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上最大詐騙集團「鴻源機構」(下):涉及近20萬人的金錢遊戲,蒸發了無數家庭的保命金

台灣史上最大詐騙集團「鴻源機構」(下):涉及近20萬人的金錢遊戲,蒸發了無數家庭的保命金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金錢遊戲裡,真的所有人都是被害人嗎?上百億的金錢憑空蒸發,每個參與遊戲的人都喊著自己受害。有人自殺、有人家破人亡,有人終身背負著龐大債務。

文:吳子葡萄

1990年1月10日,沈長聲向大眾宣布停發獲利,承認當前鴻源隨時有可能停止營業。為了確保投資人的資金能夠順利還回,鴻源不能破產。他宣稱會按照計劃進行還款。就這樣鴻源又有一搭沒一搭的發放獲利,苦撐了半年,調查局終於介入。

1990年8月20日,法務部調查局動員人員,搜索全台33處鴻源據點及重要幹部住宅,拘提或約談到案28人,包括沈長聲、立委阿不都拉等人,還有其他30餘名重要幹部在約談清單上。此次搜索,是取締地下投資公司行動中,動員人數最多的一次。

鴻源投資機構觸犯的法律有:

  1. 《銀行法》第29條:非銀行不得經營存款業務。
  2. 《證券交易法》22條:未經核准募集有價證券。
  3. 《商業會計法》66條:填製不實帳冊。
  4. 《稅捐稽徵法》42條:以不正當方式匿報稅捐。
  5. 《刑法》之詐欺、背信及侵占罪。
  6. 《公司法》第15條:經營登記以外之業務。

由於鴻源機構組織龐大,在股市投入大量資金,更涉及16萬投資人和近千億的資金。後續調查和司法審判該如何進行?都讓有關單位小心翼翼,深怕一不注意掀起民怨,引發民眾抗爭。

要自救、要和解

經過地檢署三個多月的調查後,沈長聲、於勇明及其他重要幹部共81人,被依違反《銀行法》、《公司法》與《刑法》詐欺罪被提起公訴。鴻源機構詐得的資金,除了轉投資在各個分公司,並大量投資不動產。經查扣的不動產共有641筆。總共查扣之不動產、動產、股票、債權等資產,經估算值230餘億元,檢方不排除鴻源隱匿資產或將資金轉往國外。

鴻源的投資人分裂成兩派,一是以鴻源機構內部資產監督委員會為前身的「投資人自救委員會」;二是不滿前者而成立的「投資人自救總會」,他們反對「投資人自救委員會」過於傾向鴻源,並強硬要求沈長聲負責到底。兩派因對鴻源求償態度不同,時有紛爭。

自救委員會主張與沈長聲和解,提倡鴻源人要團結,和解才能為投資人的權益作妥善的談判;要是宣告破產,全權交給司法機關,投資人將無法掌控鴻源的資產處理。

未被收押的鴻源幹部也向司法機關陳情,表示他們並不知道鴻源不合法。要是公司不合法,為何政府還縱容他們這麼多年?幹部們也認為自己很無辜,他們被當作共犯,可是他們大多數也是鴻源的投資人,也是受害者。誰會騙自己的錢給別人用呢?

許多投資人仍抱有一絲希望,如果鴻源不破產、如果鴻源能夠重新再起,那他們的錢是不是就拿得回來了。大家信賴的沈董沈長聲,是不是能再次帶領大家浴火重生?

1990年12月,以投資人自救委員會為首的投資人和沈長聲達成民事和解,簽下和解書。之後預計完成債權登記,並在六個月內還給投資人部分本金。此和解書的導言更透露了部分投資人對沈長聲和鴻源的深厚信任:

投資人同意並確認,鴻源創設以來,持利益共享,互助誠信原則, 對投資人入金均妥為運用,投資人對鴻源寄以極大信賴與支持, 鴻源機構於是形成一堅強經濟實體。

但是,和解書中說得太過簡單。鴻源資產龐大、複雜,不可能像書中承諾的,一年內就能處理完畢。而且,書中也未考量到沈長聲可能還有其他隱匿的財產。此外,要是有任何一名投資人持債權憑證向法院提出假扣押,和解程序隨時有可能中止。如果鴻源被宣告破產,清償債務也會讓一切變得更加複雜。

鴻源不能破產,宣判法官惹禍上身

1991年3月,台北地方法院召開合議庭,審理鴻源投資機構違反銀行法一案。沈長聲仍堅稱,政府對於地下投資公司的法令未盡周延,才是鴻源公司急速成長的主因。

1991年5月,台北地方法院民事庭法官王聖惠,以債務人不能清償債務為由,宣告鴻源機構破產。希望和鴻源和解的投資人自救委員會不能接受,提出抗告。

委員會更對王聖惠法官和破產管理人表示不滿,認為王法官行徑野蠻,破產管理人未經他們同意就闖入鴻源機構的房屋辦公。委員會更揚言要發動投資人走上街頭,向社會大眾表達他們對台北法院的不滿。

自救委員會的強硬行徑,也引發受害投資人之間的分歧,自救總會跳出來控告委員會幹部瀆職,並打算採取法律行動制裁。鴻源公司投資人代表向監察院提出陳訴,指控王聖惠法官在程序中有重大違失,要求監察院調查並彈劾。

王聖惠法官因此被監察院調查,她知道宣告鴻源破產並不容易,但她只是做她該做的事。鴻源吸金案,牽扯出一場又一場的司法亂鬥。

第一次破產債權人會議

1991年9月1日,鴻源機構第一次破產債權人會議,在林口體育館舉行。一早,林口體育館就擠滿了人,警方派出大批警力在各個出入口管制進出。實際到場的投資人共有74900餘人,情況相當混亂。

有投資人拉白布條抗議,並吹口哨干擾會議的進行。法官王聖惠要求警方將鬧場的人以妨礙公務罪逮補,但仍有投資人衝進場內辱罵法官,鬧場情況層出不窮。會議上,除了破產管理人報告目前追查鴻源財產的進度外,也要選出12位監察人。更是時隔多日後,沈長聲和於勇明再一次出現在投資人面前。

昔日的救世主和活財神走上台前,底下的投資人有人憤怒、有人聲淚俱下,也有人仍對他們抱有信心,希望沈長聲能夠向大家說明資產流向,在場七萬多人都在等待他們的答案。

但當投資人問起利息降為1.4%後吸收的錢呢? 「發獲利發掉了」沈長聲說。海外的資產呢?「海外是不是還有錢,不清楚。」 接下來兩個小時的詢問,「不知道」、「不清楚」沈長聲和於勇明對資產問題避重就輕、含糊其辭,僅一再表示是大環境的變遷使得鴻源無法經營下去;於勇明更為自己脫罪,他早就主張不能再發獲利,搞得現在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外傳沈長聲的夫人施思捲款逃到海外,沈長聲也否認。他說,自從收押過後,施思就沒來看過他,也完全沒聯絡。只有託人帶話說和沈長聲的婚姻是無效的。昔日意氣風發的兩人,對於現況也無能為力,只能一再向投資人表示歉意。投資人越聽越心寒,最後表決出的12位監察人,全都支持鴻源破產。

消失的1000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