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防堵疫情,台灣什麼時候需要對春節返鄉潮縮減航班?

為了防堵疫情,台灣什麼時候需要對春節返鄉潮縮減航班?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跟施打疫苗一樣,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以避免未來更多損失。設立指標,越早反應,成本就越小。雖然很多緊縮政策,會傷經濟或讓民眾不高興,但是反轉疫情都是兩個禮拜後會見效,大家撐著點!

台灣什麼時候需要對返鄉潮限制航道?我的想法:視醫療量能而定。

因為台灣此時有一個潛在風險,醫療人員需因應春節排班、關病房,而滯留醫院中的病人,很多都是無法回家過年的病人。除了病情可能較差之外,因為冬季的關係,病房心血管事故(甚至IHCA,院內心跳停止事件)或急性出血事件亦可能增加。所以,人力有限之下,病人風險也會相對提高。

此時像去(2021)年5月夏天,因應本土疫情而採取之醫療降載,最好不要發生。因為根本降不了載。甚至降載後,可能會產生報復性醫療回載。

大家應該可以想像,萬一本土疫情衝擊時,會有多少非新冠確診病患?那些遭到排擠的多重慢性病族群風險增加多少?

冬季慢性病高危險病人比例偏多,宜避免因疫情而醫療降載

講慢性病,可能大家沒什麼感覺,但列出心血管疾病、阻塞性肺病、癌症、糖尿病與腎臟病時,就可以感受對醫療系統上的監測和定期治療有很大的依賴。

271214804_341694104439960_55038816255474
Photo Credit:姜冠宇醫師

加拿大醫師Charles de Mestral等人刊載於JAMA期刊的研究指出,根據糖尿病人資料庫數據,比較疫情開始前(2019-2020年)與疫情開始(2020-2021年)相同時段、每一項針對安大略省糖尿病人措施。研究結果以RR (Rate Ratio)呈現,RR值在某個時間點呈現比1小,就代表沒有達到疫情之前的水準(註1)。

因該位作者是外科醫師,所以把最後觀察重點擺在糖尿病的足部傷口潰瘍照護、血管重建和截肢。他認為除了第一波疫情衝擊時有排擠狀況,其餘差異似乎沒有太大,整體沒看到過多截肢的狀況發生。

但是,我不會這樣看,因為糖尿病是典型的跨科多項併發症的慢性病。除了血糖危機外,會有視網膜病變、腎病變、神經病變等併發症。如果以內科的角度來看,下列兩項指標就偏低:

  1. 全面糖尿病照護評估:內分泌科、一般內科或家醫科、外科等介入
  2. 醣化血色素測量

兩項數值都低於以往,且照護評估還低於疫情前的0.5不到,整年度還整個追不上來。

雖然作者強調沒有過多截肢,但是在3月加拿大衝擊過後,血管重建一時有反彈並超過疫情之前的狀況,很可能就是糖尿病一段時間控制不佳的後果,雖然是短暫的。

這就是醫療降載後的病情反彈狀況,可視為疫情較為嚴重的國度對於日常常態醫療的排擠,也是台灣要小心的前車之鑑。

防堵疫情,從國境之門到社區都不可輕忽怠慢

疫情之前,曾有機場地勤人員全身不適、呼吸困難,到衛生所照了X光,肺部看到變白之中還開了大黑洞!根本就不知道是哪個國家來的肺結核,這就是在機場工作必然的風險。

所以,現在若說機場有五、六條傳染鏈,我一點都不意外。

我們還是盡量希望社區不要出現疫情。打疫苗是防重症,會再有症狀或無症狀感染都不會意外,更何況邊境防疫也不能永絕無患。

曾有統合分析研究綜整95篇文獻,收錄去(2021)年10月前29,776,306檢測者的近期文章指出,無症狀感染者百分比在受檢測人群中為0.25%、在確診COVID-19人群中為40.50%。

無症狀感染者的高比例,凸顯了社區中無症狀感染者的潛在傳播風險。

Delta當下與之前的統計就已經這樣,Omicron當然會帶給我們更大的壓力。

所以,航道等等是否需要適時限制?社區什麼時候需要緊縮措施?

我的觀點是看邊境防疫量能和醫療量能的總和,快飽和時就下手。在本土疫情不超過醫療量能負擔的前提下,如果國內偵測到各醫院病房即將滿床之際,就應該要對外,尤其是人流量較大的高風險地區,硬性減少航道了,而不是一直擴床、備床。同時,這可以減少機場工作人員和防疫計程車司機的風險。

跟施打疫苗一樣,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以避免未來更多損失。設立指標,越早反應,成本就越小。雖然很多緊縮政策,會傷經濟或讓民眾不高興,但是反轉疫情都是兩個禮拜後會見效,大家撐著點!

註釋

  1. 加拿大疫情於2020年3月11日開始。

本文經姜冠宇醫師Pro'spect授權刊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蕭汎如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