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上最大詐騙集團「鴻源機構」(上): 80年代以每月「四分利」,吸金新台幣近1000億

台灣史上最大詐騙集團「鴻源機構」(上):  80年代以每月「四分利」,吸金新台幣近1000億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1年,鴻源投資機構以每月「四分利」(4%利息)的高利率吸引民眾投資,在成立8年內,聚集投資人超過16萬人,吸金民間游資近新台幣1000億元。

文:吳子葡萄

198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以錢滾錢才是致富之道。1981年,鴻源投資機構以每月「四分利」(4%利息)的高利率吸引民眾投資,在成立八年內,聚集投資人超過16萬人,吸金民間游資近新台幣1000億元,海外分公司開枝散葉,並跨足股市,在股票市場上呼風喚雨。

負責人沈長聲被投資人視為神明,他不但擅長經營之道,更篤信密宗、支持八九民運,以慈悲、虔誠的形象深獲投資人的信賴。許多人雙手將金錢奉上,跟隨沈長聲,期待鴻源機構能成為帶領大家脫貧致富的救世主。

投資鴻源1股15萬元,每月配息四分,等於每月可以領到6千元紅利。會員只要投資超過6股90萬元,便可成為「專員」。 專員可領底薪8千元,加上每月紅利3萬6千元。專員每月應招募6股,可另外再領介紹費6千元。總計每月可領5萬元。更好的是,介紹費是每月可領,只要每月完成6股的業績,薪資就是每月成長6千元。

許多人為了成為專員,一開始便拉著親朋好友集資90萬,之後也用盡人脈,每月6股、6股的拉人入會。投資地下公司,在80年代末期頓時成為全民運動。

1990年,鴻源投資機構突然倒閉,留下新台幣940餘億元的負債,造成台灣金融體系動盪不安。16萬債權人裡有許多人借款投資,或是把下半輩子的養老金、退休金,全壓在鴻源上,一時之間,他們血本無歸、求償無門,生活陷入困境,有人家破人亡,有人乾脆自殺一了百了。

我是鴻源人

在鴻源投資機構宣布倒閉的一年前,根本沒辦法想像一年後竟是如此的光景。 1989年9月30日,近8千人湧入彰化縣立體育館的「鴻源人團結大會」,會場掛滿了鴻源各個分公司的布條,到處可見「火浴鳳凰、百煉成鋼」的鴻源標語。人人手上拿著一隻小旗子,在一聲又一聲的「沈董好」的歡呼聲中,沈長聲從凱迪拉克走下,步上主席台。

沈長聲的身影被投在大大的電視牆上,鴻源機構的員工列隊進場,由鴻源籃球隊不同國籍的球員掌旗,各個部門、分公司的代表依序經過沈長聲的面前。漫長的校閱過程結束,沈長聲開口說了幾句話,台下便響起如雷的掌聲。

司儀以哽咽的語調朗讀了一位投資人寫給沈長聲的信,感謝鴻源,他才能脫離貧困,擁抱現在衣食無缺的美好生活。這封信無不說進了許多投資人的心坎裡,他們百分之百相信,投資鴻源、投資沈董,鴻源將會為他們帶來更多的財富。

iStock-878022900
Photo Credit: iStock

資本主義底下的反叛者

「如果既得利益者不讓我們富有,那麼我們就自己創造財富。」 在台灣泡沫經濟高峰的末期,地下投資公司如雨後春筍般興起。許多地下投資公司的老闆都抱持著類似的看法,挑戰傳統財團和金融體制。

不少原本與台灣社會格格不入的退休外省籍軍公教人員,似乎也在鴻源找到了歸屬。不但靠著鴻源維持退休後的收入,更成為專員,開啟事業第二春,藉此重新建立起人際關係網絡。鴻源的辦公室頓時成了另類的同鄉會,一個他們能夠話當年、聊家常的集散地。

鴻源藉著投資人集資來進行國內投資、置產、設置關係企業,慢慢擴張自己的版圖,以吸引更多的游資。「小心駛得萬年船」是沈長聲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主張鴻源會穩健、謹慎地使用每一分的資金,他更將自己的經營理念收錄在《鴻源手冊》中,發行給所有的投資人。

沈長聲也說過:「別人的錢比自己的錢更要命」,他認為運用大眾資金,除了背負法律、道德、和社會責任外,更要承受過人的精神負擔,受人信賴與期望是一個沈重的包袱。所以鴻源小心翼翼,發錢的時候,是一籃、一籃的現金搬到現場,每月按時發放四分利。

就連一開始對於鴻源的營運和獲利抱持著懷疑態度的人,也不能質疑眼前的現實。沈長聲的確兌現了他的諾言,穩健的發放獲利。鴻源的營運和獲利狀況到底如何呢?投資人也搞不清楚,只知道分公司一間一間的開,投資人越來越多,每月依然準時發放獲利,鴻源機構確確實實地在成長,並且創造奇蹟。

蘋果西打、林投姐、火燒體育館

精神領袖沈長聲攜手總裁於勇明、副總裁劉鐵球,一起打下了整個鴻源王國。 於勇明精通外匯、期貨、股票等金融商品炒作,被稱作「活財神」,是鴻源機構拿來宣傳的招牌之一;劉鐵球出身黑幫,行事果斷、深諳人心並擅長遊說,在劉鐵球舉辦一次次說明會後,才開始有投資人放心把錢交給鴻源,此後資金也跟著不斷湧進,是鴻源最強的吸金高手。

在這三人的聯手下,鴻源不斷擴張,事業的觸角也越來越廣,包含:百貨、房地產、電影、旅行社、建設集團、飯店、餐廳、廣告公司、保全、電腦、製造業等,甚至成立了社福基金會和男子籃球隊、女子壘球隊等。

鴻源更成立了一支社會公益交通服務單位「鴻安保全交通服務隊」,支援台北市警局松北分局調度,協助疏導北市交通。美其名服務社會,但更重要的功能是疏導鴻源百貨前的交通,和支援鴻源人舉辦的各個大型集會。

海外分公司一間一間的開,跨足香港、印尼、新加坡、汶萊、泰國、馬來西亞、沙烏地阿拉伯等地。此外,也介入股市,盛傳當年三商銀的股價曾在鴻源的介入下,一度攀升千元。鴻源機構在香港收購大西洋集團的最大股東,在1989年取得大西洋集團的控制權,該集團最知名的產品就是台灣人熟悉的蘋果西打。

當年在股市更有傳言:「哪支股票在上漲而找不到主力是誰的話,說是鴻源在幕後操盤總沒錯。」鴻源被公認是足以影響股市的隱形黑手。鴻源案的三位主角和信仰三位主角的人,集體準備迎接一個更好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