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反女權」浪潮正興,為何韓國年輕男性視女權主義為「納粹」?

韓國「反女權」浪潮正興,為何韓國年輕男性視女權主義為「納粹」?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年輕男性將同齡女性視為威脅,認為社會已經實現了性別平等,女性卻仍持續受到優待,破壞了唯才是用的菁英主義。

編譯:Yi-ching Kuai

雖然過去幾年,女權在傳統保守出了名的韓國有所進步,但一些致力於捍衛「男權」的團體也跟著湧現,其中一個團體是成立於2018年的「Dang Dang We」。「Dang Dang We」聲稱其目的是為誤遭指控性騷擾的男性辯護。「反女權組織」則是另一個經常反對女性家族部的組織。女性家族部是韓國負責性別平等問題的中央行政機關。現在這些男權團體得到了韓國政客的公開支持。

在韓國,女權主義經常與厭男主義混淆,是韓國「男權主義」團體的死敵,後者透過線上嘲諷、匿名威脅、反女權主義示威,以及有時霸凌或性騷擾來「對抗」女權主義。

「沒有人會保護我們」

女權組織「Haeil」(在韓語中意為海嘯)成立於去(2021)年6月,旨在對抗日益增長的反女權主義趨勢。「Haeil」甫一出現立即成為男權團體的主要目標,尤其是「王子」的團體。「王子」名為裴寅奎(音譯),是一位YouTuber,同時也是「男人團結起來」運動的核心人物,聲稱女權主義威脅到男性的權利,並助長了對男性的厭惡。

去(2021)年8月22日在大田,「Haeil」組織了一場反對反女權主義政治化的小型抗議活動。「王子」裝扮成《蝙蝠俠》中反派小丑的模樣,手持水槍追趕抗議女性,並在網路上直播整個過程:「看看這些女權納粹!跑啊,跑起來!這樣至少能讓妳運動一下!」數百人隔著螢幕鼓勵他。

一段影片中,可以看到「王子」拿著水槍,周圍都是拍攝網路直播的人。影片中可以聽見他說:「妳身上沾了水是嗎?妳在生氣嗎? 天啊,這裡有好多蟲,有這麼多。我要殺死這些蟲,她們是蟲,對嗎?」(「蟲」被一些女權主義者用來指反女權主義者)另一段影片拍攝到他喊:「我聽說這裡有他媽的女權主義者,我要把她們都殺了。」

「Haeil」創始人金珠熙(音譯)事後表示:「這是他第一次離我們這麼近,近到可以打我們。他開始追我們並大喊大叫,但真正讓我們害怕的是我們不知道他的水槍裡裝的是什麼——在韓國,發生了多起針對女性的強酸襲擊和「精液恐怖主義」案件(秘密或公開將精液放在女性或其隨身物品上的行為)。」

「最難的是沒有人阻止他們。既沒有路過的人——有時路人甚至為他們加油——也沒有警察,他們能夠毫無阻礙地繼續網路直播。那天,除了為我的朋友感到害怕之外,我意識到沒有人會保護我們,我們是孤獨的。」

精英主義和厭女症

在許多國家,年輕選民普遍傾向自由派。韓國直到最近也是如此。但在過去幾年裡,年輕的韓國男性選民急劇右轉。在去年4月舉行的首爾市長補選中,20多歲的男性選民中,有72.5%的人投票保守,這一比例甚至高於60多歲及以上的男性選民(70.2%)。

青年失業是急劇右轉的原因之一。總體而言,文在寅政府一直維持在4%左右的低失業率,但30歲以下的失業率在2000年代為7%至8%,在2014年開始攀升至9%以上,並且至今仍保持在這個數字附近。

但經濟因素並不能解釋為什麼存在如此巨大的性別差距,雖然更艱難的就業市場對年輕女性的影響大於對年輕男性的影響。

關注這個問題的韓國專家,指出了韓國年輕人的兩種傾向:厭女症和崇尚精英主義。年輕的韓國人出生於1990年代後期,當時韓國正是繁榮的自由民主國家,年輕人對影響老一輩人的歷史鬥爭知之甚少,例如韓戰,或為民主與軍事獨裁者對抗的鬥爭。

年輕人面臨的鬥爭在於一系列考試:高中入學考試、大學入學考試以及高薪、有保障的工作的入職考試。

一代人在艱苦出名的補習教育系統下成長,一生中的大部分時間都用來參加考試或準備和補習。結果,韓國年輕人內化了這些考試的邏輯,並將其提升為一種扭曲的道德敏感性:窮人該為自己的苦難負責。

記者千官聿(Cheon Gwan-yul)和數據科學家鄭漢宇(Jeong Han-wool)在他們2019年出版的《20多歲男人》一書中,將這種精英主義的道德觀,描述為對「去脈絡化公平」的偏好。

作者深入調查20多歲的韓國男性的價值觀,發現韓國年輕一代崇尚賢能,同時模糊了內部決定因素(如努力和動機),和外部決定因素(如社會經濟階層)之間的區別。雖然「公平」是韓國青年的重要關鍵詞,但在實踐中,他們公平的觀念呈現出一種反對進步、強權即公理的形式。

AP_1713530327259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對傳統的威脅」

年輕男性將同齡女性視為威脅,認為社會已經實現了性別平等,女性卻仍持續受到優待,破壞了唯才是用的菁英主義。

千官聿和鄭漢宇的研究,並沒有發現其他推動年輕人轉向保守的動力,換句話說,年輕人成為保守派的動機並不在於支持自由市場、反對福利國家,甚至反對朴槿惠的彈劾。根據作者說法,唯一影響韓國年輕男性的政治議題是「性別和權力的交匯點」,即男性認為他們在性別基礎上面臨結構性劣勢的領域。

約克大學(University of York)研究員鄭義松(音譯)表示:「年輕一代人分裂為支持女權主義的人,和支持反女權主義的人,因為(普遍)年輕男性希望恢復父權/性別不平等秩序,(普遍)年輕女性希望挑戰韓國社會的性別歧視和厭女症。隨著年輕女性對性別歧視和厭女症的持續抗議在社會上變得越來越明顯,年輕男性對比以往更包容女權主義、難容忍性別歧視思想的社會氛圍感到害怕。這有助於男性主義團體輕鬆獲得支持。」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