組織攝取能量。基於某種原因,在緊急狀況中運動的個別肌肉,能夠無視這種阻礙,並取得在循環系統中流動的所有養分,最終結果是,你會把脂肪和非運動的肌肉的能量,傳送到運動中的肌肉。

如果你在危機當中無法使能量動起來呢?這就是愛迪生氏病的狀況了:病人無法分泌足夠的葡萄糖皮質素;或是夏-崔症候群,腎上腺素和去甲腎上腺素不足, 使身體在有能量需求時無法動起來,那麼獅子顯然更容易飽餐一頓。在比較沒那麼明顯的情況中,如果你住在西化的社會,並且常有某種不夠強力的壓力反應呢?你顯然也會在需要應付日常生活需求時,很難推動能量,這正是有慢性疲勞症候群的人的狀況,它的許多特色之一是血液中的葡萄糖皮質素太少。

我們為什麼會生病?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