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毛澤東沒有成為完全的獨裁者,跟周恩來私下的反抗有很大關係

《周恩來》:毛澤東沒有成為完全的獨裁者,跟周恩來私下的反抗有很大關係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不清楚整風運動究竟影響周恩來有多深刻,但確實對他的公開講話有所改變。他表面上承認毛澤東領導者的角色,但並沒有順從毛的想法,也沒有盲目支持。

文:邁克・迪倫(Michael Dillon)

為權力作準備:延安、重慶和南京

一九四三~一九四六年

毛澤東同志的意見,是貫串著整個黨的歷史時期,發展成為一條馬列主義中國化,也就是中國共產主義的路線。毛澤東同志的方向,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方向!毛澤東同志的路線,就是中國的布爾什維克路線。──周恩來

從周恩來於一九四三年七月回到延安以後,他的政治生涯,以及在他實際的生活中,最重要的工作關係就是毛澤東。

毛澤東在延安推動的整風運動尚未結束,數個月以來已成為中共統治區內的重點。這場運動由毛澤東、陳雲和劉少奇以大量運用史達林所寫文字的文件所推動。他對於圍繞著毛澤東「統一領導」的整黨工作在理論上毫無貢獻。周恩來不是理論家,他所關心的是和國民黨談判以及維護地下黨組織工作。他一直和中共中央保持聯繫,也被概略告知有關這運動的消息,但實質上仍然是個局外人,而在回來後很快就得要熟悉這場運動的細節和新的政治文化。

周恩來是中共在西南方實際的負責人,他所做建議經常被中共中央所接受。他必須要選擇:是當一個毛澤東「個人崇拜」式領導的忠誠追隨者,還是當一個對手以及一個潛在的威脅。

接受毛澤東的領導

周恩來就是周恩來,他對新環境很快就適應。八月二日,中共中央為了迎接他回來,舉辦一場歡迎會。他熱烈地承認毛澤東是中國革命的領導者,並且譴責那些不接受毛澤東「正確」路線並坦承錯誤的人,主要就是張國燾和王明。他認為:

「毛澤東同志的意見,是貫串著整個黨的歷史時期,發展成為一條馬列主義中國化,也就是中國共產主義的路線。毛澤東同志的方向,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方向!毛澤東同志的路線,就是中國的布爾什維克路線。」

這段被廣為散發的內容,是周恩來整理一九四三年八月二日的演講紀錄而來,但是卻和他平常所寫的文體不大相同,即便在寫給中共中央的電文裡周恩來都會注意遣辭用字。他在延安的第一場演講處處可見政治上的斧鑿痕跡。

康生的「肅反」清洗

這段時候對周恩來而言不太好過,對許多感到壓迫和傷害日益增加的忠心共產黨員也不好過。一九四二年二月從「整頓黨的作風」開始,主要幹部都要學習毛澤東所寫和所說過的內容。伴隨而來的還有康生操縱的大規模「審查」幹部運動。

康生是政治局委員,又是中共情報部部長,金沖及對他在這次運動中的評論是說他起了「十分惡劣」的作用。康生指控中共地下黨員被國民黨特務吸收利用,進而展開一場獵巫(譯註:康生誇大內部特務眾多,誣指許多省分曾擔任中共地下黨員者為在國民黨「紅旗政策」下被吸收利用的假共產黨,稱為「紅旗黨」,假意推動「搶救失足者」運動,強逼「坦白」,再加以整肅,株連甚廣)。

周恩來作為南方局領導人,要為地下黨員幹部負責,在離開重慶前,他安撫黨員們說中共中央的「審查」並不是清黨,不需要害怕。他對有一些前領導人背叛祕密工作的同僚投向國民黨有所察覺,但並不認為這個問題有擴大化的傾向。

由周恩來在這場運動中所寫下的記述,可以看出他並不贊成康生使用的那種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手段,還有苛求一致、威逼坦白和製造恐怖氣氛的做法。然而他卻沒有權力去阻止康生的整肅手段。

康生是個讓人討厭的人物。他在莫斯科的四年中,吸取了史達林對托洛斯基的恐懼和「人民內務委員會」(NKVD。譯註:為史達林掌權時的政治警察機構,所轄國家安全總局即為爾後國家安全委員會KGB的前身)的文化。他以前曾和王明關係密切,但在毛澤東竄起後改變了立場。康生對毛的忠誠僅次於對毛的妻子江青,而這份忠誠一直持續到文化大革命。

周恩來和整黨

在決定支持毛澤東後,周恩來就要參加整黨運動,或至少通過每項活動。八月十六日他寫下「論中國的法西斯主義──新專制主義」直接抨擊國民黨。由於當時國民黨已決定消滅共產黨,所以這個論調是支持中共中央要求團結一致立場的。一九四三年八月到十一月間,他參加了高級幹部的研習,閱讀材料、撰寫筆記,並且在馬克思–列寧主義基礎上,總結歷史經驗教訓。他雖然對毛澤東的對手王明和李立三提出「右傾」和「左傾」的批評,還是把檢討重點放在對共產國際和中共之間的關係方面,主要是一般性和沒有爭議的部分。

理論和爭論並不是周恩來的長處,他只有在投入行動、計畫行動和組織行動時才感到自在。延安整風運動並非他所熟悉,但他認為毛澤東總是正確的,而毛反對的人,尤其是王明,就是錯誤的無可救藥。更有甚者,他還要表示他這十五年來對中共中央──也就是對毛──的絕對忠誠,還要對自己以往的錯誤提出批評。由於相信他對一九二八年莫斯科舉行的中共六大有責任,他在一九四四年三月二日和三日,兩度對此發言。

金沖及認為「參加延安整風學習,對周恩來有著深刻的影響。」在周恩來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對政治局發言的手寫講稿中,周寫著「做了二十年以上的工作,就根本沒有這樣反省過」,而金沖及接著說:「他表示:經過這幾年的實踐,對毛澤東的領導的確心悅誠服地信服。」

我們不清楚整風運動究竟影響周恩來有多深刻,但確實對他的公開講話有所改變。他表面上承認毛澤東領導者的角色,但並沒有順從毛的想法,也沒有盲目支持。毛之所以一直沒有成為一位完全的獨裁者,有絕大部分的原因是周恩來的想法和其他高層領導人在不敢公開情況下,對毛私下的對抗。

重拾統一戰線

國民黨於一九四三年九月召開中央全會(譯註:第五屆十一中全會),縱然將中共扣上「破壞對日抗戰」的罪名,但仍然將與中共的合作保留在討論議程中。一九四三年十月十五日毛澤東電告留在重慶的董必武,提出重拾與國民黨的雙邊會談,董必武即出席國民黨主持的國民參政會。國民黨曾討論要在對日抗戰勝利後一年內轉向實施憲政,而非一黨專政。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