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摀住了彭帥的嘴:數位女性主義被噤聲,中國#metoo運動的式微?

誰摀住了彭帥的嘴:數位女性主義被噤聲,中國#metoo運動的式微?
照片為中國女網名將彭帥|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位女性主義(digital feminism)的另一個危機在於:網路開啟了女性主義聲援的力量,卻也同等開啟了反動勢力的崛起與攻擊,尤其這些保守勢力的聲音受官方默許甚至背書,使女性主義在中國的發展更加危殆。

文:楊鈞傑

去(2021)年11月,網壇好手彭帥於微博發文,指控中共高官張高麗曾經對她脅迫發生性關係。隨後,彭帥在微博上的帳號不但被強迫關帳,本人也因此「被消失」,從此音訊全無。網路也開始發起「#彭帥在哪裡」(#WhereIsPengShuai)的運動,引起世界各媒體的關注。

然而,在事件延燒後,Twitter上卻出現了彭帥現身餐敘的照片和影片,但影片中彭帥並未說話,影片日期也產生疑雲,讓外界質疑影片的真實性,況且,彭帥本人的微博帳戶依舊「查無此人」,根本無法證實這些是彭帥自己出來面對鏡頭的聲明。然而,彭帥的「被消失」,難道是中國metoo運動裡首次的案例嗎?

從metoo到我也是:metoo運動在中國

早在metoo運動之前,中國的女權運動就已經在草根與網路媒體上發酵。

最典型的例子就屬2015年的「女權五姐妹」事件:王曼、韋婷婷、鄭楚然、李婷婷(李麥子)、武嶸嶸等人,預計在婦女節號召在公車上反性騷擾的抗議活動,然而,她們卻在三八婦女節前夕遭當地警方以「尋釁滋事」逮捕,遭刑事拘留37天,過程中不斷受到非法審訊與虐待,包括長時間不允許睡覺、強光照射眼睛等。

這件事不但在國內引起網友在網路與線下串連,更引發國際關注,包括來自美國、英國、歐盟、印度等政府與NGO的聲援,譴責北京政府的大追捕作為。直到4月13日,警方才正式釋放女權五姊妹。[1]

「女權五姐妹」事件延續了女性主義在中國的動能,帶給公民社會的一個強心針,也滋養了日後的metoo運動。

2017年10月,美國因好萊塢哈維・韋恩斯坦的性騷擾事件,使百萬人在Twitter上發起metoo的標籤運動,讓更多女性受害者的經驗被大眾聽見。

而metoo運動一直到2018年年初才延燒到中國,一名過去為北京航大的博士生羅茜茜,在微博上發表〈我要實名舉報北航教授、長江學者陳小武性騷擾女學生〉,引發網友熱搜,一天即達到300萬點擊率。此性騷案件雖然已過法律追訴期,卻也引起社會對於校園性騷擾案件的重視,更讓metoo運動以「我也是」、「米兔」脈絡化於中國。[2]

封鎖、禁言與網軍攻擊:數位女性主義漸漸難以中國插旗

「羅茜茜事件」雖然為中國的metoo運動開創了第一片疆土,卻也讓中國政府對於網路上的女性主義運動更加警醒,在政府控制科技、網路與社群媒體等metoo運動的重要工具後,反而導致爾後的女性主義運動受制於中國政府的審查。

最知名的案例之一即為「周曉璇訴朱軍性騷擾」一案。網名「弦子」的周曉璇,在2018年7月透過微博帳號 @弦子與她的朋友們,控訴當時2014年在中央電視台實習時,受到主持人朱軍的性騷擾。此案件一直纏訟到今年的9月14日,北京海淀人民法院以「證據不足」為由,宣判朱軍無罪,向中國的metoo扣下第一次板機。[3]

更挫敗的是,在三年的訴訟期間,網路上包括新浪微博與微信公眾號不停出現聲援弦子的貼文與帳號,都被官方給封鎖、禁言甚至封帳,和近期彭帥的案件不謀而合。

更具規模的案件就屬「肖美麗微博炸號事件」。2021年3月31日,女性主義者肖美麗在微博上發布一段影片,自述自己在火鍋店制止鄰桌吸菸,卻受到一名男子潑不明液體,引發網友關注。然而,肖美麗的帳號卻引來大量的攻擊與騷擾,讓她不得不關閉留言與私訊功能。她的帳號更在事後「被消失」,引發女性主義者的關注。

包括鄭楚然帳號@datudatu、成都女權帳號「CatchUp性別平等姐妹」、作家侯虹斌的帳戶、女權人士「王樂平Robbin」、「梁小門」、「呂頻」、「王樂平Robbin」皆被註銷,其他如「午後的水妖」、「陳折折」、「我是落生」等帳皆被禁言。

更可怕的不僅是官方的審查機制,事件後還引發反女性主義者網民的「公民審查」,只要一被發現有女性主義者的運動痕跡,就會被立刻舉報,限制在網路上的言論自由。[4]

metoo的危機:當遇上政府、財團與父權共謀的網路社會

數位女性主義(digital feminism)的另一個危機在於:網路開啟了女性主義聲援的力量,卻也同等開啟了反動勢力的崛起與攻擊,尤其這些保守勢力的聲音受官方默許甚至背書,使女性主義在中國的發展更加危殆。

2018年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學生劉靜堯,遭到赴美進修博士管理課程的京東集團董事長劉強東「權勢性侵」。劉與朋友向當地警方報警後,劉強生立即遭警方逮捕,卻以「證據不足」為由於24小時內釋放,甚至爾後檢方也因此不起訴。

由於此案牽涉中國企業高層,相關訊息不斷在網路上瘋傳。然而,「劉強東案件」所引發的網路效應卻碰上了中共打壓metoo的高峰,所有聲援劉生的「Metoo」、「我也是」的微博與微信帳號皆遭刪除。且微信為騰訊所有,騰訊則是京東集團最大的股東,財團對此事的影響力不言而喻。

劉靜堯往後不斷在網路平台「被消音」,甚至還被網友公開性羞辱:「這女的賤」、「女的顯得好噁心」、「價格沒談好而已」、「一切都是女的設計好的吧。」、「看那女人的塊頭,我絕對相信劉強東被強姦了」。這些譴責受害者的聲音,不但沒被官方禁言,甚至還透過刪除所有聲援者的聲音,變相為這些性羞辱言論背書。 [5]

而彭帥這次引發的社會關注,正在於她挑動了中共高層的神經,升溫了metoo運動到反抗政府的層次。彭帥引來的不只是愛國分子對她「辱華」的譴責,官方更因此加強了網路審查機制,與助長了性羞辱言論的成長,「色誘高官,攀附權貴,爭風吃醋」等言論不絕於網路。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