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集體農場「奇布茲」:社會主義混合國族主義的烏托邦實驗,難擋人性對私有化的變革訴求

以色列集體農場「奇布茲」:社會主義混合國族主義的烏托邦實驗,難擋人性對私有化的變革訴求
位於以色列南部的Or HaNer奇布茲,攝於2012年|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Kobi Gideo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提到以色列集體農場「奇布茲」,不少人會認為這曾是歷史上相對成功的一場社會主義實驗;但這樣一度相對成功的社會主義實驗,過去幾十年來卻面臨人口外流及轉型挑戰等問題。

提到以色列集體農場「奇布茲」(Kibbutz),不少人會認為這曾是歷史上相對成功的一場社會主義實驗;曾經,奇布茲成員沒有私有財、分攤社群中的工作、共享社群提供的免費資源、甚至連孩童都是集中在一起教育及撫養。

在很大程度上,過去的奇布茲摒棄了馬克思(Karl Marx)嚴加批判的私有財、分工及專業化,並實踐馬克思對共產社會的願景,儼然打造了讓個人可以「早晨打獵、下午釣魚、晚上養牛、吃完晚飯後討論哲學」的烏托邦。

但這樣一度相對成功的社會主義實驗,過去幾十年來卻面臨人口外流及轉型挑戰等問題。今天的奇布茲,已經很少真正實踐上(20)世紀草創初期、各種依據社會主義的運作模式,取而代之的,是許多經濟私有化、及日常社群生活的變革。這讓不少人質疑,現今的奇布茲在何種程度上,還保有100多年前創立時的初衷。

集體農場奇布茲:社會主義混合國族主義的實驗

傳統上,奇布茲在以色列法律下的定義主要包含:成員共享資產,仰賴社群成員為勞動者,並在生產、消費與教育等經濟及社群活動上,秉持平等與合作等原則。

由於猶太人在歐洲長期流亡、沒有自己的國家,且歷史上經常面臨不同程度的歧視與迫害,在19世紀末期、各種國族主義興起之際發展出來的錫安復國主義(Zionism),很大程度強調猶太人必需發展自立自強、自建家園並保家衛國的情操與行動,摒棄過去任人宰割的柔弱形象,回到巴勒斯坦「故土」,靠著自己的勞動建立社群及與土地的連結。

在這樣背景下發展出來的錫安復國主義主流:勞工錫安復國主義(Labor Zionism),激勵不少年輕的歐洲猶太人,來到當時為英國託管的巴勒斯坦進行屯墾。奇布茲與類似的屯墾社群,如莫沙夫(Moshav)等,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由這些歐洲移民所組成。

可以說,這些移民在巴勒斯坦建立屯墾社群的初衷,來自對猶太人長期流亡在外、特別是流亡在歐洲、並遭到歧視甚至迫害的反撲。

Farmers_at_Kibbutz_Givat_brener_1937_(Kl
以色列中部Givat Brener奇布茲的農人,攝於1937年|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Zoltan Kluger)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