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蘋果、微軟、Google都待過的人,如何看待這3家公司各自的優勢與劣勢?

一個蘋果、微軟、Google都待過的人,如何看待這3家公司各自的優勢與劣勢?
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合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挑戰大部份都是這些偉大公司成功的雙刃劍的另外一面,或許是無法逆轉的。另外,每個公司有它的15 minutes of glory。現在,微軟的15分鐘已過,蘋果,Google的15分鐘也所剩不多了。但是,偉大的公司,即便15分鐘過了,它們對世界的貢獻和在歷史上的地位是會永存的,就像柯達、福特、HP、IBM一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人問我曾經在蘋果、微軟、Google工作,這三家各有什麼優勢和值得欽佩和學習的地方?我的回答如下:

  • 蘋果重視用戶體驗和美的設計,真正在乎細節,專注完美,近乎苛求。因此,蘋果成為了少數用戶真的用心愛的高科技公司。蘋果有改變世界的精神,並且不屑於「微創新」,勵志膽敢做出用戶自己還不知道自己需要的產品。是這樣才引領了不同產業(電腦、手機、音樂、軟體商店等)的多次典範轉移。
  • 微軟擅長於戰略分析、商業模式,能夠分析透每個細分產業的發展和商機。另外微軟有很強大的分工和當責精神,能夠把一個很大的項目拆分成小塊,由少數的明星人物領頭,帶著大團隊分批執行。
  • Google是技術驅動的科技平台,所以需要大批一流人才,用「自己想怎麼被管理就怎麼管理這些天才」的精神招攬最棒的人。Google的決策是科學化,互聯網化,參考真實數據後才做判斷的。如果微軟是航空母艦,則Google是快艇,能利用小團隊+實時回饋+主人翁感打造和創業公司一樣快的產品更新和創新。

談完了優點,蘋果、微軟、Google各自有什麼弱點和挑戰?有網友說弱點不能公開談,其實沒什麼,反正我是自由之身,而且客觀談真實想法,應該沒事的。

蘋果作為一個骨子裡硬體的公司,一直沒有抓到軟體的核心:

蘋果認為軟體的存在就是為了支持它的硬體,而這種思維導致它一直沒有做出能夠和硬體獨立的軟體(我認為iTunes不能算),這問題從我在的1990年就有,25年沒能改,以後估計也不會改。另外,蘋果對社交媒體是不參與的,在FB、Twitter上都幾乎不介入,可能是它的秘密基因太強烈,所以骨子裡否定這樣的參與。

但是在這個時代,不參與社交媒體是迂腐的,是會付出很大的代價的。還有,蘋果文化一定的程度認為「你能做我的員工,是你的榮幸」,因此員工福利方面,或者對職銜方面的「小氣」,不如一些其它頂尖公司。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最後,賈伯斯過世已經三年半,蘋果只出了一個嶄新產品(Apple Watch),而且評語好壞皆有。所以蘋果最大的挑戰就是-沒有了賈伯斯,它還能創新嗎?這裡不是說創新都來自賈伯斯,而是他能夠在上千個員工創新中,砍掉大部份,有眼光挑出支持那些能改變用戶體驗的創新。

如果蘋果不能在創新方面繼續明顯領先全世界(又不能做high margin的軟體),那麼Android或小米帶來的95%體驗、50%價錢,就要給蘋果帶來災難了。這裡說的事情我在90年代的Mac vs. PC大戰中深有體會,可能也會發生在手機上。

其實很多人已經不把微軟看做一線公司了,這是因為它一直沒有抓住最近發生的四大趨勢:

我這裡說的四大趨勢是Internet、mobile、social、hardware/IoT。在Internet方面,微軟投入了鉅額,搜尋引擎卻依然遙遙落後,每年賠錢;在mobile方面,微軟明明曾經是唯一的smart phone OS,卻把市場拱手讓人;Social方面除了投資Facebook,沒有任何成績;Hardware其實微軟也是很早開始的部門(X-BOX),但是卻沒有抓到最近的機會。

微軟根深蒂固的問題在於:

1.公司思維比較封閉(因為不在矽谷),對業界動盪體會不夠深刻(因為錯過了這四個趨勢),固有的商業模式很難改變(例如Windows收費,當然這點最近有改),而改變這些公司文化是很難的。

2.微軟的兩大事業-Windows & Office,不但帶來了創新者的窘境(舊事業太大,成為包袱,不願意去做新事業),而且卻都面臨這巨大的災難,每年我們都看到災難「快了」,但是都沒有到來。微軟還能躲過多久呢?興起中的新事業做的不錯,但是能足夠快地成為微軟新的支柱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3.微軟的產品模式是比較過時的(團隊太巨大,工程師和架構師權力太大,產品經理相對弱勢,對用戶不夠敏感,開發週期太長),在迅速的互聯網時代,能有競爭力嗎?

4.因為微軟不再被年輕人視為一線公司,比較難得到頂尖人才。

Google最大的挑戰是它有「最容易作惡」的最大、最有價值的數據,卻有「絕不作惡」的承諾:

Google能夠束縛自己的手腳,不被大數據誘惑嗎?如果別的公司都會動用,它能忍住不用嗎?如果一旦用了,它的「不作惡」理想把自己放上了神壇,它會被攻擊的更嚴重的(一個小小的「動用」,別的公司沒事,Google會被認為是違背了承諾和價值觀)。

我認為把自己放上神壇的公司使命是非常危險的,Google是個理想主義的公司,當它看到一件事是符合它的理想時,它不在乎外部因素。而且Google在創辦人說了算的環境裡,是比較固執任性的工程師文化-「當我沒有錯時,我就要證明我對你錯,絕不妥協」,Google和歐盟的僵局就是這麼一個例子。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沒有柔性的政府關係是危險的,Google碰上的壟斷問題,是有可能牽累整個公司的(微軟就是為了處理壟斷調查,最後公司疲累不堪,為了不觸犯法律,謹慎到流程變緩)。另外,Google自認為是個科技為核心的公司,所以希望不斷在各個領域帶來顛覆。

但是,在矽谷其實顛覆者都是小公司。所以Google會不會還沒有顛覆別的領域,就被小公司顛覆了呢?從矽谷的發展,這是難避免的。最後,Google在非核心領域的產品,似乎總是碰到問題(當然,另外兩家公司也是)。

結論:

其實,這些挑戰大部份都是這些偉大公司成功的雙刃劍的另外一面,或許是無法逆轉的。另外,每個公司有它的15 minutes of glory。現在,微軟的15分鐘已過,蘋果,Google的15分鐘也所剩不多了。但是,偉大的公司,即便15分鐘過了,它們對世界的貢獻和在歷史上的地位是會永存的,就像柯達、福特、HP、IBM一樣。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