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具有重大壓力的個人經歷,是否與之後的罹癌機會較高有關?

《壓力》:具有重大壓力的個人經歷,是否與之後的罹癌機會較高有關?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適度的壓力使人成長,過度的壓力令人崩潰!熱烈長銷近30年的解壓專書,人類行為生物學專家薩波斯基教授最受歡迎的著作。 

文:羅伯.薩波斯基(Robert M. Sapolsk)

【第8章 免疫、壓力與疾病】

壓力和癌症

壓力與罹患癌症有什麼關係呢?

認為壓力可能提高罹癌風險的第一個證據,來自於動物研究。目前有相當可信的動物實驗文獻發現,壓力會影響某些癌症的病程,例如,光是把老鼠關在某一種籠子裡,就能影響患有某些腫瘤的老鼠:越吵、壓力越大,牠的腫瘤就長得越快。其他研究發現,如果讓老鼠接受能夠逃離的電擊,牠們會以正常速度排斥移植的腫瘤;如果不讓牠們逃走,並且施以相同數量的電極,老鼠會失去排斥腫瘤的能力。

把老鼠的籠子放在旋轉的平臺上(通常是唱片機)來對老鼠製造壓力,旋轉的次數和腫瘤生長的次數有密切的關係;用葡萄糖皮質素取代旋轉的壓力,腫瘤依然會加速生長。這些是此領域的一些頂尖科學家所進行的非常嚴謹的研究之結果。

壓力是否在這些動物身上透過心理神經免疫途徑作用呢?看來至少部分是如此。那些研究中,這些壓力源增加了葡萄糖皮質素濃度,而葡萄糖皮質素則透過免疫和非免疫的領域,直接影響腫瘤生物學。第一個途徑是,免疫系統含有一類預防腫瘤擴散的特定細胞(最著名的是自然殺手細胞),而在那些研究中,壓力會抑制自然殺手細胞循環的數量。

第二個途徑可能不是免疫方面的。一旦腫瘤開始生長, 它會需要大量的能量,而腫瘤做的第一件事,是把訊號傳送到最近的血管,使其生出一群毛細血管連接到腫瘤,這樣的血管新生使得血液和養分可以傳送到飢餓的腫瘤,因此在壓力下產生的高濃度葡萄糖皮質素,幫助了血管新生。

最後一個途徑可能與葡萄糖的傳送有關。腫瘤細胞非常擅於從血液中吸收葡萄糖,回想飛奔逃離獅子的斑馬,其能量停止儲存,以提高循環中的葡萄糖的濃度來給肌肉使用。但是,我的實驗室在幾年前提出報告,當受壓力老鼠的循環中葡萄糖濃度變高,有至少一種的實驗腫瘤會比肌肉更先逮到葡萄糖。你的能量倉庫原本是要給肌肉使用的,現在卻被清空,並且不小心被轉手給貪婪的腫瘤。

於是我們在動物身上發現了一些壓力與癌症的關聯,以及解釋這些現象的心理神經免疫機制,但這對人類適用嗎?這些動物研究和人類的關係極為有限,有兩大原因。首先,這是關於刻意製造的腫瘤的研究,腫瘤細胞被注射或移植到那些動物身體裡,所以我們在這些動物身上看到的不是壓力造成的癌症,而是在看壓力對刻意製造的癌症的病程之影響。就我所知,沒有一個動物研究發現了壓力會提高腫瘤自然而然產生的機會。

更進一步說,那些研究大部分都依賴病毒引起的腫瘤,在那樣的案例中,壓力主導了細胞複製的機制,並且使細胞分裂而失控地生長,但人類的癌症大多來自於基因因子或環境致癌物,不是病毒,而這還不是實驗室動物研究的主題。因此,這裡有一個來自動物研究的警語:壓力可以使數種癌症加速生長, 但那些癌症種類是被刻意製造的,與人類的關係很有限。

因此,我們把注意力轉回到人類身上,第一個最簡單的問題是:具有重大壓力的個人經歷,是否與之後的罹癌機會較高有關?

一些研究的發現似乎是如此,但它們都有一樣的問題,也就是屬於回溯性研究,而被診斷出癌症的人,比腳趾腫起來的人更可能記得壓力事件。但如果你做一個回溯性研究是依賴可確認的壓力史,像是家人死亡、失業或離婚呢?有兩份研究報告指出這種重大壓力與五到十年後發生大腸癌的關聯。

有一些研究,尤其是研究乳癌患者,使用「準前瞻性」設計,在女性接受乳房硬塊切片時,評估她們的壓力史,再比較被診斷出乳癌及沒有被診斷出的人。其中一些研究發現了壓力與癌症的關聯,而且應該是很可靠的,畢竟如果那些女性還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癌症,就不可能有回溯性偏誤。那麼這有什麼問題呢?由於思考家族病史,或自己是否接觸風險因子,人們顯然有較高的機率可以猜出自己是不是有癌症,因此,這種準前瞻性研究也是準回溯性研究,而且是最不可靠的那種。

如果你依賴稀有的前瞻性研究,也不會看到壓力與癌症關聯的絕佳證據。例如我們在第十四章會談到的憂鬱症,憂鬱症與壓力和過量的葡萄糖皮質素分泌密切相關;有一份研究西部電力公司電廠兩千名男性的著名研究發現,憂鬱症與兩倍的癌症風險有關,甚至是憂鬱症痊癒數十年後也一樣。但是,對那些資料的嚴謹檢查顯示,憂鬱症與癌症的關聯只適用於一個次分類,該次分類中的男性因為工作上不得不接觸嚴重致癌物而非常憂鬱。

後來對其他群體的前瞻性研究,不是沒有發現憂鬱症與癌症的關聯,就是關聯性小到沒有生物學上的意義;還有,那些研究沒有排除其他的生活型態途徑,就是憂鬱的人更會吸菸、喝酒,那是兩種提高癌症風險的方式。研究喪親之痛壓力源的嚴謹前瞻性研究,也有相似的發現:它與後來發生癌症沒有關聯。

所以我們轉到一份不同的文獻。在尋找壓力和癌症風險提高的關聯性時,發現長期(這些研究說的是幾十年)上晚班的女性有較高的乳癌風險,然而,最可能的解釋和壓力無關,而是早班晚班的交替,嚴重減少了一種叫做褪黑激素的光感應荷爾蒙,缺少這種荷爾蒙會大幅增加罹患數種癌症的機率,包括乳癌。

還有一些研究透過間接方式證明了可能存在的關聯。如先前說的,接受器官移植的人有排斥新器官的風險,而預防排斥的策略之一是讓他們使用葡萄糖皮質素來抑制免疫系統,使免疫系統不會排斥,而這些人當中的一小群人有幾種皮膚癌的發生率較高(比較不嚴重,不是黑色素瘤那種)。還有,如果一個人的免疫系統因為愛滋病而被大大抑制,有幾種癌症的發生率會提高。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