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自然巨人的肩膀》:如果你曾接受任何注射,就欠這個有著淡藍色血液、長得像煎鍋的海洋生物一句感謝

《站在自然巨人的肩膀》:如果你曾接受任何注射,就欠這個有著淡藍色血液、長得像煎鍋的海洋生物一句感謝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挪威知名的昆蟲及生態學者——安・史韋卓普-泰格松,以詩意的觀察,幽默的筆觸,寫出這本結合科普知識與人文精神的作品,她也試著用一個個生動的故事,呼籲大家:我們的思考裡,應該要有自然,我們也應該找到與自然共同前行之路。

文:安.史韋卓普-泰格松(Anne Sverdrup-Thygeson)

拯救生命的藍血

你可能不知道,如果你曾接受任何注射,就欠這個有著淡藍色血液、長得像中型煎鍋的海洋生物一句感謝,因為牠們負責確保人類使用的注射器內的輸液是否純淨,沒有有害細菌毒素。認識一下鱟(horseshoe crab)這種生物吧,牠們是蜘蛛在海洋中的遠親,過去二十五年來拯救了無數條人命,因為牠的血液能揭露是否有細菌出現在我們不樂見的地方。

鱟在挪威語中被稱為「匕首尾」,甚至比恐龍更早出現在地球上,過去四億年來,牠的外貌與現在相去不遠,多數時間都在海裡生活,只有交配季才會數千隻同時爬上海灘。現存的四種鱟中,有一種棲息於美國東岸,其他三種則是在亞洲。發育完整的鱟,身體會被彎曲的盔甲覆蓋,尾端還會裝上細細、尖尖的尾巴,看起來雖然像匕首,卻不是防禦武器,更像方向舵,讓這種海中生物游泳或行走時能掌控方向。如果在陸地上要把背翻過來時,牠也會用尾巴幫自己翻身。

鱟靠書鰓呼吸,大幅擺動時就像書的頁面,氧氣會在內含銅離子的血液裡傳送到身體各處,銅化合物就是讓血液呈現獨特淡藍色的原因。鱟的頭胸甲均勻分布著十隻眼睛,尾端則有十隻腳,讓牠們可以在紅樹林或淺灘處緩慢行走,也可以幫牠們把食物——各種蠕蟲及貽貝鏟入嘴裡。

中國曾經發現數百萬年前鱟極具特色的腳印,完整的保存於石頭上。鱟是少數「大滅絕」後的倖存者,那是地球第三次大規模滅絕事件,約莫是在二點五二億年前,海洋裡有九十六%的物種消失。起因是西伯利亞大型火山爆發,導致氣溫、酸鹼值及海洋含氧量劇烈改變,但鱟活下來了,於是科學家們跟隨牠們的腳印,看看鱟如何頑強地爬過這場大滅絕。

再把時間快轉數億年,來到我們的時代。想像一間實驗室,裡面有穿著白色實驗服、戴著髮罩、面罩的工人,在長凳上有效率地工作著。長凳上方是一排排的鱟,牠們鉸接的尾段及「匕首」摺疊於身體附近,方便採集心臟附近的組織。從這裡,有一條細細的導管流向玻璃瓶,慢慢地被淡藍液體填滿,那是鱟的神奇血液,看起來就像科幻電影畫面(一九七九年《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中,路克就是喝藍色牛奶當早餐),但這裡是個鱟血庫,人類在這裡扮演著吸血鬼角色。

一九五○年代,人類初次發現鱟的血液裡具有獨一無二的特性,多虧了兩位充滿好奇心的美國科學家,持續追蹤意料之外的研究發現。研究鱟的血液循環時,其中一人發現有時血液會凝成一團果凍狀,於是他邀請另一位專攻細菌毒性及對血液、出血影響的教授一同研究。

最終兩位科學家發現,如果鱟的血液與細菌接觸,就會立刻凝結成團。即使是一點點內毒素(endotoxin)——活體及死亡細菌上常見的細菌毒素,會導致人類發燒、甚至死亡——都足以讓鱟的血液呈現果凍般的稠度。

由於殺菌方法都無法消除這種細菌毒性,找出發現毒素的辦法就變得相當重要,結果證明,鱟的血液是最好的工具。有了這個活化石身上的血,現在就能測試藥物或醫用設備是否能安全使用。一九七七年,美國衛生單位批准此方法,全世界跟進採用。鱟血液中的凝血劑也被用於測試各種植入物、注射藥物、疫苗——包括COVID-19疫苗,檢查是否有有害細菌汙染物。這可是一筆大生意:一公升可用的鱟血液,價值約莫四十五萬新台幣。

在鱟血上市之前,所有的注射劑都必須透過兔子測試,只是這種作法不僅耗時,且可信度不高,因此這項新發現也拯救了數千隻兔子的性命,但換句話說,北美及亞洲的鱟在生存上也變得更加艱難。

每年要採集五十萬個美洲樣本及不明數量的亞洲樣本,排空血液存進「血液庫」。美國針對這個流程有設立規範:必須設定額度,只能抽出三分之一血量,動物被捕後七十二小時內需放回大海。即使如此,獨立研究顯示,鱟的死亡率仍在十五%左右,也有數量可觀的美洲鱟被捕來當作誘餌。美洲鱟被列為世界瀕危物種中的易危物種(VU)。

在亞洲,鱟的捕撈則不受規範,情況想當然耳更糟。這些鱟很少能在放血後重返大海,反而成了人們的盤中飧。除此之外,牠們聚集的海灘都在開發中,陸續蓋起房子及旅館。因此,所有亞洲種都被列於全球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上:一種已經列為瀕危物種(EN),我們沒有另外兩種足夠的資訊,無法放在正確的類別裡(DD,數據缺乏)。

鱟的數量減少,也劇烈影響著沿海生態系統的其他物種。這種生物會在海灘上浪漫幽會,在沙灘上產出數百萬藍綠色、豆子般大小的卵。北美洲的「鱟魚子醬」會為從南美洲飛到北極的候鳥提供重要的能量來源。如果你是一隻紅腹濱鷸(red knot),從南美洲的阿根廷火地群島(Tierra del Fuego)開始春季遷徙,來到達德拉瓦時一定會非常飢餓。

但近年來,紅腹濱鷸這種亞種數量直線下降,低於一九八○年的四分之一。原因之一就是停留地點的食物變少,如德拉瓦的鱟海灘,其他因素還有人工建設、干擾源變多、海平面上升、氣候變遷等等。

我們對鱟血液的需求,無疑為這種古老物種鋪了一條通往滅絕的路——就像苦艾中發現青蒿素、太平洋紫杉中發現紫杉醇、吉拉毒蜥唾液中發現Exendin-4(還有香草蘭屬中的香草香氣),我們對這些植物、動物的需求量直沖天際。今日,所幸我們不再仰賴植物、生物本身獲得所有物質,我們可以從實驗室複製,不僅是化學製程,生物科技也可以。數千年來,我們人類一直是簡單的「餐飲」生物科技實踐者——用啤酒酵母發酵穀物成為酒,或是用乳酸菌酸化牛奶變成優格。


猜你喜歡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並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先前一名網紅指出「25萬高收入族煩惱跟3萬小資相同」引發熱議,多數網友都無法認同,但我曾經遇過一位每月平均收入約25萬的牙醫,焦慮指數遠超過一般月薪3萬小資族。

職業為牙醫的陳醫師,雖然每月收入依診所患者數量有所起落,但近一年來平均月收入也有25萬,如果看診數量較多,當月收入可能差不多是小資新鮮人一年的薪水。

接到陳醫師的諮詢需求時,我檢視了一下陳醫師資產負債情況,各種狀況算相當不錯,並沒有特別需要修改的地方,除了投資組合總資產比多數人高出許多外,手頭也有足夠現金可以擁有良好生活品質。

然而我也發現陳醫師的焦慮恐慌指數位居「前段班」。在老婆還有一份時間彈性的工作,可共同貼補家用同時,陳醫師本人還是因為每月總「入不敷出」而始終對「缺錢」存在極大焦慮,對談時可以明顯感覺到他愁眉不展。

除了覺得賺的錢跟不上花錢速度外,陳醫師對投資始終無法看到明顯獲利,也對能不用擔心經濟壓力、實現財務自由和減少晚上及週末工作時間,這些遲遲無法達成的願望感到無力。

將陳醫師的資產負債、預算損益及投資組合全盤檢視一遍後,發現他入不敷出及焦慮主要原因有三個:「財務審視不全面」、「保險機會成本過高」及「理財結構過於保守」,而這三個問題同時也是相當多小資族財務管理及投資理財時容易犯的錯誤。

五月第二篇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陳醫師要看清財務全面大局拋除金錢焦慮。

賺再多也是超支,都是因為缺乏財務的大局觀。

陳醫師雖然有做帳的習慣,但缺少了與老婆妥善溝通,因此對整個家庭支出總是後知後覺,金錢分配也有些混亂。

建議陳醫師應該要清楚將每月預算損益明確分類,倘若不能知道家中各個支出類別、就容易缺乏全局觀,不會知道各個預算哪邊多、哪邊少。一直見樹不見林就會覺得每一筆支出都該花,最後造成怎麼賺都無法完全支付開銷。

例如:陳醫師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換車這類龐大支出的抉擇,如果缺乏支出優先順序,容易讓每個花錢決策看起來都很合理,最後將陷入錢永遠不夠花的窘境。

我建議陳醫師將保險、生活費、交通、教育等支出分類,明確定義出每月比例,將這些支出以平均月收入設定底限,在有限「開銷」下就能避免各項開銷造成不必要浪費。

省下不必要的花費就有機會產生複利效應,這是高收入族群容易忽略的思維,所以會更容易在各個支出項目當中超支,即便收入高,最後也跟很多人一樣入不敷出。

給陳醫師的建議一:想清楚機會成本,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不管收入有多少,有個理財共通觀念必須記住: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陳醫師的財務現況,比起入不敷出這問題,我覺得更需要立即為他進行深入「保險健檢」!全家人一個月單醫療及意外險就高達4萬元保險支出,明顯高出該負擔成本,更不符合機會成本。

相當多人購買保險這類看似有「保障」的產品時,特別容易忽略機會成本問題,覺得應該多保一點,當有需求時就能多拿回一點。但是當我們只專注於保險,忘記或忽略其他開銷,就會造成過度投入。

無論收入有多少,保險支出絕不能超過每月收入十分之一。以陳醫師這個案例來看,假設把每月41,000元保險費降到合理比例24,000元,即使只將這省下的17,000元為小孩簡單投資ETF,以報酬率9%計算,30年就有2,400多萬元。

多出的17,000元保險費,能提供的保障是否超過將錢放入投資的報酬率?這就是他已經失去的機會成本。

給陳醫師的投資建議二:想實現財富自由夢想,先拋掉對金錢的焦慮

為何擁有高收入的陳醫師,也有相當多資產分配於投資中,感覺做了很多投資、卻無法看到獲利成果?理由很簡單:因為投資配置沒有辦法支撐夢想。

分析他的投資組合,保障型資產高達600萬佔23%,防守型資產包含房子共2,000萬佔75%,進攻型資產只投入60萬、佔2%,明顯無法帶來足以支付開銷的高獲利。

我的建議是如果本身個性無法承受太多風險,可以將進攻型資產提高到至少47%,防守調整至47%;至於現金、活存這些保障型資產,就算每個月支出高達30萬,預留半年180萬保障金也就足夠,可以降低至7%。

在房地產無法變現情況下,他現在也只需要將當初為小孩存的美金保單活用於投資中立即就增加200萬進攻型資產,在已經懂得如何選股的情況下,自然就離夢想更進一步!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image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