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哲斌:談數位社群時代的媒體素養,如何幫自己建立假新聞的疫苗與抗體?

黃哲斌:談數位社群時代的媒體素養,如何幫自己建立假新聞的疫苗與抗體?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個國小生有千人YouTube頻道、假新聞在Facebook上觸及比真新聞還高的時代,我們該如何將媒體識讀發展成數位素養,去認識臉書或社群媒體上的假資訊流傳,或進一步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呢?

文:白欣

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舉辦的《媒觀會客室》第二彈於12月21日登場,由卓越新聞獎基金會執行長邱家宜擔任主持,邀請到知名專欄作家黃哲斌,聊聊他在數位時代下的觀察,以及我們該具備的數位素養能力。

黃哲斌也談到主流媒體退位以後的資訊情境轉變、假資訊和網路仇恨充斥的現象,並探討可能的解決方式,帶領大家思考如何攜手讓網路世界變得更好。

網路時代的觀察記:數位原生代與社群媒體當道的資訊轉變

「我們現在都生活在網路上這個虛擬的身份,幾乎是我們每個人都有第二人生。怎麼樣讓我們這個第二人生、讓這個虛擬的世界可以更好?」這是黃哲斌常思索的疑問。

說到數位時代,黃哲斌先以自家的兩個孩子為例。老大剛升高一,老二則上小學六年級,身為「數位原生代」的他們,常常是黃哲斌的觀察對象,藉此了解新的世代、新的溝通方式和新的資訊接收模式,與其背後的特殊情境。

黃哲斌回憶,兩年前,因大兒子有些自閉傾向,不太喜歡和陌生人社交,但他非常喜愛棒球,也擁有豐富的棒球相關知識,黃哲斌便鼓勵他成立YouTube頻道,就能夠透過頻道和不同網友在線上交流互動,對於社交能力也會大有助益。後來大兒子考慮許久,還是拒絕了,不過黃哲斌這番話,意外觸發了小兒子的興趣。

當時才四年級的小兒子,偷偷開了個YouTube頻道,專門分享自己玩手機遊戲、破關的過程,之後聽兒子說起,黃哲斌這才知道其實兒子班上許多同學都有在使用YouTube和Instagram,還會互相比較各自YouTube頻道的訂閱人數,更有同學已經有超過1000位訂閱者。

黃哲斌也從兒子的經驗,觀察到數位時代的資訊傳播、溝通運行以及數位能力賦權。比如小兒子小學四年級就很會用手機剪影片,還一手包辦媽媽的烹飪頻道,拍攝、剪接、後製與上傳影片的技能全不在話下。

但黃哲斌說:「從他們(兒子們)身上也讓我看到這個時代跟資訊有關的社群問題。」像是觀看與訂閱越來越多的同時,倒讚或較為挑釁的留言也隨之出現,且開始有數位焦慮,或發生網路上的衝突與口角,甚至有霸凌的情形。

2021122701
作者截圖製作
黃哲斌藉由觀察兩個「數位原生代」的兒子,了解數位時代的資訊傳播、溝通運行及數位能力賦權

關於更多數位時代的資訊情境,黃哲斌從社群媒體當道後的情況來談。

黃哲斌首先提及,12月初一則有關臉書遭控訴的新聞——從緬甸流亡到海外的羅興亞人,集體控告臉書放任仇恨的傳播,求償1500億美元。

他接續闡述,《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以下簡稱《MIT科技評論》)的調查報導在11月提到,羅興亞人控告臉書的其中一項重要主張為聯合國曾介入調查該事件,包括羅興亞人近年被殺害、被迫離開家鄉緬甸,流亡四散到各地,聯合國認定這已經算是種族滅絕,且認為臉書在中間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臉書自己也承認他們在這件事情上面是有責任的。

除了羅興亞人的控訴事件,黃哲斌舉出《MIT科技評論》分析到的另個例子。臉書在2015年推出文章快手功能,那時緬甸境內臉書專頁觸及率的前十名中,有6名是專業媒體;文章快手上路的隔年,只剩下兩個專業媒體位列前十;再隔一年,排名前十的全都是內容農場及假新聞網站。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黃哲斌說:「因為很多人利用臉書這個分潤的機制,去散播一些不實訊息,就是說哪些訊息最能夠煽動大家的情緒、最能夠煽動大家的仇恨,就很多人會把這樣的訊息在網路上複製,然後用這個方法來跟臉書賺廣告費。」

然而不止緬甸,台灣也是被《MIT科技評論》點名的一例。黃哲斌補充,比方近一、兩年常有的共機擾台事件,網路上有很多相關的內容農場訊息,像去年9月在推特上有篇被大量轉傳的影片,說是一架中國的米格機因侵入台灣領空,被飛彈擊落後,落入鄉間冒著陣陣黑煙,並利用文字敘述將情勢描述得非常聳動,彷彿兩岸已準備開戰。結果根本是印度內容農場將來路不明的影片加上文字、傳到網上,包裝成軍事衝突來吸引網友們轉推轉載。

對於當前假資訊充斥的問題,黃哲斌說:「這代表只要背後有衝突、有紛爭、能夠挑起大家的情緒或甚至恐懼、或焦慮的情緒,這類的新聞往往會被大量的散播。」

正視社群生態傾斜 探討假新聞、網路仇恨的解決之道

黃哲斌接著引用《紐約時報》在12月21日當天的報導延續討論假資訊。他指出,《紐時》報導掌握了許多中國政府的標案,披露中國各級政府要求網軍公司以推特、臉書假帳號進行大外宣的行為,且傳播的諸多內容都屬於假資訊。

面對假資訊散播的情況,黃哲斌透露出擔憂,「當現在在網路上、臉書上觸及率最高的,很多都是這種別有用心,不管是出自於政治目的或經濟目的的假資訊傳播者的時候,其實它是會有各種社會後果的。」

2021122702
作者截圖製作
黃哲斌接著引用《紐約時報》在 12 月 21 日的報導延續討論假資訊

至於假資訊擴大的原因,黃哲斌舉今年年初Dcard一篇匿名文章為例。彼時,有人匿名發文,聲稱自己是台灣的飛官,因近期共機頻頻擾台,導致將士疲於奔命、士氣低落等,引起媒體爭相報導。雖然國防部最終出面嚴正否認,但媒體未經過查證便大肆報導,無形中已導致假資訊的散佈。

對此,黃哲斌以《上報》總主筆陳嘉宏的評論做說明。該評論點明兩大關鍵,第一,假訊息操弄者的重點,並非消息本身的真偽,而是意在傳播過程裡,盡量挑起情緒跟爭執,進而激化台灣社會的分歧。第二,主流媒體在現在的環境下,常常未查證就先摘引一些網路的匿名消息,從某種程度來說,此舉其實無形助長了假訊息的擴大。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